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30(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更新更新~倒数第二章!
★这一章出现了新人物——灭霸先生!快要结局了也要坑他一下。然后大姐和Jane的线也有完善,虽然充满了阴谋算计,但也美美地描述了一番呢……
★自从写这篇文就对维多利亚时代的服饰和珠宝特别着迷,配一张此章中类似的白色礼裙的图


-------------------------------------------------

(30)

Loki又住回了自己位于一楼的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Thor对他视而不见,要么陪着孩子们玩耍,要么就不在庄园里。但Loki也没有闲工夫搭理他,为着重新秘密转手庄园的事,他同Hela也非常伤脑筋。

经过连续几日的核算,哪怕他们已经尽可能地压低了价格,可一时间要找出一个能一次性付清这笔巨额全款的人来,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Loki毕竟不同于一般人,思来想去间,一个合适的人选浮上了他的心头,再通过他在社交场的关系网一打听,他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

这天吃过早餐,Loki便去到了Hela的房间,在进门的时候,他瞥见了摆放在这个房间里的属于他们家庭教师的一些物品,这让他在假装没看见的同时感到有些好笑。

——看来他为他的姐姐挑选的这位Omega小姐她很是满意。

“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一见到Hela,Loki便对她露出了笑容。

“谁?”可不知怎的,Hela觉得他的这个笑里满是不怀好意的意味。

果然,她的感觉很敏锐,Loki接下来说出的话瞬时令她很失态地咳嗽了起来:“那位一直追求你的Thanos先生。”

Hela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感觉一阵恶寒,她甚至要怀疑Loki是不是在故意奚落她了,如果他没有一本正经地作出如下解释的话。

“Thanos先生是老贵族里首屈一指的富豪,经济实力不在话下;而且我找人了解过了,他最近正好有购置地皮开发度假村的计划。”

——老贵族……早就该入土的老贵族。

Hela喝了一口茶皱眉想道。

这位Thanos先生确实够老的了,他是上世纪的风云人物,算起来好像比Odin年轻不了几岁。人愈成功,坐拥的财富愈多,随着年华老去就愈害怕死亡,这位先生也不例外。为了延缓衰老延长寿命,他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四处收寻长寿秘方,服食各种各样奇怪的药物。因为长年服药,许是药物中毒的关系,他全身的皮肤泛出可怕的紫色,脸也肿得格外丑陋。最让人恶心的是,这个又老又丑的Alpha还有着变态的爱好,他喜欢年轻的Alpha,在他的家里圈养着至少五六个这样的男女,他玩弄他们,并且不断收罗更多的宠物。

Loki暗中观察着Hela风云变幻的脸色,心中窃喜,任何能令他姐姐感到不舒服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是开心的。强忍着发笑的冲动,Loki正色道:“如果你没有异议,我就和他的管家约见面的时间了。”

“换一个人吧,我不是很想和他打交道。”

Hela捏了捏胀痛的太阳穴,打开桌上的烟盒为自己点了一支烟,她急需平复一下自己焦躁的心情。

她是相当厌恶这位Thanos先生的,因为这个又丑又变态的老家伙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地追求过她,不仅为她办过几场可笑至极的宴会,还三番五次地在公共社交场合表达对她的爱慕之情,真是令她尴尬到了极点!

对此,Loki却不认同地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据我和Thor决裂前探得的口风,他已经联系好律师准备公布遗嘱了。而且你要想,我们实质上是盗卖原本属于Thor的财产,那个家契印章我现在是拿不到了,为了同那份具有法律效应的遗嘱相抗衡,我们的买家除了够有钱以外,还必须是一位在当地能够一手遮天的人物。眼下除了Thanos先生,我实在想不到更恰当的人选了。”

Loki的一番分析令Hela陷入了沉思。

“况且,Thanos先生还不一定愿意做这笔买卖呢。”

诚然,在无法再次窃取那个契印令转卖文件完全合法的当下,敢买下这座庄园的人少之又少。也不知自己亲自出马,能不能说动这位先生,毕竟这是一个会惹上官司的大麻烦,而Thanos先生无疑是一个精明狡诈的商人。

