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31(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更新更新~果然不能相信我的预告,改了下布局又超字数了,还要有一章才能写完
★这篇节奏很紧,再次回归复古悬疑小说的风格,Thor或遭遇前所未有大危机?

----------------------------------------------------------------

(31)

“我只是想救孩子们……”

这句被重复了一夜的话再次从呆坐在审讯室的年轻女人嘴里呢喃而出。

“你说过无数遍了,Foster小姐。”探长泄气地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这个女人对于他的询问以及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似乎她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一般。

探长重新用怀疑的眼光细细地将她审视了一通,要知道,许多人会在被捕后装疯卖傻,用以洗脱嫌疑。

她会是装的吗?

大半夜的时间里,她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窗棱,眨眼的频率低得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以致于她干涩的眼睛里血丝满布。

但是,所有的证据又都指向了她。

“你方才说奥丁森庄园里的人都是疯子,这也包括孩子们吗?”无奈之下,探长只能换一个角度,从她提及的人物中入手,因为关于大人们的一切,她始终保持着缄默。

“孩子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女人似乎被这个词触动了,她黯淡无光的眼球转了转,而后,像是终于察觉到了眼睛的干涩般快速地眨了好几下,生理性的泪水溢出眼眶,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衣襟上,“不。”

——孩子们是疯子吗?

Jane在自己昏沉的脑海中设想了一下这个可能,然后立马就否决了这一可笑的想法。

——孩子们怎么可能是疯子。

他们是天使,是整个庄园里唯一没有被污染的纯净。虽然她也曾经怀疑过他们,害怕过他们,但事实证明,那是她的无礼和愚蠢。

想到这里,Jane笑了起来。虽然她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欣慰,但那个笑容突兀僵硬地出现在她失魂落魄且带着血痕的脸上,却显得阴森诡异,使得坐在她对面的探长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吗?”他因为这个怪异的女人而心头发怵。

“他们跑开了……我不知道。”

“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在主楼里?”询问到这儿,探长用严厉又肃穆的眼光直视Jane的眼睛,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道,“Foster小姐,你确定你见过他们?在这个晚上。”

Jane愣愣地看着他,露出一种极为迷茫的神色,仿佛没有听懂他方才的话。

“他们昨晚远在伦敦,和他们的父亲一起。”

“Excuse me?”

Jane疑惑了,她本就不清醒的脑袋顿时又乱作了一团。她不懂这个警探在说什么,他们怎么可能在伦敦?而且还是和他们的父亲在一起?

——等等,他们的父亲……是谁?

“Foster小姐,装傻是没有用的,他们出席了Levi伯爵的晚宴,并且现在也还在他位于哈利大街的豪宅中。”

——Levi伯爵又是谁?

这下,Jane彻底地迷茫了。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他们不可能在那儿。

“他们睡觉了……他们不可能外出,是我哄他们睡觉的……嘶……”

Jane觉得头痛欲裂起来,对面的警探依旧在说着什么,但她听不清了,她努力着,尝试着去听,但所有的一切都被如雷贯耳的轰鸣声掩盖。巨响之下,她只能无助地看着他的嘴唇开开阖阖,看着他的表情变得扭曲而怪异!

好吵……

好乱……

眼前的一切开始随着这种巨浪般的声响旋转起来,远远近近,虚虚实实,更为可怕的是在这其中还闪现出耀眼的火光与不知是谁的怒吼和尖叫。

别说了……

别叫了……

闭嘴……

“……闭嘴……闭嘴!”

终于,一切终结在她的一声尖叫里。

可是。

——孩子们到底睡觉了吗?

