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28(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来更新啦!这一章将解开孩子们身上的一些谜题哦-3- 

★然后打一个小广告:《眠于故梦》的通贩将在今晚9点开始 ,数量有限,错过预售的小伙伴请看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8284.0.0.57364e51ZbzkpZ&id=564013348706&ybhpss=c3VicGxhdD13ZWlibyZwYWdlPXNob3BfaW5kZXgmY3BpZD0wJmNudGlkPTAmcHVpZD0yMTQ0NjQ5MTI1JnBndWlkPTEmdHM9MTUyMjgzNDAxMSZjaGFubmVsPTAsMCZpdGVtX2lkPTU2NDAxMzM0ODcwNiZwaXRlbWlkPTIxODAxNTE2MzU4NTA0MDAwMDkyNjE0MiYmbGFiZWw9d2VpYm9fY2NfYnV5

------------------------------------------------------

(28)

暴雨过后的晨曦异常清朗,远处的天岚泛起霞光,树海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在晨风的吹拂下绿得令人心醉,白嘴鸟鸣叫着从绿浪中飞出,成群结队地远去,最终隐匿于金色的远空。

Jane推开窗,带着草叶芬芳的湿润空气扑面而来,稀释了炎夏的懊热,吹在身上格外舒适。

她的后颈有一丝轻微的疼痛,Jane抚摸上那处已经结痂的咬痕,心里泛起甜蜜。就在昨夜,她接受了一个Alpha的标记,那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内心突然的充实,许久以来弥漫在心头的阴霾因此一扫而空,头脑也清明得如同这雨后洁净的碧空。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上Jane的后背,带着沐浴之后的水汽和玫瑰香波的芬芳。

Jane回过头去同Hela交换了一个吻,手握上她圈在她腰间的双手轻笑道:“为了欣赏雨过天晴的美丽景致。”

她的内心平静而安谧,入目的景致也再次变得美好起来,哪怕就在昨天,她还惧怕着它们,惶惶不可终日。

“我们很快就能和这座美丽的牢笼说再见了。”Hela将下巴搁在Jane的肩头同她一起看向窗外满目生机的葱绿,她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笑意,但那笑容却未抵她冷漠的眼瞳,“不会太久的,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就去美国,在你开始工作和研究之前,你得好好带我享受一下加州的阳光。”

“嗯,我还会带你去我的故乡。”

Jane再次觉得未卜的前路又有了盼头,因为Hela的承诺。那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勇气,以致于在随后单独面对Loki的时候,她也显得底气十足。

“爸爸!爸爸!你看我写的周记,是写的上周我们去划船的事。”

Loki走进教室的时候,Jane刚好给孩子们上完课,小Thrud见了Loki便兴高采烈地将正准备上交的作业本递到他的面前。

“噢,让我来看看,”Loki接过她的本子,看过之后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我觉得写的非常棒,Foster小姐一定会给你一个高分的。”

说着,他将作业本合上放到了Jane的教桌上。与此同时,Fenris也完成了自己的作业,但他没有像他的妹妹那般将它展示给他们的父亲,而是合上直接交给了Jane.

“爸爸。”Fenris站起来乖巧地叫了Loki一声。

小男孩的嘴唇抿得紧紧的,背在身后的手也不断绞着手指,好像对于自己父亲的突然出现十分紧张。不过好在Loki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同样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发之后,就以要和Foster小姐单独谈谈为由打发他和Thrud出去了。

孩子们一离开教室,Jane便从教桌后面站起来警惕地盯着Loki。对于她的防备,Loki没有多大反应,他很绅士地抱手倚靠桌子站着任由Jane打量,等到外面走廊上两个孩子的脚步声远去了,他才冲Jane抱歉地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昨晚让你看到了不太文明的一幕。”

“……你真是个可怕的家伙。”Jane看了他许久对他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在Loki不置可否的挑眉中,她直截了当地问道,“Fenris和Thrud是不是你和Thor的孩子?”

