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And I'm here(治愈系甜饼,接复联3后,HE,万字短篇一发完)

很据之前的异色瞳梗改的一个剑走偏锋的脑洞,剧透有

轻松欢乐纯治愈,部分NC-17,请放心阅读

最近最满意的一个万字短篇了,限流到放弃挣扎,希望大家看了之后能红心蓝手评论鼓励一下,爱你们

------------------------------------------------------

-1-

“Hello,Bro.”

一开始,当这个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Thor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因为他是那样地思念这个声音的主人。

距离无限战争彻底结束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他们最终获得了胜利,虽然代价惨重。

宇宙复又重获和平,幸存的阿斯嘉德民众在中庭安顿了下来,在参加完Tony的婚礼之后,Thor婉拒了这位老友的挽留,同Rocket驾驶飞船开始了漫长的太空旅行。当然,还有于他斧柄之上重生的Groot,虽然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只能生长在花盆里的嫩芽宝宝。

Hello,Bro,我现在重新拥有了一艘飞船,虽然和我们当初那艘比起来,它小了太多,船员也只有两个;我重新拥有了武器,这次是一把斧子;我还重新蓄起了和从前一样长的头发,眼睛也复明了……噢,我现在很好,你好吗?

你见到父亲与母亲了吗?我知道你必定与他们在一起。

在众神最终的归处,在神圣又光荣的瓦尔哈拉圣殿之中。

你留在那里了吗?Loki.

Thor的旅行并非是没有目的的,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去过了位于Loki死亡、阿斯嘉德飞船爆炸的那块虚空附近的所有星球。他在茫茫宇宙间寻找Loki的灵魂,因为神的灵魂是不灭的,而神,可以造神。

你一定过得很好吧,不然,我为什么始终找不到你?

这声突如其来的幻听太过熟悉,也太过伤怀,使得Thor不禁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多愁善感。

他的弟弟曾经这样笑话过他,彼时困顿他们的那些恩怨和灾难现在看来都不过尔尔,他只记得他绿色眼睛里的光,以及他尾音里不屑又伤怀的轻笑。如果能再让他听一次,他一定会释然地承认,承认他确实如他所说。

“多愁善感。”

再一次地,那个属于Loki的声音复又响起。

这声带着轻笑的嘲弄太过清晰,也太过逼真,真实到令Thor蓦地从副驾驶位上站了起来。

“噢,男神,你还好吧?”正在驾驶着飞船的Rocket向他表达了关心。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

“就是有人在叫我之类的。”

“你睡迷糊了吗?”

Rocket什么也没听见,除了驾驶室里正在播放着的时代金曲。

“也许吧……”Thor挠了挠头抱歉地笑笑,Rocket当然听不到,那声音是存在于他的脑子里的。

“我想我需要去休息一下。”

Thor说着向自己的舱房走去,他严重怀疑自己确实是产生了幻听,虽然原因不明。

因为哪怕就在他和Rocket对话的同时,属于他弟弟的笑声依旧在他的脑子里肆无忌惮地响着。

 

-2-

Loki,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那“Ehehe……”的笑声其实一点都不邪妄可怕,它们非常的蠢,又蠢又顽皮,我现在疯狂地怀念。

关上门,倒在床上,Thor望着天花板这样想到。

他有太多值得怀念的往昔了。在大战结束之后,在不用忙着拯救世界之后,他有许多闲暇的时间去想那些过去的事情,且还将有无尽的时间去想念它们。

昨日依附在目之所及的所有东西上面,生活中会用到任何物品都能牵扯出一段有关他弟弟的回忆来。没有办法,那些物品是日常生活的必须,在阿斯嘉德也不例外,而他同他的弟弟共处了太过漫长的时光,那些点滴统统融入他的生活,贯穿了他一千五百年的生命轨迹。