目之所及的东西开始倾斜,在倒地的时候,Jane依旧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Foster小姐,今晚念这本好么?”入睡时分,小Fenris从床头的书籍中挑出一本来,作为他今晚的睡前故事。小Thrud抱着她的洋娃娃与他并排躺在一起,她将在故事讲完之后被Jane抱回自己的房间。

这是他们每晚例行的睡前娱乐。

“好的,让我看看,《奥多芙的神秘》……”Jane在看清这本书的书名时皱起了眉头。这无疑是一本极其优秀广受好评的小说,是注定会在世界文学史上留名的佳作,但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也确实不是一本适合的读物。

“你确定读这本吗亲爱的?我担心你夜里会因此做恶梦。”

Jane笑着刮了刮Fenris挺翘的小鼻子,但男孩却只是一脸平和地对着她微笑。

“我喜欢这样的故事,它们虽然可怕却很迷人不是么?在那些神秘的城堡或衰朽凋残的修道院里,有着秘密的通道、隐蔽的城垛、活动的暗门,以及无所不在的如同从古墓中发出的恐怖怪声;而且往往还相伴着一个威胁性的秘密,一个古老的诅咒, 以及无数的困扰。”

这个聪颖早慧的男孩对周遭的一切总有着自己的见解,这很难得,是一种天赋,但有时却令他显得不那么容易亲近,甚至是令人害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那些奇妙言语中有多少是饱含暗示的。

就像现在。

“你就读这本吧,Foster小姐,求你了。”在Jane犹疑的瞬间,Thrud也附和着要求到。

“你也不害怕吗?亲爱的。”Jane摸了摸她粉嫩的小脸蛋,小女孩笑着摇头,脸上的表情同她的哥哥如出一辙。

Jane读过这本书,书中描写了一位孤女跟随监护人姑母来到意大利,却被姑父监禁在位于亚平宁半岛群山之中的奥多芙孤堡中,面临失去财产的威胁,同时饱受这座阴暗而庄严的城堡里各种可怕怪异事件的困扰,不断抗争,最终获得自由,继承了姑母遗产的故事。

Jane不知道Fenris是真的想听这个故事,还是在向她传递某种信息。因为书里的故事和曾经发生在这座庄园里的惨剧太过相似了。孤女、囚禁、遗产、阴谋……她不知道男孩是否知道这些可怕的事情,又有什么理由向她透露,太多的谜题围绕着他们,围绕着庄园里的每一个人,就连孩子,也不例外。

“Fenris,你读过这本书吗?”Jane犹豫着问道,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会在今晚挑选这样一本书,不是一时兴起。

“当然,”Fenris笑了,他冲着床头垒起的一摞书本努了努嘴,“这些书我都看过,它们都非常有意思。我觉得由你来朗读这本书一定会非常动听,以至于让我突然就想重温一下了。”

“为什么?”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它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不是么?”Fenris一脸天真地答非所问,末了又满是遗憾地叹息,“但现实毕竟不同于故事,不是每个女孩都有如艾米丽一般的幸运。”

艾米丽正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

“亲爱的,你是否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或者说,我能帮你解除什么困惑?”

“就读这一章吧,”Fenris坐起来接过Jane手里的书熟稔地翻到了其中的一页,“关于逃跑,我最喜欢的章节,也是艾米丽最聪明的地方。她逃离了城堡,这是非常正确的抉择。”

逃跑……

这个词令Jane心下一惊,因为今晚,便是她与Hela约定私奔的时间。

突然的心虚令Jane不敢再追问他们更多的事情,她低头看着书本,慢慢地朗读起来,并且尽量不和他们有眼神上的交流,只想快点读完故事哄他们入睡。

Jane不想节外生枝,暗示也好,阴谋也好,这所有的一切在今晚之后统统都会结束,而现在,还有着更为苦恼和矛盾的事情在纠缠着她。

——她应该向Hela坦白的。

这不应该只是一场算计之中的私奔,而应该是她们真正获得自由的逃离。

她应该告诉她的,应该拯救她,如果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那今晚过后,她就会失去她了。

想到Hela同她兴高采烈设想未来的情景,想到她们那场不算婚礼的婚礼,她的内心便饱受煎熬,痛苦万分。她的爱人正在期盼和筹划着她们的将来,而她却要辜负她了,出卖她了,致她于万劫不复之境,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心碎的事情。

Jane被这样痛彻心扉的情绪支配着,以致于她在之后面对Thor的时候差点露出马脚。

“你今晚看起来心神不宁的。”

