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ku小宝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29(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来更新啦!这次又是信息量很大的一章!
★这次会告诉大家孩子们的问题,以及揭开大姐身上的故事,坏人Loki再度上线~~~
★配一个《我看见光》里的抖,哈哈哈,假装是年少时看哥哥信的弟弟


-------------------------------------------------------

(29)

“嗨,休息一下吧。”Thor端着两杯咖啡走进书房,靠在loki那张巨大的红木写字桌边,伸手将他面前的账簿拿开,“你都看了一早上了。”

“别捣乱,还差一点就算好了。”Loki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接过了Thor手中的咖啡停止了演算,并顺势用手中的钢笔戳了一下Thor的手背,在上面留下一个泛红的黑色小圆点。

“嘶……又恶作剧。”

“给你盖个章,哈哈!”

他总是热衷于戏弄他的哥哥,从小就这样。

“真的……要这样?”Thor搓了搓手将目光投到那本账簿上,他问得有些犹豫,似乎对于Loki正在算计着的这件事还没有下定决心。

“数目太大了不是么?”

Thor思索着点了点头,转而说到了另外一件事:“Fenris最近怎么总是闷闷不乐的?”

“有吗?”Loki喝着咖啡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可能他又和妹妹闹别扭了吧。”

“孩子们真的没事吗?上次他突然失控打骂Thrud的事总让我有点担心……还有那个雨天也是,以及被学校退学的事情也是。”

讲到这些,Thor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虽然Loki没有说,但他知道在他们的宝贝身上一定曾经发生过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以至于儿子和女儿在天真无邪的外表下都过分早熟,甚至……还有一些阴暗面?

Thor忘不了那只在Fenris枕头底下发现的被扭断了脖子的白鸽,不管是Fenris自己做的,还是有人这样做了藏到他的床上,都同样令人不寒而栗。特别是Fenris在面对着它时,还能保持那种镇定而平静的表情。

“能有什么事?你忘了我们小时候也经常闹别扭?”但Loki显然没有Thor这么多的焦虑,明明他才是两人之中心思更为缜密的那一个,可在孩子这件事上,他每次谈起都敷衍得好像有些太刻意了,“好了,别突然像个烦人的中年老爸一样疑神疑鬼,你和他们才相处多久?我的孩子我最清楚了,他们绝对是又乖又正常的小孩。”

“嘿,你不能这样……”

“好了!我说好了。我要继续工作了,请你出去。”

Loki烦躁地搁下咖啡杯开始赶人,Thor被他怼得正着,张了张嘴一时无语。可Loki似乎铁了心不再搭理他,完全无视了他的视线重新拿起笔在账簿上写写算算起来,Thor无奈,瞪了他一会儿就径自出去了。

关门的声音令Loki停止了书写,他放下笔将身体陷进真皮椅背里,抬手揉着额角,整个人透出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来。

Loki没有和Thor说过Fenris同Thrud真正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也没有说过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哪怕在他们和解后的每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里都未曾提及。

——他在心里是有点逃避这个问题的,就像Thor调侃的,他们家并没有开诚布公的基因。

他曾带Fenris去看过心理医生,因为这个可怜的孩子在目睹了伊迪丝的死亡之后就时常莫名地尖叫惊厥,还会突然失控地破坏周围的东西。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Fenris的情况渐渐有了好转,那些症状也几乎没有再出现过,所以他才在适读的年龄将他送去了学校。

可Fenris还是被退学了。

他之后有打电话和学校沟通过,他们很遗憾地告诉他,他们不能再接收Fenris了,因为他令别的孩子害怕——他在一个雷雨夜突然高声尖叫并且不停地摔东西,就像疯了似的,吓坏了那些和他同样年龄的小男孩们。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那晚的雷声太可怕了,我做了很可怕的噩梦……真的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那个时候,Fenris为着因为他的疏忽而造成的恶果向他道歉,小心翼翼,像犯了错似的请求他原谅,那副懂事又可怜的小模样令他的心不可抑止地疼痛。