就比如现在正被他枕在脑袋下方的枕头,是这么平常不过之物,却也有着一段与之相关的有趣往事。

小时候的他偶然看到仙宫里怀孕的神祗,觉得那鼓鼓的肚皮就像揣了一个皮球一样,和别的人都不一样非常奇特,便问母亲那是怎么了。

母亲一边哄着怀里还是个幼儿的小Loki,一边笑着对他说,说过段时间从那“皮球”里就会钻出一个小宝宝,就像他可爱的小弟弟这样的,顿时让他觉得神奇到不行。

后来玩游戏的时候,他就往还不懂事的小Loki肚子里塞了个枕头。上下审视一番之后,他非常满意,因为这样他的弟弟看起来就和那个大肚子的神祗差不多。

他让小Loki坐在板凳上,不许他蹦蹦跳跳,还煞有介事地告诉他说,过一会儿他们就将有一个小宝宝了。

然后那天的Loki就特别乖,一直抱着肚子里的枕头坐在那儿。

母亲回来看到他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也不动,衣服里还塞了个枕头,便好奇地问他这是在做什么。他天真无邪的小弟弟非常开心地告诉他们的母亲,哥哥说这是他们的小宝宝!

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他被打了一顿屁股,因为乱教弟弟一些奇怪的东西。

但他并没有因为挨了一顿打,就放弃对拥有一个小宝宝这件事的执着。

过了些日子,那位女神要生产了,尖叫声引得正抱着小Loki玩耍的他偷偷溜进了那间宫殿,想要一看究竟。在被发现赶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她们将她的腿扳开往两边压着,还一直叫她用力。

回来之后,他便认真地问他的小弟弟想不想要一个宝宝,在小Loki懵懂地点了点头之后,他又将小枕头塞进了他的肚子里,让他躺下,并扳着他的小短腿儿往两边压。他一边压,一边叫他的弟弟用力尖叫,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原理是什么。

小Loki的尖叫声很快引来了母亲,然后他又被打了一顿屁股。

为了避免他们再做这样奇怪的事情,母亲就把那个小枕头给没收了。这使得他们哭得稀里哗啦,一边哭,还一边伤心地大喊着宝宝没有了!

母亲觉得有趣,便给哇哇大哭的他们拍了张照片,还在上面写道:被勒令禁止再玩怀孕游戏的两兄弟。

因为这张照片,懂事后的Loki在听母亲讲完这件糗事之后,恼羞成怒地用小刀捅了他。

哈哈,那个时候,他大概八岁吧。

想到这里,Thor笑了。

很温柔很温暖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勉强和伪装。

无法躲避的这份思念,我将之称为爱情。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我命定之人。

无论要重生几次,无论你躲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请你不要离开我身旁,不要离开我。

我们不会再次分离。

“老哥,你的心理活动如此丰富,除了多愁善感以外,你怎么还越来越娘了?”

就在Thor陷入怀想的时候,属于Loki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甚至变成了有针对性的嘲笑。

“Loki!”Thor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环顾四周,急切地寻找,接二连三的意外让他不能再将这一切当做是他的幻听了。

“Loki!是你吗?!”

“Yes,and I’mhere.”

不大的舱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感知不到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可Thor不愿放弃,他下了床仔细将房间搜寻了一遍,任何可能躲藏的角落都没有放过。

潜意识里,他不愿将之视为他的幻觉。

“是我。别找了,你还没发现我在哪吗?”

在Thor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重新茫然地坐回床边的时候,Loki回应了他。语调里是显而易见的戏谑,仿佛他正看着一切,就像以往无数次他在看够了Thor的笑话之后再伸出援手的时候一样。

而这一次,Thor听清了那个声音的来源,它确实存在在他的脑海里,来自于他的身体内部。

“我回来了。”

通过无尽的跋涉,通过模糊的黑暗,横跨寒冷的夜晚,在月亮上升的地方,在你沉痛的微笑和泪水的光芒里,我回来了。

“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离开,哥哥。”

 