在她和Hela完成标记之后,她莫名地非常在意这个问题。

飘荡在空气里的信息素引起了Loki的注意,这个才被标记的Omega显然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气味,他从她的紧张里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属于他姐姐的信息素。这令Loki在回答起她的问题来时,表现得非常坦诚:“是的,他们的Alpha父亲确实是我的哥哥。”

这个意料之中的回答在让Jane表露出震惊的同时内心难以抑制地泛起了一丝喜悦,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厚道,但她还是为他们不是Hela的孩子而感到欣喜。

Loki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她窃喜的时候好心地补充道:“他们和我的姐姐没有任何关系。”

“你简直疯得无可救药!”Jane在听到Loki这句补充的时候冲他生气地拔高了音调,仿佛自己恶意的小心思被看穿了似的急需以愤怒去压制对方,“你竟然让我去引诱你孩子们的父亲!”

对于Jane这种如同心虚时应激反应般的怒意,Loki倒是显得十分无所谓,他甚至换上了一副戏谑的口吻挪揄她道:“噢……别说得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我亲爱的小姐。Thor是个非常优秀的Alpha,特别是在床上,你在他身上也得到了享受不是么?”

“……无耻。”Jane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真是想不通怎么会有Loki这样厚脸皮的人,算计起自己最亲近的人来毫无负担、毫无愧疚感,甚至还能嬉皮笑脸地说出口来!

“为什么要让我去勾搭Thor?我要听实话。这段时间以来我想不通的许多问题在看到昨天那一幕之后突然都想通了,Thor爱你,他在面对你时做出的许多令我感到违和的举动统统都是因为这个。”

面对Jane突然的质问,Loki愣了一下,但他很快苦笑起来:“因为我想要伤害他,羞辱他,我一开始说的就是实话。”

“啧……”Jane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很不客气地说道,“最能伤害他的难道不是你吗?你怎么不亲自上场。”

“因为我不想受伤。”

虽然Loki玩笑一般的语气里满是嘲讽,但这确实是他的初衷。如果不是那份故布疑云的遗嘱,他是绝不会把自己牵扯进计划里的。

靠近Thor就靠近了爱,也靠近了恨,Loki知道自己无法全身而退。

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如此。

——只有Thor能轻易地真正地伤害到他,从来都是这样。

“你爱Thor吗?看他和别的女人上床你心里不难过吗?”

“如果我早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么错综复杂,我当初绝不会牵扯进来!”

“好了,Foster小姐,”在Jane忿忿不平地说了好些话之后,Loki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她,他收敛了笑意,面色随之变得阴沉,“别再像一个天真少女似的和我讨论这些幼稚的问题。如果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记得事后会入到你账户里的那笔报酬,你就该停止对我的诘问,做好你自己的事!”

严肃起来的Loki周身都散发出一种迫人的气场,他的绿眼睛饱含威视,在对视间给予Jane的压力不亚于任何一个Alpha.

“我知道你最近压力确实很大,但你将它们处理得很好,这一点令我非常的钦佩。以我对Hela的了解,我能看出她已经倾心于你了,你真的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在Jane惊惧交加的眼光中,Loki缓和了语气,他收起了随情绪波动而变得咄咄逼人的气势,对Jane表达了肯定与赞许。

“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行动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介于昨晚的意外,在一切顺利结束之后,我会额外补偿你一笔钱,用以……嗯哼。”Loki说着挑挑眉指了指后脖子,去除标记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为什么会找上我?”Jane对于Loki这种给一鞭子再给颗糖的手段已经屡见不鲜,她直接了当地问出了在撞破Loki与Thor的关系之后最为疑惑的一个问题。

虽然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但那时候,她除了得到一个神秘的微笑以及一句敷衍的搪塞之外,没有从Loki那儿得到确切的回答。

“我说了,我需要一位美丽聪慧又恰好符合我哥哥姐姐审美的女性伙伴……好吧,我和艾瑞克博士有那么点交情,所以知道他的研究所里正好就有这么一个符合我标准的姑娘。”

“你认识博士?”Jane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她可从没有从博士口中听说过Loki.

“私下里的交情。我上次去美国的时候到研究所找过他,然后就看到了你。那时候你正在忙,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但你却令我眼前一亮。”Loki说得非常真实,一双眼睛也坦然地迎上Jane怀疑的目光接受她的审视,“之后我向艾瑞克打听了一下你的情况,觉得非常合适,这才循着他给我的地址,登门拜访了你。”

他神情自若地编造着谎话,以最大的真诚面对他的合作伙伴,逻辑清晰到让她虽然满心疑惑却找不到漏洞不得不相信,Loki在这方面一直都有着独到的天赋。

“……那我还真是不走运,我就应该在你去研究所的那天请假在家。”

“哈哈,不,你是幸运的,亲爱的,并不是每一个像你这般心怀梦想却一无所有的年轻人都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研究所,你就快拥有它了不是么?”

