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眠于故梦-最终章-(ABO设定,北欧神话向,Mpreg)

总算迎来了结局,四年深坑,回帖1W+的高楼,此刻,想说的话太多了……

首先感谢陪着这文直到末尾的你们,没有在我逃避现实做游戏狗弃坑的两年里离开的朋友们,太感谢了QAQ!之后的一些话我写到后记里吧,大家请先看文,来品一品这部被无数人控诉的其虐无比的文的结局,是不是非常之圆满甜蜜。
之后会继续写并公开一个大家最关心的支线番外。
然后预售将在本周五开始,到时候会上完整的图宣: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4013348706&qq-pf-to=pcqq.c2c

------------------------------------------------------------------

失去你我仍将前行,即使失去你我也仍将走完我们的路。

哪怕我的心,早已沉沦在雨里。

你远离周遭一切,而我无视这所有。

我的国王,我的神明,我的爱人,我渴望你。

形单影只让我步履疲乏,惟有记忆深处的梦与你在支撑着我。

你的心意,你的信念,你的希冀,早已传达于我,就算声音今非昔比。

不管是否独身一人,即使荆棘加身,即使大雨倾盆,即使日复一日的泪滴……失去你我仍将前行,即使再也无法与你相遇。

堕神之海一役,双方损失惨重。

当巨人最终登陆,势如破竹般攻向金宫之时,枯萎的世界之树顶端,诸神国度的金冠鸡不断长鸣报警,它已叫得声嘶力竭,红焰雄鸡从死人国度底层以尖锐的啼声予以回应。

Heimdallr觉得是时候了,他取出了密藏于神殿地宫中的末世之角,吹出紧急信号。号角的声音响彻云霄,比雷鸣还震颤心魄,那号角声召集了剩余的诸神和英雄,也唤醒了地底沉眠的所有毁灭者,他们从英灵殿的五百四十道门里鱼贯而出,喷射出摧毁一切的烈焰。

这支号角从来没有被吹响过,因为它唤醒的这支军队甚至会摧毁阿斯嘉德。

但Heimdallr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阿斯嘉德的幸存百姓们在这之前就被他和Thor藏进了世界之树的树洞中。据Thor所说,那是他在命运之井中窥见的绝对安全的地方。

Frey同Surtur之间进行了一场持续良久的恶战。

由于Frey在向他的妻子求爱时,把他的宝剑赠送了出去,因此他以一只鹿角为武器几乎是空手赤拳地和手持火焰之剑的Surtur进行搏斗。在长时间的战斗以后,没有得心应手武器的Frey身受多处重伤,终于命陨于Surtur剑下。

Heimdallr挥舞着可以诛杀世间万物包括神明的彩虹之剑,一边杀敌,一边到处寻找他所切齿痛恨的魔鬼Loki。他神勇无比,手中的利刃更是所向披靡,所到之处都躺下了一批又一批巨人的尸体。在击杀了无数霜巨人和火焰巨人之后,Heimdallr终于找到了同毁灭者们厮杀在一起的Loki。

“恶之子!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Heimdallr怒喝一声立即上前,杀向Loki。

对于他的出现,Loki却表现得一点都不意外,看向他的眼神里甚至带着点肯定。

“没有一个普通百姓,你们做的不错。”

他说。而后便提剑迎上了Heimdallr的剑锋,与他缠斗在一起。

作为虹桥的守卫者,Heimdallr是近战中的佼佼者,很快,他便在与Loki的双剑交锋中占了上风。

但是Heimdallr感到奇怪极了,因为这个阴险狡诈的魔法师竟然完全没有使用他的法术和他那些魔法神器,只是纯然地采取了他不那么擅长的肉搏。

这太奇怪了……Heimdallr想到。

包括他刚刚说话时的语气,那根本不是一个侵略者该有的语气!对于这片征战的土地,对于这个陷落在烽火之中的王国,他更像以一个主人的身份在对自己说话。

“我不是你的敌人,Heimdallr。”似乎看出了Heimdallr的疑惑,Loki笑了。

他摇了摇头,带着一种尊贵傲岸的笑意,面对着迎面袭来的虹之剑毫无惧意。

这即将覆灭的王座,这破碎支离的世界,这已然落幕的传奇。

现在,让我来为这末世奏响最后的挽歌,让我来让明天的旭日重新升起。

Loki冲了过去,耳边是剑刃割破长空的尖啸和身后Surtur撕心裂肺的呼喊,在那把剑贯穿他身体的时候,他手中的利刃也削去了Heimdallr的头颅。

“现在,为旧世界谢幕吧,在你的王脚边。”