她的未婚夫倒了两杯酒,浅酌着其中一杯,将另一杯交到她的手上。

“啊……没有,可能是天气的原因。”Jane接过杯子拿在手里,她没有喝酒,目光却暗中胶着于Thor手中的那杯。

“需要给你来点冰块吗?”他一边询问,一边若无其事地喝着酒,随着那个杯子里酒液的减少,Jane悬着的心也一点点放下。

“不,不用麻烦了。”

“还是说,你需要一个布丁?”Thor笑了,带着一种怀念的意味在那个笑容里。

“我不是很想喝酒。”

——她当然不能喝,那瓶白兰地里被她混入了Hela给的安眠药剂。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吗?”好在,Thor并没有强人所难,他坐到沙发上转而说起了别的话题。

“当然,在富商Stark的舞会上,”Jane自然地放下酒杯,就像以往他们无数次夜谈般依偎在他的身边,“你站在吧台边和调酒师聊天,那么高,那么耀眼。”

Jane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的情景,她拿着Loki先生给她的邀请函参加了那场舞会,穿着他送给她的鞋子,以及从Daisy那儿借来的晚礼服。Loki给她看过Thor Odinson的照片,非常的英俊帅气,却没想到真人更加富有魅力。他不需要特意地引人注目,光是站在那里,就自然收获了全场无数的青睐。

“而你坐到了我的旁边,点了一杯酒,还把一整颗布丁泡进了酒里,吃得自得其乐。”Thor玩着Jane垂在他胸前的头发,手指触到她贴在后颈的信息素抑制贴,又不动声色地移开。他只是平和地回忆过去,目光悠远,回忆当初的相遇,也回忆在那相遇的场景里被勾起的旧日追忆。

上一个那么做的人,是他的弟弟。

噢……他机灵的,古怪的,顽皮的小Loki,他总有那么多的鬼点子和小怪癖。他曾把自己进城送货时给他买的小布丁,偷偷放进了自己买的葡萄酒里,然后在他狡猾的笑声,和自己懊恼的抱怨声中,那两样东西都进了他的小肚皮。

“哈哈,那很好吃好么。”

——那一点也不好吃。

但这个可以称得上是怪癖的举动却成功引起了Odinson先生的注意。

他微笑着观察她,礼貌地同她搭讪,然后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她不露痕迹地灵活运用Loki事先为她准备的“功课”,与之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你的出现令那个乏味的舞会变得精彩,之后的一切也是,你丰富了我枯燥的生活。”

Thor发自内心地感叹,想当初,他们是那样的合拍。与Jane在一起的许多瞬间,通过她的某些同Loki相似的举动和言论,昨日就那样突然重现。他无法抵抗那些,甚至可以说是沉溺其中,那时候他远离了Loki且认为余生都将与他再无瓜葛,如果往后的生活能有一个相似的人相伴……好吧,他承认那很自私,但好在他足够富有,也足够忠诚。

那时候的Thor是这样想的,虽然结果不过是他又被那个坏蛋摆了一道。

“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像我的初恋?”想到这里,Thor有些自嘲地笑道。

“有么……”Jane的心中也充满了自嘲,嘲笑自己当初的单纯。她早该注意到的,为什么Loki能完全熟知Thor的喜好,就算是兄弟,也太超过了。

她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扮演了他,还为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

“你爱你的初恋吗?当你深爱一个人,你能为这份爱做些什么?”Jane刻意地模糊了性别的指代,虽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但在这个饱受爱情困扰的时刻,她还是想听听别人的观点。

“任何事吧。”

“哪怕那是错的?”

“爱本来就是没有理智且是非不分的,危险,而又忘我。为了它,你所做的并非全然是正确的事情,但却一定得是不后悔的事情。呵呵……我的好姑娘,你似乎在被什么困扰着?”