——你确实很不幸,但你的不幸并非来自于我,而是拜Hela所赐。

Loki在友善地笑着与Jane周旋的同时于内心冷笑道。

或许Jane自己都忘了,前年初冬的时候,她曾在水牛城参加过一场假面舞会,在那场舞会中,有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女Alpha曾邀请她跳过一支舞。

那个人,正是他的姐姐Hela.

那时候,他同Hela为了寻找新目标来到美国,而他也终于找到了Thor开始策划他的复仇。在他的计划里,他需要一个既符合Thor审美又对Hela胃口的棋子,所以他雇佣侦探暗中调查在每一场舞会上Hela主动示好过的小姐们。几经筛选,美丽聪慧有梦想却又贫穷没有身家背景的Jane Foster成为了他最钟意的人选。

之后,两人又聊了些别的事情,不过因着各怀鬼胎,这并不是一场令人愉快的谈话。Loki走后,Jane没有心思立即批改孩子们的作业,恰逢Hela差人来请她过去挑选做新裙子的布料,她便随手将作业本带上去了Hela的房间,并将它们忘在了那儿。

这天晚上的时候,Hela将Fenris单独叫到了自己面前。

小男孩很快就来到了这座临靠着玻璃花房的小客厅里,手里捧着Thrud的小蛇,似乎最近一直在闹矛盾的两兄妹又重归于好了。

“晚上好,Hela姑妈。”四下无人,Fenris礼貌地叫到了这个正确的称呼。他走到桌边乖巧又绅士地吻了吻Hela的手背,就像他一贯所做的那样,但在看到Hela手边摆着的那个作业本时,他完美可人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

“可以给它吃一点你的蛋糕吗?”但很快,Fenris就移开了眼睛,神色如常地问道,梳着背头的小脑袋微微偏着,一派童真令人无法拒绝。

“当然,亲爱的。”Hela笑着将装了蛋糕的小碟子向他推了推,“但你不能将它喂得太胖,不然你就无法把它揣在口袋里了。

Fenris点了点头拈起一小块放到小蛇的嘴边,微笑地看它吐出信子来勾取。

“Foster小姐最近有教你们什么新知识吗?”

“当然,她最近教了我们许多新单词,还有几何算术。”

“那就好,我希望你们成为学识渊博的好孩子。还记得吗?在你还小的时候,我常常抱着你看账本,教你认那上面的数字。”

“嗯,小时候爸爸经常外出,你总是陪着我们。”

“但我从来不抱Thrud,我只疼爱你,Fenris,你的名字还是我取的。”

两人闲聊着,期间Fenris专心地喂他的小蛇,Hela就撑头在一边看着,暖黄灯光的氤氲下,这一幕显得那么温情脉脉。他们谁也没有去看或提及那个作业本,仿佛那是一个会打破这一幕的禁忌,它就静静地躺在桌上,以一种刻意被忽略的姿态梗横在两人之间。

“我也爱你,Hela姑妈,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喂完小蛇之后,Fenris抬起了头来看向Hela,他诚挚的双眼中依旧饱含着崇拜依恋,一如幼时。但除此之外,更多的却是哀伤与疏离。

他叹息,像一个忧郁的诗人,玫瑰花瓣般漂亮的嘴唇里吐露出的遗憾令人难过:“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一度将你视作我的Alpha父亲。”

“那你能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吗?我亲爱的宝贝。”Hela说着翻开作业本,打破了这表面的温馨。

——Get out of here! 