失去头颅的身体在他的面前应声跪地,轰然倒下。

一切都结束了……Loki拄着手中的剑慢慢半跪下来,虹之剑贯穿了他的左胸,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只是力量一点点随着涌出的鲜血消散,意识也满满地跟着模糊。

“我是Loki,来自阿斯加德……我身负光荣的使命……哈哈……”

恍惚间,他自言自语了这么一句话,话未说完,却又自己笑了起来。

Surtur从后面跑上来蹲在他的身前扶住了他,悲痛欲绝的脸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恸哭。

“哈……哈哈……”Loki笑了,大量殷红的血从他的嘴里涌出,他冲着Surtur摇头,吃力却无比轻松地说道,“你不该为我难过的,我的朋友……你该为我高兴和祝贺……我曾经窥见过命运的底牌,那是一张……王者之牌。”

王,杀伐决断,一生戎马,为国为民要有忍辱偷生的生之担当,亦要有视死如归的死之觉悟。

真正的王者,在登上王座接受众民的顶礼膜拜尊崇敬仰之时,便须做好为之献身的准备。

此乃英雄所为,此乃王者风范。

“一切就要结束了……我带来了诸神黄昏的毁灭,现在,也由我,来带给这个世界救赎与新生……后世将铭记我,邪妄的灾祸之子也好,末日的救世主也好,这是属于我王者Loki的传说。”

当旧神全部陨落之时,新的纪元将会开启。

而他,便是这个旧世界最后的那位神衹。

命运的预言降下福祉,幸存的生灵将于新世界的襁褓中茁壮成长,代代延续,生生不息,最终重建新的文明和盛世。

哥哥,你看到了吗?最后的最后,我不仅是阿斯加德的王者,我也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你看到了对吧……Thor,吾爱。

Surtur扶着Loki,他想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拥入怀中,可Loki柱剑单膝半跪的身姿哪怕垂死,却依旧傲岸不倒。

王者的气度和威严从他浴血的身体里迸发而出,骄傲尊贵到似乎太过于靠近都是一种亵渎。

这个男人是一个真正的王者,高贵而强大,他的双肩可以担负起整个王国的兴衰,也可以承受住来自于全宇宙的孤独。

于是,Surtur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只是扶住他,他知道,这也正是Loki想要的。

他不屑于廉价的怜悯,也不需要别人的怀抱,在他心中有资格拥抱他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我喜欢你Loki,我想我应该是从第一次看见你在尼布尔海姆门前铸造laevatain的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

这些感情一直压抑到现在,也必将永远压抑下去,因为这份爱,注定是无法传达的。

“Surtur,”Loki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很轻盈,他的意识就快要完全脱离他的身体,会去往何方他不知道,也并不是那么关心,他得趁着最后的时间把他该说的话都说完,“灭世之剑……你的剑,让火焰吞噬一切,帮我……帮我完成,最后的使命!”

是,火。

他在命运之井中看到的,就是熊熊燃烧的烈焰。

被火焰包围的Surtur点燃了阿萨神域,点燃了九界诸国的大地,也点燃了枯靡萎顿的世界之树。

整个宇宙陷入了一片火海,旧的世界在火海中迎来毁灭,还在金宫前战斗的神祗、英灵战士以及巨人和恶魔也都统统湮没其中。

包括他自己。

但Loki那个时候没有发现Thor的身影。

他坚持着停留在幻象的热浪煎熬中苦心寻找,却始终没有看到他的哥哥。那时候,他竟然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毁灭而难过,他心怀侥幸,为此欣慰愉悦——这是不是说明他的哥哥将会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

毕竟他是所剩的神祗中最有资格成为创世之神的那个!