-3-

Thor站在镜子前,神色复杂地看着镜子里面拥有着异色双瞳的自己。

他方才和他的弟弟进行了一番对话,巨大的信息量使得他现在有点消化不良。

他照Loki说的取下了那只义眼,一阵绿光闪过,他原本空荡荡的眼眶里生出了一只碧绿的眼瞳。

——那是属于Loki的瞳色,亦是他此刻灵魂的物化。

“噢,虽然我被你那只假眼睛上的浣熊味儿熏了个够呛,但我还是要提醒你把它保管好,等我完全复原之后,你还用得上它。”

绿色的眼珠不受Thor控制地转了转,Loki的声音同时在他的脑子里响起。

“……这么说来,你一直在我的体内?”从狂喜和震惊中回过神来,Thor摸了摸那只眼睛问道。

这一切都太过复杂,简单地概括起来,Loki确实是死了,但在赴死之前,他使用了一个法术,这使得他的灵魂能直接进入到他的体内休养生息。但这个法术的消耗使得他在最开始的时候虚弱至极,陷入了无知无觉的沉睡,以致于直到现在才觉醒意识。

“是的,我靠着吸收你的能量成长。不得不说,我亲爱的哥哥,你比从前更加的强大了,照这样的趋势,我很快就能复原我的肉身。”

“然后呢?”

神可以造神,但Thor知道的绝对不是Loki现在正在使用着的方法。

虽然他不介意他的弟弟将他作为寄生宿主,并且乐于为他提供能量,但不得不说,这样的方法还是太过异端。他从来没有在正经的神之典籍上看到过,他甚至想象不到他弟弟的身体将以何种办法重获新生。

“你是指我的出生问题吗?”

“嗯。”

Loki明知故问,他能窥见Thor的想法,感知他的情绪,他们现在就是一体两面的存在。

“哥哥,还记得小时候你骗我玩的‘怀孕游戏’吗?”

Loki不怀好意的声音突然令Thor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噢,不……千万别像他想的那样……

“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从你的肛门里爬出来的,我正在考虑如何在不危及你性命的同时,直接从里面破开你的肚子钻出来。”他故意一本正经地说出混账话哄骗他的哥哥,果不其然,他通过镜子看到了他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

“你……你会长成一个婴儿?”Thor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众神之父在上!他小时候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应验到自己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害怕了吗?噢,别否认,你吓得脸都青了!”

“啧……”在Loki爆发的一连串笑声中,Thor尴尬地扭开了头。

——好吧,看来又是一个恶作剧,真是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

他总是那么容易被他的弟弟戏弄,从小就是。

Loki好像只有在不会走路,还吃婴幼儿食品的时候乖巧过。那时候的他又听他的话又崇拜他,天天“哥哥、哥哥”地黏在他的身边,软的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团子。

要是能够再一次见到那样的他,好像也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别做白日梦了,哥哥。”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Loki发出一声冷哼,“那种愚蠢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等我的神力完全复原之后,我自会构造我成年的肉体,他将同我舍弃的那具一模一样。”

舍弃的那具……

这个词组的出现蓦地戳痛了Thor的心。

Loki被Thanos掐断脖子的那一幕是他长久以来的梦魇。

他曾无数次在惨叫中惊醒,然后在浑身的冷汗和满心的哀恸之中直到天明。他的弟弟命陨在他的面前,而他什么也做不了,他连最后一次呼唤他的名字都做不到。

“弟弟,你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

“什么?”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为什么要不顾自己的性命冲出来?你明明可以逃掉的。

Loki是阿斯嘉德最杰出的法师,光是逃跑的方法就会成千上百种。在过去的岁月里,没有人能轻易抓住他,众神之父也不能,他可以变身成一条鱼,也可以化为无形隐匿于万千的尘埃。

“这时候,不是该给我一个拥抱吗?”Loki笑了,他没有回答他哥哥的疑问,反而牵动着他绿色眼睛的那一半脸,于镜中露出了一个轻松又诙谐的笑容。

你既是我的生路,亦是我的死途。

在我预感到你马上会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我不能顾及许多,甚至是我自己的安危。

像这样的话,我永远不会告诉你。

“How?”Thor对着镜子摊了摊手。

他知道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了,就像没人能轻易抓住逃跑中的Loki那样,亦没有人能在他不愿开口的时候撬开他的嘴。