Fenris没有任何错,相反,他正直又善良,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医生曾经说过,Fenris的情绪失控来源于他的自我矛盾,他似乎被两种世界观困扰着,并纠结于二者之间摇摆不定,他为此感到痛苦,只能借由失控之后的暴躁来发泄。医生也说Fenris拒绝告诉她他内心的困惑,不论她如何诱导,这个小男孩都完全不配合。医生不知道,但Loki清楚是什么在折磨着他的小儿子,令Fenris矛盾和痛苦的是他所面对的恶与他内心与生俱来的善。

和Fenris一样,Thrud也目睹了那出惨剧,但她没有像她的哥哥一般受到多大的影响。那个孩子从小就沉浸在他为他们讲述的他同Thor那些美好的故事里,她热爱他们,崇拜他们,没有是非观念,在她的心里,两个父亲永远是最亲最好的,其他人怎么样都无关紧要,为了得到爸爸们的关注和爱,她能轻易接受并帮助他们想要做的任何事情。

他们都是这种畸形家庭关系中的受害者。

这些Loki统统都知道,并且不愿让Thor知道。

对于要强的他来说,这是一件说不出口的事。

——他没有照顾好他们的孩子,哪怕他曾经发过誓,要将他和哥哥的孩子好好地生出来,并保护好他(她)。

在同Thor分离的那些岁月里,他时常都设想着当有一天他们终于相见时,他会自豪地让Thor看到,就算没有他,他也将他们的孩子养得很好很好了。他会在他的哥哥面前炫耀,令他敬重和钦佩他,他会把这当做他一生最大的成就。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们因为他遭受了伤害。

哪怕他为了呵护他们的成长已经竭尽了自己的所能,哪怕他并没有在这件事上亏欠应该负更大责任的Thor.

Loki是个只想把光鲜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自己爱的人看的人,或许世人都这样,难以正视华美表象之下的伤疤,明明有人分担会好很多。

Thor抄着手百无聊赖地向楼上走去,被Loki撵出来之后,他准备上楼去陪一陪他可爱的孩子们。

当Thor穿过走廊来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盘桓而上的圆形扶梯正对着的是一整面巨大的湿壁画墙,墙上绘着以他们一家四口为原型的图画。这是父亲当年请来匠人所作,为了庆祝母亲的二十五岁生日。

Thor抬头仰望这幅记忆中华光四射美丽绝伦的壁画,现如今它们已然被破坏,变得腐朽斑驳。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破坏了它。

Thor叹了口气,拾阶而上,残破的壁画中还依稀可见金碧辉煌的宫殿,霞光斑斓的天穹,各种存在于神话中的珍奇动物,以及圣像装束的父亲与母亲。围绕着他们的两个小天使分别是他和loki幼时的模样,那一年他们才四岁,父亲笑言等他们兄弟长大了,就在旁边描绘景物的地方为他们画上新的形象,还问年幼的他们想被画成什么模样。

他还记得那时小Loki说想成为披着长袍的大法师,他那会儿沉迷于各种魔法题材的画本;而他则说想变成女武神,因为那段时间妈妈的睡前故事总是这个,使得他对她们长着翅膀的天马坐骑以及能发出霹雳的闪光长矛异常着迷。

就因为这个,全家人笑话了他好久,特别是Loki,这个小坏蛋甚至逢人便说他的哥哥想变成女孩子!

“又在欣赏父亲的杰作了吗?我亲爱的弟弟。你看看你,像不像一头飞翔的金毛小猪?”

就在Thor追忆着过去的时候,Hela嘲讽的声音伴随着她是高跟鞋声在二楼另一侧的回廊处响起。Thor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不用转头去看,他也能想象得出他姐姐此刻脸上冰冷阴翳的笑意。

“天父,圣母,天使……哈哈!那个老头子在失了雄心壮志之后还真是愚蠢幼稚得可以。”Hela的手轻划着光滑的扶栏向着楼梯口走来,一边走,一边抬头看着这幅被她命人涂抹过高腐蚀性的化学制剂而变得发霉脱落的壁画,毫不客气地嘲笑道。Thor没有搭理她,却并未因此影响她说话的兴致,“这里是你母亲的家,可有些地方原本的模样,你却还不如我这个外人清楚。就比如这幅可笑至极的壁画吧,在你出生以前,这里原本是以巴别塔为主题的宗教题材壁画。”