“哥哥……哈哈……结果,我们抽中的是同一张牌,我终于……和你一样了……”

几千年来,我怨恨过,报复过,执拗地走入泥泞的死角困住了自我;但最终,我还是一步步从那满是怨气的困局中走了出来。我堪破也接受了命运的不公,我不再为自己的曾经感到痛苦和失望,我开始前行,一步一步,重新追赶上你的步伐……哥哥,和你一样,我终于成为真正的王者,终于同你并肩为王了。

并肩为王,这是Loki从小的梦想,甚至是超过一切的信仰。

为了这个梦想,为了这份信仰,他穷其一生地追逐,坚定不移地同命运抗争。他付出过各种各样惨痛的代价,失去过无数他珍视的东西;他为此亲手扼断了他的爱情,一次次推开那个他最想沉溺其中的怀抱。但如果命运再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相同的选择,因为他是Loki,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因为他,生而为王。

意识消弭之前,Loki向着前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但他的眼神却如同找到了归航的方向般熠熠生辉。

我现在可以完全放开一切只属于你了,Thor。

谢谢你几千年不变地包容和爱我。

谢谢你成全了我毕生所愿。

再没有遗憾了,我也并未觉得自己失去了你。

你离开时候的信任和肯定是对我最大的慰藉,它们让我终于完全拥有了你,再也不会失去你,超越了生死,跨越了时间和空间,让我们的爱——

弥久永生。

我爱你。

海可以枯,石可以烂。

而我们,再也不会分离。

“Loki……”Surtur轻声呼唤。

但被他呼唤着的那个人没有了声息。他的头颅垂了下去,身体却柱剑不倒,仿佛那垂首只是对他所捍卫的一切的谦卑,仿佛他是这片土地的无冕之王。

Surtur为此感到震撼,他视一切为无物的高傲内心深处甚至涌现出了敬意。

Loki,这个在一出现就深深吸引了他的年轻神祗,再一次的惊艳了他冗长的生命。他的逝去一如他的出现般璀璨夺目,是最闪耀的星辰划过夜空,一瞥惊鸿,光华永存。

Surtur拔出了那把剑轻轻地将Loki的身体放平,并将他的双手交叠放置于身前,他甚至为他擦去鲜血整理了遗容。他为他送别,为他的盟友,他的朋友,他未有幸运不曾拥有的心中所爱送别,他的动作和目光可以说是温柔,在这温柔中,悲恸而无声。

而后,Surtur站起了身,环视这被战争的硝烟蹂躏摧残的寰宇。

连天的烽火发出血般暗红的光,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黑龙尼特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偶尔落地贪婪地啃啮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战场上立着的身影已寥寥可数。

——是结束的时候了,这个宇宙的纪元已经走到了它兴衰起落的尽头。

Surtur仰天长啸一声恢复了火焰巨人的身姿,他咆哮着将巨剑斩向天空,亦斩向目之所及的每一个建筑。顿时,宏伟的金宫轰然倒塌,无数金碧辉煌的宫殿也化为瓦砾,众神的家园在大火中成为一片废墟。

火焰又延烧到世界之树,天地以及冥土九界都因此立刻充满了火焰。

这场火,烧尽了三层世界九个国度中的一切,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之中,善与恶同归于尽。火焰熄灭之后,Surtur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大地成为一片焦土,焦黑残破的地面摇晃着沉入汹涌沸腾的海中。触目所及,只有滔天巨浪,宇宙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至此,北欧神话鲜血染就的大幕在历经最终惨烈的高潮之后,终于缓缓的落下。

当太阳转入黑暗,大地沉于海中

火热的星星从天空坠落

而火焰在空中跳跃

将会产生一个新的天地

再度呈现灿烂辉煌

屋宇以黄金为顶

田野不经播种也果实累累

永远生活于幸福快乐之中

……

耳边回响着Frigga在他小时候经常为他们诵读的诗歌,Loki感觉从一片混沌中醒来。

感觉。

是的,他竟然发现他有知觉,他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的存在。

最开始,是听觉。

Frigga温柔慈爱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亦或是脑子里。他听得清清楚楚,连抑扬的语调都是那么清晰。

随后,是触觉。

身下一片冰凉,他像是躺在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之上,但他手掌接触到的地方却很干燥,试着动了动手指,并没有冰的水汽和粘黏感。

或许他现在睁开眼睛,没准还会拥有视觉,Loki暗想到。可也就是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醒了就睁开眼睛吧,父王。”

是Hela!