不过,他不说其实也没什么,他们姓Odinson的就没有开诚布公的基因,但他们的心灵相通。

Thor确信自己在相同情况下也会交出和Loki一样的答卷。

“你可以抱抱你自己,”这个话题就这样被带过了,Loki操控Thor的右手抱了抱他的左手作为示范,在看到他脸上不认同的表情时突然笑了出来,“或者,你可以直接贴在镜子上,把镜像的你当做是我。”

“这不是好的提议,弟弟,听起来像变态所为。”

“那往自己年幼的、单纯的、懵懂的弟弟肚子里塞枕头,再哄骗他将会生出一个婴儿来,难道就不变态了吗?”

“哈哈哈!男孩,别这样记仇。”

“我要睡了,为了确保在我入睡期间你能正常视物,我劝你现在最好闭嘴当一个乖宝宝。”

Thor立马做了一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

 

-4-

“Thor,你的眼珠是变质了吗?”晚上吃饭的时候Rocket指着Thor的右眼问道。

他记得他送给他的那颗眼球不是这样的颜色。

“呃……”

就在Thor思考着该怎样给他的小船长解释关于他弟弟的事情的时候,Rocket又说话了:“你应该定时清洗一下,它现在看起来就像发霉了似的,布满了绿色的霉菌。噢,我被自己恶心到了。”

——这只无礼的浣熊是你的宠物吗?看来你管教不严,他真是太聒噪了。

Rocket的话显然惹怒了有着起床气的Loki.

想他那备受称赞的绿眼睛几时受过这样的侮辱?霉菌?噢,他可以扒了他毛茸茸的皮做成拖鞋吗?

——那是小兔子Rocket,我的新朋友,还有,你不能把他做成拖鞋。

Thor在脑内同Loki对话,很奇异的,他发现自己也能感知到Loki内心的想法了。

——兔子?你是眼瞎了吗?兔子的耳朵是很长的……好吧,当我没说,你确实是瞎了。而且你交朋友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差。

——别这样弟弟,他人很好的,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我相信你以后也会喜欢他的。

——不,绝不!就冲他说我的眼睛像……噢!该死的,我为什么要生一只浣熊的气。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预感到你们以后打起来的场面了。

“Thor?男神?唔……高贵狂野?”

“啊?怎么了?”Rocket不断扬高的声调总算吸引了Thor的注意。

“你一直在傻笑,活计!你确定你还好吗?难道被眼球里的霉菌入侵了大脑?”Rocket放下叉子跳到了Thor面前的桌上,扳住他的头就想替他看看他的眼睛,“我当时说了你应该洗洗再安装的,那玩意儿一直被我放在……”

“走开!你这只没有礼貌又令人讨厌的小怪物!”

就在这时,从Thor的嘴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凶狠的怒喝。

粗鲁的羞辱令Rocket在短暂的惊讶茫然之后愤怒地咧出了尖牙。

“噢!活计,不、不是、刚刚不是……不是我……在说话……”Thor同样也被Loki突然的发声惊讶到了,来不及同他进行脑内的沟通,立马向Rocket解释道。

“你的眼睛里才满是霉菌,你整个矮小的身体就是由霉菌构成的……”

“别说了Loki!小兔子,事情很复杂,你听我……”

“为什么不许我说?我……”

“听着弟弟,你不能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使用我的身体。”

噢……这位可怜的男神,听听他嘴里说着的胡话,他刚才是在叫他死去的弟弟?太可怜了!看来他一直没有走出那个沉痛的打击,还因此疯掉了……Rocket原本是生气的,可看着Thor这么一番精神分裂似的自言自语,不仅没了脾气,还反而担心起他来。

“天呐……”Thor应付完喋喋不休的Loki,将他气到不说话也不回应他了,转头一看Rocket正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便感觉事情大条了。