“第一组的壁画是营建巴别塔。当你从一侧的楼梯走上来的时候,便会看到天使从天而降,远处则是正在兴建的巨塔。继续走过去,随着画面的延生,你便会置身天堂,看到塔顶穿透云层,在圣徒和天使的环绕之下直逼天庭。”

Hela闭上了眼,仿佛又找到了当年在那组壁画下行走的感觉,那些圣像的目光聚焦在人的身上,仿佛在肃穆地注视每一个从它们脚下经过的人。

十三岁的Hela不喜欢继母,不喜欢这个新家,却意外的喜欢这组奇伟的壁画,常常在楼梯上一坐就是一天。她瞻仰那些高高在上的圣像,同他们说话,通常是抱怨父亲娶了这个小妻子之后的改变。她讨厌被这座房子困住的生活,也讨厌因为有了妻子就不愿再继续旅行的父亲,明明他们说好的,就像从前一样,收罗到足够的钱财就重新上路,去一年四季都阳光充沛的美洲大陆。

“最后当然是巴别塔的倾覆——它并没有抵达天堂,而是随着上帝对人类狂妄举动的惩罚而荒废崩塌了。”

她的世界也像巴别塔一样地坍塌,在她的继母于一年之后生下了一个小婴儿的时候。

父亲开始对她不满呵斥,在她每每提出要离开这里回到从前的生活中去的时候。他甚至还打了她,他以前从来没有打过她,仅仅因为她将这一切怪罪在继母头上,冒犯顶撞了那个总是想向她示好擅于蛊惑人心的女人。

“原来的那幅壁画多好啊,上帝警醒世人勿要狂妄自大,否则最终只会落得混乱惨淡的结局。可那个老头子偏偏无视了这些,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呵呵,他在上帝的告诫之上自大地涂抹出这些亵渎神灵的玩意儿,妄以粉饰太平,真是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Odin的这一做法简直就和他当年把她送走一样,统统都是为了掩盖他自己不堪丑恶的过往。

Hela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当初所做的导致她被送走的事是坏事,她只后悔没能再快一点,赶在父母发现之前闷死那个襁褓之中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如果没有他,Frigga一定会崩溃,那她的父亲就不会再迷恋一个发疯的女人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她将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视为原罪,他们抢走了她相依为命的父亲,毁了她憧憬的未来。既然上天惩罚了这个女人,让她早早地夭亡;那她就惩罚她的孩子,抢走原本属于他的一切作为对自己苦难的补偿。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Odin是一个非常可笑的人,比如这幅不伦不类的壁画,就连Loki那个捡来的野孩子都被画在了上面,而作为他亲生女儿的我,却被摒除在外。”

Hela在寄宿学校里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哪怕毕业之后,父亲也不允许她回来。在这漫长的时光里,昔日她对Odin的崇拜悉数转为了憎恨,她憎恨他将她抛弃和放逐,憎恨他是一个懦夫,是一个伪善的人。她曾经有多么爱他,演变到后来就有多恨他。

“他极力藏起我,好像那样做就可以藏起他那段穷凶极恶不仁不义的过去来似的。”

Hela在Thor的沉默中一步步走近,最终走到同他比肩的楼梯口平台上,她站在他身边,同他一样看向墙上残破的图画,说出口的话也越发的刻毒:“他娶了一个娇小姐,就迫不及待地想抹去他作为骗子作恶多端的过往跻身上流社会,你以为他真的爱你的母亲?爱你吗?他不爱任何人,这个自私的男人只爱他自己。”

“够了!我不许你这样说父亲。”Thor打断了Hela愈发刻薄无礼的话语,他转过头冲她怒目而视,突然很想一掌将她推下楼去。

在Thor的心里,父亲是一个很遥远很伟岸的轮廓,虽然他对他记忆大多只存在于母亲还在时,但那些记忆温暖又深刻,包含了一个孩童对未来想要成为的人的全部怀想。记忆中的父亲严厉却和善,深爱着母亲和孩子们,父母的爱情也是他所见过的对于爱最美好的诠释。虽然在母亲死后,父亲抛下了他和弟弟远走他乡,但对于Thor来说,他依然是不可亵渎的。