Loki几乎是一瞬间睁开了眼,幽暗的光线没有让他的眼睛感觉特别难受,仿佛穿透水面般摇晃的幽蓝光影里,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哪怕她的容貌已经改变,但Loki认识她,那是他曾经的小公主,也是诸神黄昏里带领恶魔与他并肩作战的冥界主人。

“欢迎来到死人的国度,Loki。”

Hela叫到了他的名字,带着尊贵又疏离的笑容,像一个真正的地狱之王对待进入她的地界的魂灵一般。

这让Loki哑然失笑:“这么说,我是死后下到了地狱?”

他没有忘记他死前的一幕,虹之剑穿透了他的心脏。而就他曾经的所为,如果在宇宙覆灭之后依旧存在着审判的话,他也确实应该下地狱。

“是的,所有神明都死在了诸神黄昏里,这里也确实是死者的国度,但你并没有死。”

Hela用着平静无波的声音向他解释到,但这解释却反而引起了Loki更多的疑惑。

他低头观察起自身的情况来,他四肢健全,胸前也并无伤口,而且将手放置于胸前,他还能感受到胸腔里那颗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他从那块又冰又硬的像是水晶一样的平台上起身,原地活动了一下身体,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最终得出的结论都如Hela所说——他还活着。

“我还活着……”Loki疑惑了,他想起了命运关于新旧神祗的预言,想起了Thor和他的死亡,他甚至开始疑惑起现下的一切到底是不是他垂死的幻觉!

“命运的预言不是这样的。”他说。

“你不用怀疑,这都是真实的。命运的预言从来不会直白而完全地展现出来,它就是个又狡猾又讨厌的婊子,总是说一半,藏一半。”

“你现在不也说一半藏一半?像个狡猾又讨厌的……”Loki突然烦躁起来,对着眼前这个故作神秘欲言又止的女王出言嘲讽,但蓦地想到对方的身份,他又无奈地止住了那些恶毒的话语,“噢,好吧,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

“我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Loki。我也是被选中的神祗,我是死亡女神。”

Hela摇头,仿佛一个毫无情绪的木偶,她身上冰冷的神性在此刻展露无遗。

“诸神皆被业火毁灭,而后重生。但只有被选中的重生者才能成为新世界的创世之神,去到极南之境谱写新的传奇;而没有被选中的重生者,就只能存在于旧世的传说里,遗散在新世界的各个角落,无法看到更无法到达那片神之乐土。”

这个解释让Loki瞠目结舌,他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久久地审视Hela,揣摩她话里的真伪,良久,他才似乎消化了那些信息般发问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是活了,除了去不了那个新神域以外,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是的。”

“那你的父……我是说Thor呢?”

“我不想告诉你。”

“他、他也是一样的……活着……”

太多太过于激烈的情绪充涌在Loki的内心,使他在问出那个他最想知道的问题时竟变得惶恐而小心。他从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他从没有想过他还有机会再见到他!

“是的,他还活着。”

Hela给予了他肯定的回答,而Loki便在这声回答里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

“找他。”

他当然要去找他!Hela不说也没关系,不管是新的世界还是旧的世界,他都一定会找到他。

“如果他在极南之境呢?”

“呵……”Loki笑了,他回头看着Hela,一如往昔的脸上是从未改变过的高傲与自信,“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上天入地,从来就没有我Loki想去而去不了的地方。”

这让Hela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她冰蓝色的眼睛里因为这个笑而泛起了怀念的神色。

“父王啊……”她复又叫到了对他的那个曾经的称谓,身影渐渐便周遭的雾气包围,隐没。她的声音没有温度,是死亡独有的寂静,但那里面包含着无限的祝福,对于她曾经的挚爱亲人们。

“他就在这儿,去找他吧,你能够找到的,那个心之所向的地方。”

Hela消失了,带走了那些幽蓝晦暗的光线,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心之所向么……