他刚才的表现不管看在谁的眼里都像是个精神病患者。

“小兔子你听我说,刚刚……”

“不用、不用,我理解你的痛苦,每个人受到了这样的创伤都会……”

“不,你不理解,不是你想的那……唉!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解释起。”

“嗯,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前……听着,Thor,赶快去床上休息一下吧,等你想好了随时来找我。”

Rocket想起了他在被改造之初,在那座外星疯人院里做代理护士的经历。那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疯子,当然也不乏精神分裂患者。他们通常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思想,常常在清醒的时候陷入痛苦……他看过了太多,所以他理解Thor现在肯定又慌乱,又害怕。

“好好休息,放心!我知道你有苦衷,我们是朋友,我会像看待正常人那样看待你的,绝对不会歧视。”

——你知道什么啊?!

Thor看着Rocket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并假装不经意挥手离开的背影无语凝噎。

他敢肯定,他一定是被当做精神病人了,看看Rocket刚刚看他的眼光……噢!那是多么的同情!

噗……

在他的脑子里,一直用那只绿眼睛旁观着一切的Loki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

 

-5-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Thor一直没有同Rocket解释清楚关于Loki的事情。

并不是他没有解释,而是每当他同他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那善解人意得过分的伙伴就会化身心理导师,对他进行孜孜不倦的开导。

哪怕Thor拿出了那只被换下的义眼自证所言非虚,见识过他天神之力的Rocket还是半信半疑。毕竟神长生不老且能自我治愈不是么?那只眼睛的痊愈也可能是他自己神力作用的结果。

好在Rocket在看了那只眼睛之后没有再追着要为他进行心理辅导了,这让Thor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Rocket这边的麻烦还没有完全解决掉的时候,Loki那边又出了乱子——

随着他弟弟的力量日渐强大,他开始同他争夺起了身体的使用权。

起初,只是一些小事。

比如,他会在他同Rocket聊天的时候,突然用他的嘴表达自己的观点;在吃饭的时候,自主地用右边的手往他嘴里喂些他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并在他去拿他不爱吃的东西时突然令他的右手不能动弹……但渐渐的,Thor发现每当他睡醒之后,Rocket就会用怪异的眼光看他,并且他房间里总会多一些、少一些东西,而他对此毫无印象。

Thor虽然感到奇怪,但他还没有想太多,直到有一天,当他突然在一颗陌生星球的斗兽场观众席上醒来时,他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因为他根本不记得他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也根本不记得他是如何让Rocket将飞船降落在这里的。

噢……而且他根本不会穿这种黑绿配色的衣服!

“Loki,Loki!出来!”回到飞船上的时候,Thor没有搭理询问他玩得开不开心的Rocket,径直冲回了房间,开始狂敲墙上的镜子。

“别装睡着,我知道你醒着!”

“唔……干嘛?”敲了好一会儿,镜子里的他才眨动起右边的眼睛冷哼道,“你敲镜子做什么,我又不是住在镜子里。”

“你趁我睡着使用我的身体了?应该说,你故意让我睡着。”

这段时间以来,他睡眠的时间明显增多了,常常坐在副驾驶上就会打着盹儿睡过去。

“啧,你发现了?”右边的绿眼睛随之翻了个白眼。

“拜托,我在那种地方醒来,还穿成这样,怎么看都是你做的好么。”

“嘁……我用一下而已嘛,发什么火……小气。”

Loki有点理亏,但表面上却是不会松口认错的。

要怪就怪那场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

难怪高天尊那老混球以前经常夸赞,搞得他老早就想去看看了。适逢他们的飞船正好开到这颗星球附近,他便用了一点小法术令对他不设防的哥哥陷入昏迷,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然后模仿他的语气和那只小浣熊交涉。小浣熊最近以为他的哥哥精神出现了问题,对他格外的照顾和宽容,也没多问便更改了航线着陆。

哈哈!真是两个笨蛋。

本来他可以在不让Thor发现的情况下看一会儿便回去的,结果他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以至于神力透支,突然失去了意识。

“你想看表演可以先跟我说一声……”感应到Loki的内心,Thor突然就心软了,他怎么能忘了他淘气调皮的弟弟是最爱玩的了?