Hela似乎感应到了Thor的心思,这个聪明的女人退开了一步,抱起手站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对他扬起了嘴角:“暴躁,易怒,盲目,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

“别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Thor不想和Hela多说什么,他揣起手向孩子们的房间走去,但没走两步,便因为Hela接下来的话停住了脚步。

“呵……我所说的话打碎了你对父亲的幻想了吗?你根本就不了解Odin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过去,他真实的为人,就像你不了解这幅壁画的过去一样。”Hela状若无意地感叹,悲悯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恶意,而后,她话锋一转,将这种恶意扩大到了极致,“不过他精明一生,最终也死在他捡来的祸胎手中,真是讽刺至极。”

“你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你的宝贝弟弟都对他做了什么吗?”

Hela笑着下了楼,她转头冲Thor神秘地眨了眨眼睛,眼中满是秘密的暗示诡谲又邪恶,却勾引着Thor情不自禁地跟了过去。

Hela下楼之后便径直去了Loki的书房,她方才问过在楼上打扫的女仆,她们告诉她先生一早就在书房里办公了。她没有敲门便直接打开了门走进去,也不管Thor有没有跟随她过来,进门后就直接关上了房门。

Loki对于Hela从来不敲门的这一举动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这不仅仅是无礼和不尊重,更是他的姐姐用以宣示对这栋房子绝对所有权的一种手段,他早就习惯了,可还是每一次都会感到浑身不舒服。

Loki用询问来意的眼神看向Hela,Hela走到桌边将他面前的账簿拿起来看了看,冷笑道:“你还知道做正事?我以为你已经完全被Thor迷得忘乎所以了。”

“说这些有意思吗?你找我什么事。”Loki将钢笔盖拧紧扔回桌上,他不打算同Hela斗嘴,也不想同她绕圈子,他们之间早就过了针锋相对热衷于互相讥讽挖苦的阶段。

“你最近和Thor似乎走的太近了,”Hela在察看了最新的账目之后就把账簿扔回了Loki的面前,她撑在桌边,用她那双冰冷的蓝色眼睛极具压迫性地俯视着Loki,“不需要我提醒你迷恋Thor的下场吧?别忘了他从前是怎么对你的。”

“当然,我说过很多次了,管好你自己,我的事我自有分寸。”Hela提醒的事情对于Loki来说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这使得他满心厌烦,语气也极为不善。

“‘我说过很多次了’……”Hela眯起了眼睛慢条斯理地咀嚼Loki的话,而后猛地出手,一把捏住了他的下颌,“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小Loki.”

“嘶……”

Hela的手劲很大,她掐着Loki将他的脸硬扳起来贴近自己,近距离的逼视中,她眼中的戏谑全然被危险替代。

“你别搞错了,Loki,我们从来不是合作的关系,你只是我的一条狗,别以为Thor回来了一切就会有什么改变!他要是知道是你把病重的Odin送去疗养院不管不顾,从而导致了他死在那儿,你看他还会不会受你引诱,还会不会和你继续苟合!”

“那你就去告诉他呀,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被捏得有些疼了,Loki在吐出回击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但他没有动,他只是无比轻蔑地直视Hela,哪怕胜券在握的得意刺激得加诸在他脸上的疼痛更重了些。

“呵……”Hela在狠捏了Loki一阵之后甩开了手,她冷笑着站直身体在书桌前来回踱步,末了如同被激怒般扬高了声调冲Loki喝道,“你以为你和他上床就无所忌惮了是吗?别忘了!那份入院同意书上签的可是你的名字!”

“你喊什么喊!你想把这屋子里所有人的都叫过来吗?”Loki揉了揉自己火辣辣的脸低吼道,“我是签了字,但那是你授意的,我在这个家里有话语权?”

“再说送去疗养院又不是导致他死亡的直接原因……”Loki的声音蓦地小了下去。那个时候,Odin已经被诊断出癌症晚期了,在家或是在疗养院都只是时间问题。

“啊哈~你还有理了?据我所知,要不是当年Odin收养了你,你早就冻死在路边了,就算你不感念这份恩情,那可是Thor的亲生父亲呀,你最亲爱的Thor,哈哈哈!”