“没、没有……不早了,亲爱的。”

“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些困了,晚安,亲爱的。”

为了它,你所做的并非全然是正确的事情,但却一定得是不后悔的事情。

从Thor的房间出来,Jane加快了脚步向楼下走去。她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Thor的这句话,如同一种启迪,也如同一枚极具重量的砝码,使得她摇摆不定的内心终于尘埃落定。

——她需要告诉她的爱人真相!她要告诉她自己同Loki的交易与密谋。哪怕她会因此遭受她的苛责、惩罚、甚至是抛弃。

Jane沉痛地想着,一路穿过黑暗幽深的走廊奔向Hela的房间。她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且不会后悔的事情,这让她充满了力量,内心也分外明朗。那些困扰她的矛盾与痛苦统统都褪色蒸发,就像萦绕在这栋老宅里陈腐诡异的阴魂一样消散。她就要离开这儿了,从这一切的是非愧疚中解脱,哪怕她不能得到爱人的原谅,但她不会后悔,余生也不会因为那一时的鬼迷心窍利欲熏心而备受煎熬。

她始终还是一个善良且内心充满了爱的好姑娘。

“Foster小姐。”

可就在楼梯拐角处,一个来自于黑暗中的声音蓦地叫住了她。

“啊……”

这猝不及防的呼唤吓了Jane一跳,令她猛然停下脚步的同时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叫。Fenris和Thrud随后从阴影里走出来,穿着睡衣赤着脚丫,由哥哥牵着妹妹。

“噢……我的上帝,你们不睡觉在这儿做什么?”Jane蹲下身搓了搓孩子们凉冰冰的小脚丫,他们不知在这儿站了多久,可显然,是专程在等候着她。借着走廊里晦暗的光,Jane看见Fenris抿着嘴唇满脸的担忧,而Thrud的脸上挂着那么一丝不情愿的愤懑。

“离开这儿,Foster小姐,别去一楼的房间,别去找她。跑!就现在!独自一人悄悄离开这儿且再也不要回来!”很难得的,这一次,Fenris斩钉截铁地说出了他的述求,没有再打哑谜,也没有再顾左右而言他地进行暗示。

“你……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找Hela?”Jane一时愣住了,因为Fenris的话,他虽然说的直白,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令她困惑。

“这栋房子里充满了秘密,却又没有秘密,总之你今晚不能和她一起走,不然明天你就会被他们送到警察局。”Fenris略显焦急地朝楼下张望,清澈的眼眸中满含担忧,似乎在害怕着会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并带来可怕的事情一般。他很少这样的,像这样慌乱又直白地表露他的关怀。

“不,我不懂……为什么?我为什么会……”

一阵彻骨的寒意随着Fenris的警告裹席了Jane的全身。孩子口中的“他们”是谁?她又为什么会被送去警局?这与她和Loki的交易内容不符,也与她和Hela商议的私奔远走不同,这样的结局在任意一个计划里都是不存在的。

为什么?是哪里出了错?还是说,在这些已知的阴谋之外,还有着另一个更可怕更恶毒的阴谋?

“对不起,亲爱的,我知道这很令人难以相信,但请你按我说的做。”小男孩的眼中弥漫起了哀伤的雾气,他抿了抿嘴唇,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般继续说道,“在你们来之前,我们偷听到了一些爸爸同姑母的谈话……是的,我们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一时很难向你解释得清,但这不是重点。他们有一个阴谋,事成之后会把你送到警察局当做替罪羊……噢,求求你快走吧Foster小姐,这栋房子的恐怖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

受到惊吓的Jane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起身得太快,一瞬间的天旋地转几乎令她跌倒。

果然,果然还有更大的阴谋。

如果说Loki同Hela一开始就是一伙的,那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统统都是为了布下这张巨网而表演出来的假象……

谁是网中的猎物?她和Thor吗?