小Fenris原本该写着周记的那一页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这句话。

Hela看着Fenris一瞬间变得苍白却强自镇定的小脸遗憾地说道:“我以为那只鸽子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提醒。”

“你杀了它,就像杀掉Cushing小姐那样。”Fenris说的很平静也很肯定。

被扭断了脖子的白鸽,那是一种警告,他一早就知道了那只鸽子死亡的真相却选择沉默,哪怕那为他带来了满身的嫌疑。

“是的,我可以杀掉任何妨碍到我的东西。”Hela理所当然地点头,抬手揉乱了Fenris上了发油梳得很整齐的暗金色头发,她不喜欢他那副像极了Loki的模样,“但我不想杀掉你,知道吗?我亲爱的孩子。”

这无疑是一句赤裸裸的威胁,让听到这话的Fenris紧紧地抿起了嘴唇。他害怕了,可即便是害怕,这个勇敢的小男孩仍然倔强地怒视着Hela,无声地对抗她在无形间向他施与的高压。

“你怎么不说话了?听Thrud说你最近不爱她了,总是在斥责她?得了吧Fenris,你和你妹妹都遗传了Loki的邪恶,别故作清高地想要和你们坏孩子的过去说再见。”

“不,我爱Thrud,我甚至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她也不是坏孩子,她只是没有什么是非观。”

——可怜的Thrud,她只想被所爱的人关注和疼爱,在她的心里,两个爸爸永远是最好的,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哪怕他们一个抛弃了我们,一个做了伤害他人的坏事。

但这些话Fenris没有说出来,他并不指望Hela能理解。他只是冷冷地反驳她,用愤怒带来的勇气去抵抗她,像一个战士,更像一头勇于挑战父兽权威的幼兽。

“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你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Fenris.”Fenris的无畏令Hela发出一声疑似惋惜的轻叹。这个男孩的身上一直有着一种不屈的兽性,隐藏在他的乖顺之下,似极了她曾经饲养过的一头灰狼,这令她格外喜欢他。

“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我了,在Loki外出的那些日子里,你时刻都跟在我的身边,就像一只黏人的小狼崽。”

Fenris从前非常地依赖Hela,这是一件正常的事,在Loki总是忙于长途旅行或周旋在那些小姐之中的过去,一个没有父亲的孤独的孩子,Hela作为一个对周遭的一切都有极强控制力的Alpha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那时候,Fenris总是跟在Hela的身后,像个跟屁虫。他的灵巧和温顺取悦了Hela,令她总是想起曾经拥有过的那匹狼,她不吝啬对这个孩子展露温情,哪怕她厌恶着他的父亲们。

他们总是待在一起,日子久了,Hela也习惯了将他视为宠物,哪怕在虐待那些被剥削了财富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女人们时,也不介意他在场。因着大人的言传身教,有时,Fenris也会同Thrud一起故意使坏惊吓那些可怜的女人,并以此为乐。但孩子毕竟不同于动物,随着年岁的增长,Fenris渐渐明白了那些咒骂和尖叫声意味着什么,那令他害怕,常常夜不能寐,对于自己一向崇拜和喜爱的人,他也开始有了怀疑和困惑。

这种矛盾的心情折磨着这个年幼聪慧且本质善良的孩子,直到那个雨夜,在他亲眼目睹了Hela杀害Cushing小姐的一幕之后,他一直以来的世界观就此崩塌。

那些鲜血意味着罪恶,却也冲刷罪恶。Fenris受了很大的刺激,那可怕的场景吓得他大病了一场。在无数个因为高烧而浑浑噩噩的梦境中,他看到了那些曾经被他捉弄过的女人,她们无一例外都曾对他好过,而现在,她们绝望的眼睛里只有幽怨与悲伤,那使得他满心愧疚,痛苦地在梦中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在那之后,Fenris的心理便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他开始害怕且不再信任一直以来崇拜的Hela姑妈;而对于与她同谋那些坏事的Loki,以及依旧是非不分的妹妹,他也变得又爱又恨起来。

 “我现在依然敬爱你,但那是错的……姑妈。”许是从Hela的叹息中回忆起了两人温情的往昔,Fenris锐利的神情缓和了下来,他将小手放到Hela的手背上,尝试着说服她,“你错了,爸爸也错了,不该再有人死去了。”

“我今天陪Thrud跳舞了,在湖边的小亭子里。”Hela反握住了Fenris的手,她状若无意地说起了今天发生的,却和他们当下讨论的事情完全不相干的话题,“Thrud不会游泳却喜欢在水边玩,她是一个顽皮的小女孩。”

Hela的手很大很温暖,包裹着Fenris因紧张而湿冷的小手,令他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然而,这份放松的心情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紧接着,Hela又漫不经心地说道:“而每年夏天,总会不可避免地发生一些顽皮的孩子因为失足落水而溺亡的事件……”

这句轻飘飘的话却着实让Fenris狠狠地吃了一惊,他惶惶地大睁了眼睛看向Hela,只见她红唇边的笑意森冷得令人胆寒,哪似她言语间的那种稀松平淡!