Hela嘲讽的笑声回荡在书房里,除了表演的成分,也饱含了她真实的恨意。她恨她的父亲,以至于在他年老体弱最需要亲人照顾的时候,她选择了和他当年一样的作为——不管不顾,任其在孤独中死去。

“那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都不在意,我一个捡来的为什么要在意?”Loki白了Hela一眼,起身向外走去,他不想再和这个疯女人待在一起。

对于Odin,Loki小时候是很崇拜他的,就和Thor一样。但他是一个记仇的人,他从来做不到像他的哥哥一样以德报怨。在他们兄弟俩八岁到十八岁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Odin没有出现,他没有在他们身边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职责;在发生那件惨案之后,他也只是匆匆出现送走Thor,又匆匆返回了挪威,依旧让他生活在Hela的魔爪之下。那消磨了Loki原本对他的崇拜和爱,让他将他划入了无关紧要的人之列。

对于Odin,Loki也曾怨恨过,但更多的,他是为Thor不平。Odin对他不闻不问他能够想得通,毕竟他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Thor不一样。Loki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爱Frigga的Odin会对他们亲生的孩子也同样的冷漠。

他不相信Odin会不知道他的大女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他就是狠心地那么做了——把他们交给她,然后自己一走了之。

“Odin只爱妈妈,Thor算是附属,所以他当初才愿意千里迢迢赶回来救他。至于我和你,呵呵……”Loki在把手放到门把手上的时候回头冲Hela笑道,那个笑容讥诮又恶毒,充满了报复的快意,“Hela,你和我都一样,无足轻重,你在他眼里和捡来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

他成功地激怒了她,狠狠地戳中了她的痛处,这令Loki的心情格外的好。但他的这份快乐并没有维持太久,在拉开门的一瞬间,Loki的笑意就凝固在了嘴角。

门外,Thor正红着一双眼睛站在那里。

“你……你怎么在这儿?”Loki在看到Thor的一瞬间惊愕地惨白了脸颊,他强自镇定地询问,但中气不足的声音明显透出心虚来。

“哇噢~我们小Loki恶毒的秘密曝光了。”身后的Hela坏笑着唏嘘,她走过来斜睨着门外满面怒容的Thor,全然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Thor只恶狠狠地瞪了Hela一眼,并未同她多言,他一眨不眨地怒视着Loki,鹰隼似的目光仿佛要将他看穿。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Thor朝Loki走了一步,逼着他退回到书房里,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沉,低沉中满是山雨欲来的暴怒。

Loki低下了头一时没有说话,Hela识时务地走出了书房,并‘贴心’地帮他们把房门关上了。

她站在门外没有马上离开,这扇房门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Thor的怒吼以及摔东西的声响。

Hela听了一会儿,才满意地走开了。

这天晚些时候,Loki出现在了Hela的面前。

八月末的天气余热未歇,但他却换了一件高领的白色丝绸衬衫,并将脖子上同色的丝绸领结系得严丝合缝。可即便如此,眼尖的Hela还是看到了他皮肤上一小块没有遮严的泛着血点的红痕。

察觉到Hela的视线,Loki不自然地扯了扯衣领,将脖子上的掐痕完全盖住了。

“看来你的恋爱游戏结束了。”

“嗯哼,拜你所赐,提前结束了。”Loki冷哼了一声,将手里的照片拍到Hela面前的茶几上,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Fandral有问题,我们得马上物色新买家重新出售庄园。”

Hela拈起那张照片一看,上面赫然是他们同Fandral签署的那份定金协议。

“这是哪里来的?”

“Thor的房间发现的。”Loki吐出一口烟,烟雾缭绕间,他扬起了嘴角冲还处在愕然中的Hela得意地冷笑道,“怎么?你真以为我和他睡觉是白睡的吗?”

-----------------TBC--------------------

★小宝要一个热情的红、蓝、评!啦啦啦~~~

评论(33)
热度(495)
©Uraku小宝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