Loki反复咀嚼着她离去时所说的话,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他迈开了脚步,没有犹豫没有担忧地跟着自己的感觉行走。无数过去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流转,好的,坏的,它们无差别的被他想起,被他追忆,那里面剔除了所有的权利纠葛,欲望纷争,以及责任大义,身不由己,留下最纯净最情真的部分,竟统统都充满了同一个人的身影,同一张脸上的笑容。

——Thor。

那从生命的最初就交织在一起的两段旋律,密不可分,相辅相成,失去了任何一方,那恢弘壮丽的传奇之歌便只是不名一文的残章断曲。

这才是命运吗?我们的,命运真谛。

当Loki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明亮的光线令他一时之间微眯了双眼。

蓝天,白云,一片盛景。

天是最纯净的琉璃蓝,大朵大朵的绵白云朵一重重堆叠,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蔷薇花海,如同燃烧的海洋。

Loki认识这儿,这是他们儿时探险游戏中最绮丽的秘密基地。

小时候的Thor总是喜欢在前头无拘无束地奔跑,但哪怕前面有再吸引他的东西,他也会停下来等着自己跟上。

Loki走入那无边无际的红色,花海中有一人等待,目光灼灼,灿若星辰。

他看着他,周遭的花朵都似乎失去了颜色,风停了,云驻了,时间在这一瞬间定格,天于地之间,只剩下对面的那个他。

“怎么?特意脑出这么少女心的一幕,你不做雷神改做花神了吗?”

Loki笑了,一脸坏笑地对Thor嘲讽道,偏着头,挑着眉,是最平常不过的语气和模样。

“是的,你忘了我小时候还有个梦想是做女武神吗?”

Thor也笑,稀松平常地附和了Loki的嘲弄。

自从混沌中醒来,被Hela告知了一切,Thor便在这儿等着Loki。他用意念营造出这片花海,因为这是他们小时候最爱嬉戏的地方,也是他第一次觉悟出他对Loki的爱的地方。

相视而笑间,好像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些风霜雨雪,那些万水千山,那些生离死别。

“你来了,Loki。”

一切,都是最寻常不过的平淡温情,像从没有失望过,受伤过,恍然年少。

“I’m here.”

也许情到深处,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言语,只需要紧紧地把对方拥入怀中,彼此都有着再也不分离的默契。

风继续吹起,云也恢复了流动,火红的花瓣飞扬,而他,投入了他的怀抱。

“你哭了,弟弟。”紧紧抱着怀里温暖的身体,良久,久到感觉到了颈侧的湿意,Thor才开口说道。

他安抚地轻拍着Loki微微抽动的背脊,无尽的怜爱与珍惜。

“闭嘴!你死的时候我都没哭过。”Loki凶狠地骂了他一句,却事与愿违地哭得更大声了。其实他说的是实话,Thor死的时候和死去之后,他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

而现在,因为相逢,因为重新被Thor抱紧,Loki感觉自己已然干涸的双眼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就开始流泪,他才明白,在失去Thor的时候他没有哭并非坚强,其实他比谁都软弱和爱哭,前提是,有Thor在。

因为深知能够宽慰他泪水的那个人再也不存在了,所以就连流泪的机能都跟着一起丧失。身体自发地明确了这个认知,哪怕心绪接近崩溃,想要像个孩子一般呼天抢地地嚎啕一场,可身体动不了,声音无法发出,眼睛也明明白白地知道已经没有了哭泣的意义,吝啬于流出哪怕一滴眼泪。

 “哈哈……你呀,哭得跟个孩子一样。”等到Loki哭够了,也在他身上抹干净了眼泪鼻涕,Thor揉着他的头发笑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都可以,去新的世界转转也不错。”

“行,随你。”

随便去哪里都好,只要心意相通的挚爱之人在身边,青山不独行。

却说世界末日的暴风雨终于过去,待到风平浪静之际,黑龙尼德霍格从尸堆中窜了出来,它沉重低缓地飞过大地,黑色的翅膀上挂满骸骨。不久,它在极远之地坠落下去,消失在寰宇边缘那无底的深渊中。

