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心机小傲客》上(乡土!双性!土嗨爽文!)

★乡土文!来了来了,那天说写给你们爽爽的农村同学洛小基来啦!
★预警:双性!超级三俗!俗不可耐!万字大肉!用词土得很!骚得很!
★和小福星一样,这也是个计划通基的故事。

这次的乡下小基为了获取保送资格,准备造个娃娃出来坑大锤家。

我争取上下就结束!!!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又给整成连载了!
★这是辆安了翅膀的拖拉机,车速很颠,上车请慎重。。
-----------------------------------------------------------

(1)

“你就他娘一个赔钱货!”

过完年,又到了大小学校开学的日子。

嘉德中学里挤满了四里八乡前来报道的学子和送孩子进校的家长。过完一个假期的同学们彼此见了面,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比如寒假作业没做完报不了名的,也比如这正在宿舍楼前被自家老子数落着的洛小基。

“住个宿舍一年还分两次收费,一次就要五百块,咋不去抢呐!这学期读完了你给老子回家放牛去!”老菲给儿子交完住宿费,点了一杆叶子烟就在收费处门口骂开了。

“村里和你同龄的娃儿都嫁的嫁、娶的娶、打工的打工、种地的种地,就你个赔钱货还上这什么劳什子学……”

“爹,你败说了,同学们都看着咱呢……”洛小基耷拉着个脑袋小声说道,被那呛人的烟味儿一熏,头便埋得更低了,“还有别在这儿抽烟……”

“老子抽烟咋啦?还嫌老子给你丢人了?!”老菲是他们村儿里出了名的泼皮无赖,人穷志短还跋扈,被儿子一说,登时立起眉毛跳起了脚,那大耳刮子就要往洛小基光亮亮的脑门儿上招呼过去,“你个小瘪犊子,白生生花家里这么多钱,还管起你老子来了!”

洛小基似乎是被打惯了的,当下麻溜地一边躲一边把他往那人少的地方带,他爹不嫌丢人,他还怕哩!

但他躲得快,老菲的巴掌更快,等拉扯着到了那没人的旮旯里,小基已经扎扎实实挨了好几下了,打得他心下委屈,满肚子气,是压低了嗓子也冲他爹吼了起来:“你嚷嚷个啥!之前都是俺哥俺姐缴的学费,你给我花过几个钱啊?三年高中,你才缴了这一期就一路从乡里嚷嚷到这儿,还有完没完!”

“你他娘的!你……”老菲被儿子急吼吼的一通埋怨怼得气结,拿烟杆儿指着洛小基半天说不出话来,梗着脖子和他互瞪了好一阵儿,末了恨恨地啐道,“成、成!你个狗日的翅膀硬了……这期读完你就跟着你哥你姐打工去!老子再给你花一个子儿就是你儿子!”

“我是你日的,你是狗!”

“嘿!反了你了,信不信老子在这学校里就给你一顿好打!”

老菲叫嚣着又要给洛小基招呼上去,可那眼尖的小子一拔腿儿便跑没了影儿。

 

(2)

“妈,你回你办公室去吧……你在这儿不合适,你看我室友们都回避了,放着,我自个儿铺。”

寝室里,索大锤对着正在给他铺床的老妈为难地说道。

傅丽嘉正撅那下铺给儿子铺床单,闻言转过头来冲站门边的儿子翻了个大白眼:“你铺?家里让你给狗铺个窝你都铺不平,还嫌你妈给你铺床丢人了?”

“哪儿敢呀!”大锤被她这美目一横,赶紧堆了满脸的笑迎过去,“这不是和您身份不符合嘛,您堂堂校长当着,让同学看见您跟个老妈子似的铺床,折损您的威仪呀!”

索大锤的妈,傅丽嘉,是这所嘉德中学的校长。傅校长年轻的时候是傅老师,师范大学毕业以后便回了镇上教书,这一教就是二十多年,一路从普通教师提拔到精英骨干,她爹老傅校长退休以后,便由她继承了衣钵。傅老师资历老,能力强,但年龄却不大,人更是不显老,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跟三十出头似的,年轻的时候还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我可不就是你的老妈子吗?伺候你这小祖宗……老妈子都没我操心!”傅丽嘉看到他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来气,“你要是真怕折损我威仪就给我听话点儿,别再被退学了!”