“好吧,你去安排时间,越快越好。”思量过后,Hela还是管控住了自己的情绪决定以大局为重,和让憎恶已久的Thor得到一切比起来,向Thanos先生示好,好像也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Loki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他就以Hela的名义成功约到了Thanos先生。

三天之后的傍晚,他们驾车如约来到Thanos先生的府邸赴宴。这是座比奥丁森庄园更加恢弘壮丽的巴洛克式城堡,暮色里,它辉煌又肃穆地倚卧在泰晤士河畔,就像一座不可思议的迷宫,如果没有专人引路,便能让身处其间的外来者轻易地迷路。

“姐姐,我希望你待会儿表现好点,别忘了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

乘着管家驾驶的游览马车深入这座城堡的时候,Loki小声地提醒坐在他身边的Hela。他的姐姐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虽然极不情愿这次约会,但她还是穿上了她华贵而繁复的维多利亚时期的礼服,戴上了她最贵重的首饰,帽檐上的轻纱覆面,漂亮得像个假人。

“你的废话还真多,我看你是越来越欠收拾了。”Hela于带着得体微笑的红唇中轻声吐出尖刻的不满,但这并未威胁到Loki,他挑了挑眉一副肆无忌惮的张狂模样,转头就和前座上驾驶着马车的老管家继续愉悦地交谈去了。

“我亲爱的夫人,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你还是如此的美艳动人!”

虽然在来时的路上做足了心理建树,但真的当Thanos先生用他青紫得吓人的手拥抱她,并亲吻了她的脸颊时,Hela脸上完美的笑容还是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

“见到您我也非常开心,Thanos先生,噢……不,是公爵大人。”但Hela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她亲切地回礼,并默许了老Thanos将他的手揽在她的腰间。

“哈哈哈!生分了,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Thanos先生揽着Hela,同她说笑着走进了宴会厅,完全将她身边陪着笑脸的小丈夫晾在了一旁,他看不起Loki,并且为他的到来感到十分不悦。

Loki是一个相当会审时度势的人,他跟在他们的身后完美地扮演一个Omega小白脸的角色,在席间也表现得唯唯诺诺,谨慎又谦卑,对Thanos先生对他的妻子各种过分亲昵的举动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这无疑取悦了高高在上的Thanos先生,满足了他作为上位者的膨胀和虚荣,以至于在之后的洽谈中,他在揩油别人妻子的行为上,变得更加明目张胆起来。

Loki一边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一边不时就Hela描述的庄园情况作出补充说明。看着他的姐姐因极力忍耐而额上青筋暴现的模样,他几乎要将这次晚宴归为他同Hela一齐出席过的所有宴会中最开心的一场了。

“……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了,Thanos,你知道的,我是真不愿意将这座寄托了我全部感情的庄园抵押给那些粗俗不懂得欣赏的新贵族。适逢听闻你正在准备筹建一座度假山庄,真是令我喜出望外!如果能将它托付给让我无比信任的你,那就太好不过了。”在简略地讲述了自己因为投资失败而不得不变卖庄园的故事之后,Hela满是遗憾又真诚地感叹道。她就像自己描述的一个备受债务烦恼又不愿随意将其抵押出去的无助女人般看向Thanos先生,用着期盼又不失骄矜的目光注视着他,等待他的回应。

“亲爱的Hela,我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说句不该说的话,那些靠着投机取巧爬上来的新贵族真的不是东西,哪怕这会得罪许多人我也要这样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高贵的出身,只不过是好运地借了工业革命的东风,哪怕拥有了财富,内里的修养与品行也完全担不上‘贵族’二字,我看不起他们。”叼着一根雪茄,Thanos先生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姿态抨击新贵族,并安抚地轻拍着Hela搁在桌上的手,说话间露出的牙齿带着一种常年吸烟染上的黑垢,配着他紫色的满是皱纹的皮肤真是怪异到了极点。