“……抱歉!”Fenris猛然甩开了Hela的手,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般夺路而逃,惊慌失措地跑进了毗邻的玻璃花房。

“Fenris!”

Hela扬高声调喊了一声,但并没有止住Fenris的脚步,皱了皱眉她站起身走了过去。

她在摆放着法国绣球的花架下找到了Fenris,小男孩蹲在花叶繁茂的阴影里,捧着他的小蛇蜷缩成一团。

“Fenris,我亲爱的孩子,你为什么要跑呢?”Hela蹲到他的身前温和地发问,甚至贴心地擦去了Fenris密布额头的冷汗。

Fenris没有回答,他往后缩了缩躲开Hela的手,紧抿了嘴唇像是厌倦极了这样的触碰。

“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吗?”Hela也不勉强他开口,站起身来自顾自地说道,“在我还小的时候,我有一个好伙伴,一头非常聪明温顺的灰狼,它的名字便叫Fenris.我们非常要好,我曾许诺不管去哪儿都会带着它。但分离来得那么突然,我的父亲要带我离开故乡,我不愿同Fenris分开,但我们又确实不能带它上路,最后,我的父亲杀掉了它。”

“大人做什么都是孩子无法反抗的,不是么?”Hela冷哼着摆弄起了手边的一盆蝴蝶兰,她将花瓣上凝聚的露水轻轻拭去,又用指甲在上面掐出月牙型的伤痕,“我还记得我替你取这个名字的那天。你躺在小小的婴儿床里,我伸手摸你的脸,你竟然伸出了舌头舔我的手指!那种感觉就和从前我的小狼舔我时一样。”

Hela那时候很讨厌这两个新生的小婴儿,因为他们总是没日没夜地啼哭。而介于他们的生母是一个无法喂养孩子的男性Omega,在那段最拮据的日子里,她还不得不花钱替他们雇佣乳母。

Loki将孩子看得很紧,只要他醒着,他就会坐在床上警惕地守着婴儿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防止她靠近,哪怕在达成协议她承诺不会卖掉他们之后依旧如此。

那令她在不屑一顾的同时又一天比一天地好奇起来,她豢养过刚出生的猫狗马羊甚至是狼,却唯独没有接触过婴儿,他们也会像那些动物的幼崽一般有趣吗?

她在某一天的午后趁loki午睡的时候去看了孩子们,他们静静地躺在那儿,睁着圆眼睛玩耍,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柔软又无助,真是两个可爱的小废物。她用吐了蔻丹的指甲戳他们的脸颊,婴儿滑嫩的肌肤有着比任何动物幼崽更好的触感。其中一个小家伙伸出舌头舔了她的手指,软软的舌苔令她想起了她的Fenris,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也喜欢舔她的手。她又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和Fenris一样,毛发的触感也是暖绒绒的。

她当时就决定要喜欢他了,她会养育他,就像曾经豢养Fenris那样。

“Fenris,我心爱的小狼,这次我原谅你,别再做这样愚蠢的事情了。”Hela停止了对那盆花的摧残,转身将小Fenris从地上扶起来。她温和地梳理因为受到惊吓而一时之间有些呆愣的孩子汗湿的头发,将它们从新整理得服帖光洁,而后,她转身离开,并带走了Fenris一直捧在手里的小蛇。

“我可以拿走你更多的东西。”

这座庄园里的一切都在失控。

孩子们是这样,大人们更甚。

Hela捏住手里不断朝她吐着信子的绿蛇的七寸把玩,觉得是时候瓦解掉一些脱离她的把控建筑起来的联合了。

--------------------TBC---------------------

★故事快接近尾声了,接下来还会有两个反转,一切矛盾的累积与冲撞都将在结尾爆发,然后在高潮中落幕。算起来这文也开了快半年了,同时期开坑的中篇基本都完结了,虽然这篇文给我的感觉一直都不大受关注QAQ但却是我目前为止个人最喜欢的,对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各种反转的权谋安排真的花了好多心思,希望大家也喜欢它=3=

评论(30)
热度(407)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