“啧……您怎么又说起这个了,不是说好不再提的嘛。”说到这个,大锤撇撇嘴,登时收起了满脸的笑。

“退学是我愿意的吗?不就打了个架嘛……”

“你还有理了!才高一就打架打进了警察局,要不是那些个领导和你爸还有点儿交情,你现在就在那少管所关着了。”

傅丽嘉说起这个便头疼脑热、血压上涨。

想当初,她是好不容易把成绩倒数的大锤给弄进市里的重点高中,还上了重点班,就巴望着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锤在那里边儿读个三年,当个凤尾也能考所比较好的大学。没想到这祖宗才去一年就给她惹了事儿,早恋争风吃醋不说,还把同学打折了腿,被人家报警抓进了局子。

“哎呀,别说了别说了,我的错、我的错!”知道自个儿妈一念叨起来就没完了,大锤赶紧认怂堵住她的话头,“您看我自从转回来后不是又乖又上进吗?最后一期我一定努力学习!争取给你和我爸考个名牌大学出来。”

“嘁!你那是给我们考的啊?自己的事儿没个轻重……也就你命好生在咱家了,搁乡下早进城搬砖去了你~”傅丽嘉被儿子逗乐了,又笑骂着挤兑了他一通,这才重新装被子、挂帐子去了。

“那蚊帐别挂了,你看其他同学都没挂,这才几月啊……”

“遮灰的!你以为我心疼你被蚊子叮啊?瞧你那又高又壮的牛样儿,我巴不得它们多咬你几口给你放点血。”

“傅老师!您今天是吃火药啦?跟个炮仗似的。”

“诶!你这孩子怎么没老没少的……”

“校、校长好……”

就在傅丽嘉准备再给儿子上堂‘思想教育课’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打断了她。循声望去,一个瘦巴巴穿得也朴素单薄的清秀男孩儿正拧着热水瓶局促地站在寝室门前。

似乎是没有料到自己在这儿,男孩儿杵在那儿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诶?你这么早就来啦?”大锤见了来人明显非常开心,笑盈盈地打招呼不说,还主动过去接了人家手里的热水瓶,“进来啊,我妈不吃人。”

——还挺热情,她家这个魔王祖宗什么时候待人这么和善有礼了?

“胡说什么呢,没礼貌。”傅丽嘉心里觉着有趣儿,瞥了索大锤一眼,转头冲走进来的学生友善地点头,“同学你别紧张,你和索尔一个寝室的?”

“他不和我一个寝室他是来给我送热水的啊?这是我上铺,洛小基。”大锤敷衍地给傅丽嘉介绍了一下自己这位突然出现的室友,拉着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还把桌上他妈买的糖果推到他面前,“小基,来,我妈铺床呢,你先坐这儿,吃糖。”

“你就是洛小基呀?上期期末全年级第一那个。”傅丽嘉对这种成绩拔尖儿的学生特别有印象。

“是的!校长。”

“不用站起来,你现在就当我是你室友的妈妈,不是校长,哈哈!这孩子真有礼貌。”

“妈,您少问两句吧,小基害羞的。”

——呦!不仅热情还护短,现在的孩子果然在家长和同龄人面前都有着不同的面孔。

傅丽嘉在心里觉着更有意思了,便也不再为难这个腼腆的男娃,重新挂起了帐子来。看来他们家大锤在外面也挺懂事儿的嘛!

但如果此时的傅丽嘉细心一点儿,她就会发现她家大锤的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这个小同学,搁桌下的手也不安分地想去握别人的手。

“小基呐,你在学习上要多帮助索尔一点呀,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揍他。”

“嗯!嗯……”

-----------------------------------------------------

来不及解释了: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69335/chapters/34428483

------------------------------------------------------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49)
热度(719)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