Hela盯着那只在她雪白的手背上放肆的手,为了不表露出厌恶来,她努力将注意力放到那几个光华璀璨的宝石戒指上。她从未见过如此硕大品相如此之好的红、蓝宝石,而黄色的那颗,则是名噪一时的利比亚玻璃陨石,Thanos当年以一个惊人的天价拍下了这件稀世之物,但也有说法是他买凶杀死了它原本的主人……Hela看得有些出神了,直到身旁的Loki暗中踢了踢她的裙摆,她才回过神喃喃地附和起Thanos先生的话来:“谁说不是呢……旧贵族的没落真的很让人伤心。”

“亲爱的,我非常想帮助你,”Thanos先生说着握住了Hela的手,他在心里对于奥丁森庄园以及Hela开出的价码十分满意,可他毕竟是一个商人,对于这位女士的爱慕还没有蒙蔽他对利益的追求,“但你知道的,土地日益跌价的现在,哪怕这座庄园拥有上百年的历史,你开出的价格也稍稍偏高了些。再加上最原始契印的遗失,说实话,我挺怕这是一笔会惹来麻烦的交易。”

听闻此言,Hela同Loki暗中交换了一个眼色,很快解释道:“我并不这样认为,Thanos,抛开契印那种老一套的认证手段,我们能提供完全合法的地契以及附属几个工厂的相关合同,你可以咨询你的律师团,在这个基础上签订的转让手续是具有效力的。而且奥丁森庄园在我手里经过几次大的翻修,里面的装潢和陈设都是时下最新最好的,你在接手以后根本不用再投入其他,这为你省了很大一笔费用呀亲爱的。如果不是急需用钱,我不可能以现在这个价格出售,但考虑到我们的交情……呵呵,价格上还是可以再商量商量。”

这是他们在来之前就已经预见到的情况,Thanos这只老狐狸不可能任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对此,他们预留了一个协商的空间,用以同他谈判。

“哈哈哈!好说好说,亲爱的,你知道我最舍不得让你吃亏了。”

之后,双方就买卖的具体金额进行了一番明里暗里的讨价还价,在接近深夜的时候,终于敲定了一个令彼此都满意的价格。

“时间不早了,这附近的路况不太好,今晚你们就在我这儿休息吧,明天天亮之后再回去。”Thanos先生热情地挽留了他们,盛情难却之下,Hela与Loki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在他的城堡里下榻。

Thanos唤来了管家为他们安排房间,在起身的时候对Loki说道:“我还想同亲爱的Hela小姐叙叙旧,Mr Odinson不介意先回房间吧?”

这是他今晚第一次拿正眼看这位年轻的先生,虽然那目光与语气里依旧充斥了满满的轻蔑。

“噢,当然,祝你们聊得愉快。”Loki微笑颔首,将他的不屑视若无睹,在同他们礼貌地道别之后就独自跟着管家离开了。

——他当然不介意,他巴不得Hela今晚干脆就不要回来了,因为Thanos先生只为他们夫妇安排了一个房间。

但是在半夜的时候,Hela还是回来了,她暴躁地把睡梦中的Loki从床上拧起来撵到沙发上,在盥洗室里洗漱了很久才上床睡觉。听着从盥洗室里传出的水声以及她连续不断的低声咒骂,Loki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差点没笑出声来。

之后的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Thanos先生似乎是一个急性子,在达成共识之后很快就同Hela夫妇办理了转让相关的一切手续,并付给了他们购买庄园的全款。出于对这位高贵美貌的女Alpha的倾慕和照顾,Thanos还给予了她充裕的搬家时间,甚至热心地要为她物色新居,不过Hela拒绝了他的好意。

一切都在庄园平静的日常生活中秘密又快速地进行,知道这件事的除了Hela与Loki这两个始作俑者之外,还有Jane Foster小姐。

作为Loki安插入这场遗产争夺战中至关重要的棋子,在庄园出售之后,一边他会伙同Hela借她的手下毒杀掉Thor;另一边他会令Jane与Hela私奔,好让他在她们出逃的时候报警抓住Hela,然后将谋杀的罪名完全推到她们的头上。