他只是想看一场表演而已。

“被人带着去看和自己去看能一样么?再说了,我也得自主活动活动,好提前适应一下啊。

“适应什么?”

“适应使用身体,不然将来等我有了身体却连路都不会走了怎么办?”

“这……这还需要适应?我以为是本能。”

“你在开玩笑吗?小婴儿为什么要通过学习来走路?那些长年累月躺着不动的人最后又为什么会半身不遂?”

“这……”

“我现在的灵魂是完全龟缩在你眼睛里的,要是我以后成了手脚都难以伸直的畸形儿怎么办?”

“……”

Thor从来就在Loki的奇思妙论面前没有还嘴的余地,再加上这次的失而复得,对他便是更加的宠溺和迁就了。

“那你说怎么办?”

“嗯……我确实想了一个好办法。”

Loki就在等Thor这句话,当下便开心起来,有条有理地说起了他想要的解决方案。

 

-6-

虽然Loki说了很多,但总结下来,其实就是简单粗暴地让这具身体一三五归Thor使用,二四六归他,至于星期天……好吧,看在身体是Thor的的份上,他就大度一点,还是让给Thor用吧。

并且在他们其中之一使用身体的同时,另一个必须保持绝对的沉睡,就算不睡也不能加以干涉。

“所以,真的是寄生?就像MIGI ①那样?”Rocket现在终于确信Thor不是生病了,在他和Loki全天候地相处了两次之后。

“谁是MIGI?”

“一个喜欢吃人脑子的外星生物,结果却阴差阳错寄生到了人类的右手掌上……噢,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肯定没看过那套漫画。”

“那是我弟弟不是外星生物,而且他也没在我的右手上,他在我的眼睛里。”

“我只是打个比方,所以,你就答应他了?让他一周三天随意使用你的身体?”

Thor没病,快有病的是他,天呐……这两天的相处简直比打仗还累!比打仗还累!

“还能怎么样呢?他是我的弟弟,而且我们做好了约定,他不能擅自离开飞船,不能做过分的恶作剧。”

“噢!天哪……所以他干的那些事在你看来只是‘不过分的恶作剧’?他在飞船里练习他的魔术,把所有东西弄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就像垃圾场,然后立马躺下装死!”

面对Rocket的抱怨,Thor只能尴尬地笑着,一边道歉一边解释:“真的很对不起,我的朋友。他是一个法师,需要练习,但他的神力还在恢复期不太稳定,所以会因为突然晕倒。”

“他吃个饭也会因为神力衰弱而昏厥吗?一到要收拾餐具的时候就神力衰弱,这是什么了不起的技能?!他完全就把我当做了仆人!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啧,矮子,快把这些脏碟子洗了’~噢……我真是要疯了!”

“呃……对不起,他只是不习惯做这些事情,以前在阿斯嘉德都是有专门的人做这些的。这样吧,下次你留着我来收拾。”

“对了、对了,他还差点把Groot连根拔起!”

“I am Groot!”就在Rocket怨声载道地细数Loki的“罪行”时,花盆里的宝宝Groot也在这时候发出了奶声奶气的抗议。

“对不起小家伙,他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在跟着音乐扭动。”

“I am Groot!”

“好的,好的,我代他向你道歉。”

Rocket看着一脸歉意柔声安慰Groot的Thor,看着他那犹如太阳光芒的温柔笑容,最终无语地一拍脑门儿,泄气叹道:“我真是败给你了……你说吧,他还要住多久才能复原?”

好吧,他忍了,谁让那是男神的弟弟呢?只希望这个混球能早点滚蛋。

“很快吧,他最近恢复得不错。等他好了我一定好好教育他,让他同你和睦相处,他本性不坏的,和我从前的朋友们都相处融……”

“等、等等!等等……和睦相处?!”Rocket捂着头发出一声尖叫,“我没听错吧?你刚刚说了‘和睦相处’?”