早在他们到来之前,一个完美的陷阱就已经在这座庄园里设下了。

一番强自镇定的思索令Jane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她开始耳鸣,冷汗沁湿了她的后背,她的牙齿也在不受控制地打颤。惊愕恐惧之间,她甚至没有听情Fenris之后又说了什么。

“……你是个好人,对我,对Thrud都很好,我们不想你受到伤害……我不想再有人受到伤害。”

Fenris确实不想再有人像之前来到庄园里的女人们那般受到伤害了,虽然除了Cushing小姐以外的其他人他都印象模糊,但他知道她们都没有好结果,她们死在了这儿,悄无声息地消逝在姑母与父亲的阴谋里。

他无法责怪他的父亲,随着年岁的增长,他也渐渐明白了谁才是这座庄园里绝对的权威。他们都是在那份权威支配下苟延残喘的可怜人,他能做的很少,且同样遭受着威胁,但至少,他不想让Foster小姐也像那些人一样受到伤害。

“Foster小姐,你就听Fenris的话吧。姑母是这个家里最坏的人,我们都害怕她,爸爸也怕她,她生起气来曾用烟灰缸砸过爸爸的头,流了好多血……还记得我用来吓唬你的Cushing小姐和淹死在湖里的女人吗?她们就是被姑母杀死的。”就在Jane惊愕难言之际,一直默不作声的Thrud说话了。她的话相较于Fenris,更如同一颗巨型炮弹般在她的心头炸裂开来,将她的所有理智与情感轰了个灰飞烟灭。

“你也会被她杀死的。”

她和哥哥都知道Foster小姐会被算计,会被伤害,就像之前那些女人一样。但这一次,哥哥想要救她,想要让她逃跑,哪怕这会给爸爸造成困扰。他们因为这个发生了许多次的争执,她不懂哥哥为何执意要破坏姑母的计划,给爸爸带来麻烦。

他们不该给爸爸惹麻烦的。

她有时候不太能理解哥哥的想法,比如,当他们的另一个爸爸好不容易回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她不懂哥哥为何会对他充满了敌意和怨恨。Thor爸爸又不是不要他们,就像爸爸说的,他只是上了战场,被许多不好的事情羁绊住了,等到他处理完了那些事就会第一时间回到他们的身边。

但她最终还是被哥哥说服了,因为Foster小姐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她也喜欢她,舍不得她死去。

孩子们知晓阴谋,却不知道大人们之间更加错综复杂的算计,这反而导致了一切真相的揭露。

“Foster小姐!”

Jane在孩子们压低的呼唤声中向着楼下跑去,她完全错乱了,不知道该相信谁,也不知道还有谁值得信任。

所有人都是骗子,所有人都在撒谎,一个又一个的谎言里,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

或者,都不是。

她曾以为相信自己的心,相信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选择,但赤裸不堪的真相一次又一次狠狠地嘲笑了她的愚蠢,她的自大。

就连所爱的人都不能够信任了吗?

哈哈……

还是说,这个爱人,从头到尾就不曾存在过?

她只是这座幽闭庄园里的一抹幻影,出现在她孤立无援的绝境里,被她的怯懦和依赖心美化,她曾急于想要找到一个寄托,支撑她不被周遭的恐惧击倒。

“Jane?噢……亲爱的,你的脸色为何这般难看?”

她依旧是那么美好,面带关切与伪善,她用她惑人的外表和迷人的嗓音将她麻痹,直到最残忍的结局到来之前,她会一直保持这样的姿态,恍如降临于她生命之中的缪斯。

“事情进行的不顺利吗?Thor没有喝掉你下了药的酒?”

噢……我的天哪!

那杯酒?!

Jane支撑不住地萎顿在沙发上,一瞬间,她似乎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被送去警局。

如果Hela就如孩子们说的那般恐怖,如果那些白色粉末根本就不是安眠药剂……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令Jane感到窒息,天旋地转间,Hela扶住了她,往日甜蜜温暖的触碰在此刻就如同冰冷的蛇蝎爬过她的肌肤。

“别碰我!”

她交付了她的心,她的身体,付出了一切,却注定会被抛弃,会被伤害。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宝贝,你的样子吓到我了。”

她应该感谢她吗?至少在死亡之前,她将一直被爱情的幻梦围绕,在甜蜜中走向毁灭。

“你让我下毒……你和Loki是一伙的……你、你才是主谋。”

--------------TBC-----------------

★依旧期待收到各位看官的回复哦=3=

评论(25)
热度(400)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