原本是这样的。

但这个计划在进行的途中遭遇了太多可控和不可控的变数,牵扯了太多应该和不应该的感情,以至于计划中的每个人都难以自拔地陷入矛盾,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做出改变——

放弃谋杀Thor的Loki是这样,丢失了能置Loki于死地的证据的Hela是这样,就连Jane也是如此。

她知晓了雇主不为人知的秘密,爱上了她的引诱对象,以致于这个年轻的姑娘将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一面渴望着完成任务拿着自己应得的报酬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面又为自己即将要将爱人陷于不义的举动痛苦万分。

Jane感觉自己快被撕裂了,那个理性的她叫嚣着让她摒弃那些无用的感情,将这个能令她一夜暴富实现梦想的交易完成;而感性的那个她却哀求着及时终止这个荒唐又罪恶的交易,悬崖勒马,拯救她的爱人,也救赎她自己。

她们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争吵,日夜不休,而就在这时,她的雇主向她发出了收网的信号。

 “亲爱的,你最近瘦了好多。”夜里同Hela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她的Alpha从身后抱着她,用嘴唇轻轻地摩挲她突兀的蝴蝶骨。

“是吗……”Jane玩着她圈在她腰间的手心不在焉地附和道,“夏天的时候我总会瘦一些。”

怎么能不瘦呢?自从发现了隐藏在这座庄园里的罪恶秘辛,她一面要抗衡着内心的恐惧同她那个奸诈残忍的雇主虚与委蛇;一面还要装出天真无知的模样在她同样满是秘密的未婚夫面前扮演好乖顺小妻子的角色;就算对着她的爱人,她的Alpha,她也不能放松自我,在享受甜蜜爱情的同时,饱受由它带来的矛盾折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她食不知味,夜不能眠,她知道自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但她对此毫无办法。

“你这小腰细得我一把就可以掐断了。”她的爱人体会不到她的痛苦,依旧温柔地笑着同她玩笑,这份美好让Jane在疲惫之中得到了一丝宽慰,她转过身去依偎在她的怀里,将头靠在她馨香温暖的胸前,仿佛那是一个港湾,是她此刻唯一的避难之所。

“我想,你应该能穿上我那条最小的裙子!”Hela笑着在Jane的头发上亲了一下,而后起身下床走进了她的衣帽间。Jane好奇地坐起来,不一会儿,就看到她从里面拧出了一条罩着防尘丝绒套的长礼服。

“来,试试看,亲爱的。我再给你找一个束腰和裙撑。”

Hela今晚似乎心情不错, Jane看她兴致勃勃地忙活,不忍拂了她的意,哪怕心里充满了忧愁,也下床配合着她穿戴起来。

“嗯……”

Hela将束腰的带子收得很紧,这让Jane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紧吗?”

“还、还好……”

但那条裙子的腰身确实窄的有些过分了,从款式和通体微微有些泛黄的白色蕾丝来看,似乎是一件维多利亚时代早期的古着。

“意外的合适呢,这是我继母的衣服,也就是Thor的母亲。”Hela一边替Jane整理繁复的裙摆一边向她追忆着过去, “她留下了许多价值不菲的服装和首饰,在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几乎是靠着变卖它们度日,旧贵族的衰落以及战争……你完全想象不到那是多么可怕的灾难。”

她将往事描述得很温柔,带着轻轻的笑意,在满室暖黄的烛光下有一种沧桑过后的宁谧。

“你还需要一点珠宝首饰的点缀,嗯……我看看,就用这个吧。”Hela说着从她的首饰盒中取出一对乔治陪诺珍珠钻石耳环戴到了Jane圆润小巧的耳垂上,而后,拥着她的肩膀将她轻轻转过来面对镜子,“好了,来看看。漂亮吗?亲爱的。”

“噢……太漂亮了,它看起来就像是婚纱……”Jane看着椭圆全身镜中一袭典雅的白色长礼服宛如新娘的自己一时间有些失神,而穿着黑色真丝睡袍的Hela在身后轻拥着她,一黑一白,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如果有一块头纱的话,它完全就是了。”