天地皆在这场浩劫中毁灭,但毁灭决不等于消亡。

在诸神黄昏后,那些藏身于世界之树树洞中的人们幸存了下来。这棵承载着宇宙兴衰的巨木在灭世的火焰中虽然被灼烧得枯焦,却奇迹般没有化为灰烬,它保护了浩劫中的人民,也随着一切尘埃落定而重生。

因着死去的光明之神Balder和黑暗之神Hoder复活归来,日、月、星辰重回天际,天地间再次拥有了昼夜的交替。幸存者们走出树洞,面对着吞没一切的海水,这些无畏的生命一代代沿着祖先的足迹,漂泊在惊涛骇浪的海上,开始了探索和重建世界的艰苦历程,直到从他们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大地。

劫火虽毁灭了宇宙,却也烧毁了一切邪恶,新的秩序又重新建立。

而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出现了另一片无穷无涯的蓝天,它神秘而充满生机,从来没有人到过那里。

那些被命运选定的神去往了南方,在到达那儿的时候,他们惊喜地发现这片大地比已经毁灭的神域更美丽,绿意更深浓,水果树上结实累累,潺潺的水声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传来。

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样地存在,新的创世之神们踏着平原上的绿草走过,在草丛中,他们彷佛见到了以往度过的黄金岁月。

怀着深沉的喜悦,诸神似乎又在这和平的新天地中看到了那曾经宫殿成群的繁华旧影,他们走入这生机勃勃的新天地,就像当年步入英灵殿那般神圣而荣耀。诸神相视,且惊且喜,各人心中都有无尽的怀思,大家不禁喜极而泣,决心重建记忆中那如此鲜明的宫殿,重建一个全新的幸福天地。

Vidar和他的兄弟Vali也是宰御新宇宙的神祗中的一员。这本是无上的荣耀,但就在新神域的重建工作差不多快接近尾声的时候,Vidar却在众神不解的困惑中不顾劝阻毅然离开了这片辉煌的乐土。

Vidar独自一人游走漂泊在世间,最终于一片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中央落下脚来,开始筑造他的宫殿。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仅靠他一己之力,耗时极久,等到新宫殿竣工的时候,他的兄弟Vali前来道贺。

“哥哥,你应该和我回去的,这里有什么好的?永远包围着沉默与寂寞。”

在离开的时候,Vali忍不住述说了自己的困惑。

但是,Vidar却摇头笑了。在送别Vali之后,他不出一声慢慢走回被他命名为兰德维蒂的宫殿,坐在那里,始终不作声,与他的宫殿一同沉默得像是一座古坟一般。

自此,Vidar被诸神戏称为‘沉默之神’,他们不理解他的离去,亦如他们不理解万千荣宠加身的光明之神,为何每日都追逐在完全不搭理他的黑暗之神身后一样。

呵,由此可见哪怕是神,也并非全知全能,但这又是后话了。

“接下来去哪儿?”

日暮宿西的林间小道上,夕阳将两道并排走着的身影拉得老长。

Thor看向身边的人,晚霞将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绯红,他悠闲地将双手十指相交搁在脑后,嘴里叼着一根茅草,恍恍惚惚还似少年时候那般俏皮乖张。Thor不禁笑了,身边这人那么美好,让他感觉怎么也看不厌似的,其实他们这趟出来挺久的了,可这数不尽的时光仿佛就在他看着他的时候悄悄过去。

“不知道,出来也挺久的了,要么回冥界去看看Hela?噢,天知道她小时候有多可爱有多黏我!要么我们也可以去试着寻觅和拜访拜访老朋友。”

他们确实出来得蛮久的了,几百年?还是上千年?Loki已经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他和Thor去过了数不清的地方,来时天地间一片荒凉,而现在,已经随处可见飘着袅袅炊烟的村庄了。

“就你?你还有朋友?”

像是听到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般,Thor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我怎么就没朋友了?”

“哈哈哈哈哈……”

“你别跑!把话给我说清楚——”

随便去哪里都好,只要心意相通的挚爱之人在身边,海角天涯,皆是归处。

 

---------------------END---------------------

 撒花~~~~~

期待收到宝宝们的长评哦……会有吗?哈哈、、

 

 

 

 



评论(96)
热度(1133)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