“I am Groot!(他说了)”

“嗯?怎么了?”

“你的意思是他会和我们一起?!”

“是的,我们家只剩下我们两个了,而且他不仅是我的弟弟,他还是我的……”说到这儿,Thor不自觉地挠了挠脸,想到Loki正和他共用着一个身体,可能会听到他接下来说的,竟然意外地感觉有些羞涩。

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情绪了,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年,哪怕他们已经有过了肌肤之亲。

“是什么?”Rocket嘴角抽搐地盯着Thor,他发誓他看见男神脸红了,那发春的表情……他没看错吧?那是发春的表情吧?Rocket一瞬间觉得就连Peter那个奶油胖子都没有这么油腻过。

“他还是我的王后。”

“What?!”Rocket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不是你弟弟吗?他不是个男的吗?”

“在我们阿斯嘉德,婚姻不受血缘的影响;而且Loki不是我的亲弟弟,他具有冰霜巨人的血统。”

“霜巨人?那种男女都能生育的物种?不是,讨论这个不合适……我说你们神都这么会玩?”

“玩?你是指一些小花样吗?Loki确实喜欢一些增加情趣的小花样……”

“嗷!”Rocket哀嚎一声翻了个白眼,并一下子捂住了宝宝Groot的耳朵,“别说了,没人想知道细节!这里还有个孩子!”

好吧,看来他们神不仅会玩,而且还玩得相当的野、相当的开。

 

*注释:①《寄生兽》,日本漫画家岩明均1988年起创作的SF漫画。作品描写了平凡的高中生泉新一和寄生在他体内、与其右手同化的生物MIGI共存的故事。

 

-7-

日子就这样吵吵闹闹地过着,因为有了Loki的归来,船上的气氛明显活跃热闹了不少。虽然这份热闹多数时候都是源于Loki和Rocket在斗嘴,而Groot在旁边奶声奶气地帮腔,完全就是一场混战,但Thor喜欢这样。

吵闹而富有生气,是一个家的模样。

当然,他们也有属于两个人的宁谧时刻,伴随着一些尴尬状况的二人世界。

---------------------------

上车: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69419

---------------------------

-8-

“噢!你这个邪恶的法师,别用我男神的嘴说这些令人作呕的话!”

“你男神?去你的,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听到没有!我叫你别当着孩子的面说脏话!”

“I!am!Groot!”

“闭嘴Groot,小孩子不可以跟着他学!”

……

光阴似水,日月如梭,茫茫宇宙间的历险或平淡,或新奇。

时光的流逝在这以浩瀚星河为背景的壮阔寰宇间,根本不值一提,或快或慢,都只是各人的感觉而已。

这一点,倒是和阿斯嘉德很像。

很多时候,当Thor和Loki的眼睛一起从驾驶舱开阔的前窗处望出去时,他们都会感觉看见的景致,就如同当年并肩站在Heimdallr的瞭望台上望出去时看见的一样。

同样的斗转星移,同样的日升月落。

Thor同Loki还是经常就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并在脑内争吵不休,也常常为着Loki不遵守身体使用权规则,吵闹到几乎左手打右手。

在除此之外的静谧时候,他们也会在脑内谈个情,说个爱什么的,进行一些属于神的小情趣。当然,这得防着因为学会了走路就爱满飞船乱跑乱钻的Groot小朋友。

不然Rocket一定会以他们带坏了小孩子的罪名,对他们进行无休无止的声讨。

他们漂泊在宇宙中,造访一个又一个的星球,他们都没有了故乡,却习惯在每每离开一个星球返回飞船上时,对彼此说一句:欢迎回家。

漫长的旅途中,Thor一直带着Loki,用自己的神力供养着他,直到他完全复原,重新拥有能够同他比肩的属于自己的身体。

 

————❤————

END,他们永远不会结束。

评论(67)
热度(2216)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