“那你可还满意?我的新娘。”Hela笑眼弯弯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手也环上了她纤细的腰,有些孩子气地摇晃。Jane看着镜子中的她们不语,突然间,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这一切都太过美好了,美好得就像这盈盈烛光中一个温暖醉人的甜梦。

见Jane不回答,Hela脱下自己手上的一枚蛇形猫眼石戒指套上Jane的手指,并用一种略微沙哑的声线在她的耳边低语道:“She walks inbeauty,like the night,Of cloudlessclimes and starry skies;”她像一个深情款款的新郎般将这首拜伦情诗里的句子献给她的新娘,温柔且坚定,仿佛将自己所有的爱意与赞美都融进了这古典的海誓山盟之中。

“And all that’s best ofdark and bright;”Jane在这美如天籁般的音节里陶醉、迷失,专注地欣赏着镜中拥抱着她的恋人,跟着她一起轻声重温这份百年之前的浪漫迷情。

她想应该没有人能抵御住这位绝艳优雅的女Alpha魔法一般的魅惑,更何况,她早已因她坠入爱河。

“Meet in her aspect and her eyes.”

而后,她们接吻,如同一对真正完成了仪式的新人。再美的词句都在唇舌相交的温润真实间变得苍白,这一刻的亲吻便足以允诺往后长长半世的相濡以沫。

“呵呵……我们还需要一点音乐和一支舞。”Hela轻啜了一下Jane的嘴角,牵着她走到留声机前播放起了一张她们上次一起在老唱片店里试听淘来的唱片。

轻柔婉转的舞曲如皎洁宁谧的月光般流泻而出,环绕在房间里,环绕着她们,亦像脉脉含情的流水般缱绻而怡人。她们在这缠绵的乐曲声中相拥曼舞,徘徊的舞步随性,自由得就像只是踩着拍子漫步云端。

“亲爱的,我明晚就带你离开这儿,永远地远离这些是非纠葛。”进退之间,Hela向Jane道出了私奔的时间,这比她和Loki商议的时间提前了两天,她准备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是时候实施最后的一步了,我亲爱的Foster小姐。

Hela的低语一瞬间惊醒了沉醉在这如梦一刻之中的Jane,她的脑海中蓦地响起了先前Loki对她说过的话,彷如一道震慑心魂的惊雷,将那些她刻意遗忘的阴谋与矛盾重新带回她的面前。

这契合了Loki的阴谋!也无疑将她逼入了一个退无可退的境地。

“你……你已经准备好了?”Jane故作平静地试探,努力让自己仍在跳舞的身体不至于太过僵硬。

“是的,我厌倦了这一切,我想你也一样。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是有点突然。”

但前面是大道还是深渊?一切都无从知晓。

“你和Thor最近相处得怎么样?他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Hela吻了吻她头顶的发丝,状若不经意地问道。

“最近挺正常的,没有过分亲昵,也没有过分疏远。”Jane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虽然在发现了一连串的秘密之后她开始处处堤防起Thor来,但作为他的未婚妻,她还是做足了她扮演的这个角色在这段关系中应做的每一件事,“我们昨天还一起带了孩子们出去郊游。”

“那就好……他还保持着入睡之前喝一点酒的习惯吗?”

“是的。”

“那你把这个药下到他的酒里,并确保他喝下去……只是安眠药剂,我也会想办法让Loki喝下去的,我们得确保在他们发现时,我们已经离开了伦敦。”

一个小小的玻璃瓶被放到了Jane的手心里,里面的粉末在烛光之下是平淡无奇的白色。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像夜晚,

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黑夜与白天最美妙的色彩;

都凝聚在她的面容和目光里。

 

*注释:①《She Walks in Beauty》by Lord Byron (1788-1824),这首诗常用在西方婚礼发言中,由新郎献给新娘。

---------------------TBC--------------------------

评论(27)
热度(413)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