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23(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我来啦!久违的梓园更新~~~

嘤嘤嘤,这章Loki视角,是比较高潮的一章……嗯,你们一直好奇的哥哥线阴谋,终于披露!

-----------------------------------------------------

(23)

“谢谢您Levi伯爵,您的信任和爽快真是令我钦佩。”

“哈哈!我只是准伯爵而已啦……好的,Odinson先生,那合约我就留下了,待您将转卖手续完善之后,我们再结清剩余的款项。最后,请代我向Odinson女士问好。”

从Fandral那座位于哈利大街的豪宅出来,Loki没有丝毫耽搁,驾驶着他的小汽车便匆匆回去了。从伦敦到远郊的庄园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他和来时一样,一路开得飞快,赶在晚饭前到了家。

“今天跑哪儿去了?一大早就没见你人。”进屋的时候,Thor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见他回来笑着站起身来,趁四下无人和他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

“还能去哪,去镇上和那几个难缠的老板做了上月的结算,真是累死我了。”Loki一脸疲惫地往自己房间走,顺手拍掉了Thor搂在他腰间放肆挠动的爪子,“别闹,快开饭了,你先去饭厅,我换身衣服就来,晚些时候我去你房间。”

打发走了Thor,Loki松着领结往房间走,走着走着猛然发觉他们之间的相处竟越来越像一对老夫妻了。

好吧,其实说是老夫老妻也没什么错,除了他现在正在挖空心思地想着也实施着卖掉属于Thor的庄园的计划外,他们年少相爱,对彼此的了解已经到达了再难有人能企及的深度。

“事情进行得怎么样?”在Loki对着镜子整理自己新换好的衣服的时候,Hela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房间,她没有多余的话,开门见山地便问到她最关心的问题。

“百分之五的定金已经入账,你赶紧把文件上该盖的章盖好,我要趁Thor发现之前把印章放回原处。”Loki从镜子里瞥了她一眼,对于她的不请自来习以为常。这么多年来,Hela进出他的房间从来不会敲门,也不许他锁门,对于这种毫无隐私可言的生活他可真他妈是过够了。

“给,我已经弄好了。”Hela走过来将握在手里的那枚印章递给Loki,顺带接过他手中系了一半的阿斯科特领巾,一边替他打结,一边说道,“计划进行到这一步,有些事情不用我提醒你,你也该有点分寸,我不想在钱全部到手前出什么纰漏。”

Hela的触碰让Loki感到厌恶,将脖颈置于敌人手中可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但他还是强忍着摆出一副无所谓又自然的态度,毕竟他们现在表面上还是一起掠夺遗产的‘亲密战友’。

Loki抬高了下巴,方便Hela的手在他的脖子处摆弄:“我这边的事确实不用你提醒。反倒是你,那位Foster小姐搞定了吗?遗产到手之后就该她好好‘表演’了。不过,我至今没有闻到她身上出现你的味道,她难道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还是说……”说到这儿,Loki故意停顿了一下,漂亮的嘴角恶意地勾起,微眯着的眼中也充满了戏谑的光,“姐姐,是你不行了?”

虽然Loki知道在他原先和Hela制定的计划里,Jane这颗棋子已经失去了她本应发挥的作用,但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挑衅和戏耍Hela的机会。

“这不是你该担心的,”Hela猛地收拢了手中的领巾,将Loki勒得呼吸一窒。果然,她被激怒了。

“管好你淫荡的小屁股,别被Thor操着操着就忘乎所以了!”

“放心,我会照顾好它的~”

Loki冲着Hela气冲冲离去的背影嘘了声口哨,而后发出一阵笑声。

他们之间总是这样,明明是合作的关系,却永远互相堤防,谁也看不惯谁,能够让对方感到不舒服就是自己的胜利。

吃过晚饭,Loki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跳棋。两个孩子都继承了他的智慧,他们特别擅长这些益智游戏,特别是Fenris,Loki有时甚至不是他的对手。

“噢!爸爸输了!Fenris你真棒!”

“哈哈!爸爸让我的。”

看着两个笑成一团天真可爱的孩子,Loki也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柔和的笑容。这是曾经Thor留给他的苦难拖累,但他爱他们,灌注了那些黑暗的年月里他对Thor所有的倾慕、思念和追忆,比他能够意识到的爱还要深。不……其实他也从来就没有把他们看作是拖累,他们是他一生一次的爱情的结晶,是他最深爱的人给予他的最美好的馈赠。

等到他将目光移向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下棋的Thor时,两厢对视间,他才将这个柔和的笑容不着痕迹地收起。

Loki计划在变卖庄园拿到所有财产并将Hela送进疯人院之后,就带着两个孩子远走高飞,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新生活里只有他们三人,Loki没有将Thor计划在内。

他要远离Thor,不是因为他为夺走了Thor的遗产而愧疚。在Loki的认知里,这是他应得的补偿。Thor辜负了他多少年,Hela压榨了他多少年,他就为这座庄园的富丽堂皇繁荣风光奉献了多少年,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和他争。

他要远离Thor,只是他感觉自己真的累了。长时间的颠沛流离,牵挂找寻;以及这段时间以来的爱欲纠缠,尔虞我诈;还有那些纷至沓来令他沉沦其中难以自拔的旧日时光……一切的一切,都让Loki急需一段平静而简单的生活来让他不堪负荷的心脏休息一下。

或许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Thor,也或许他会在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忍不住思念再去找他,但那是之后的事了,说他逃避也好,懦弱也罢,Loki现在不想想得那么远。

在孩子们上床睡觉之后,Loki去到了Thor的房间,趁着Thor洗澡的时候,他将那枚‘借用’的印章归回了原位。

这枚印章是母亲留下的,属于她的家族的契印,有了它,那些变卖庄园的契约文件才能算是合法有效。这些年,Hela放任他天南地北的寻找Thor也是因为这个,因为做为Frigga家族的嫡系血亲,Thor当年离开家时带走了这枚契印,Odin给他的,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

——呵,这个偏心的老东西,在那时候他就已经暗示了这座庄园的归属。

为了试探Jane Foster的态度,以确保最后的计划万无一失,Loki于第二天的午后找上了她。

彼时,这位小姐正和他的Thrud在湖边玩耍。

“我不记得了。”

Loki走过去的时候,刚好听到Thrud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的小女儿跪在湖畔的草地上玩着她的玩具船,背对了Jane。以Loki对Thrud的了解,他很容易的就从她的语气和态度中感受到了她在说这句话时的冷漠与回避。

“在聊什么?亲爱的女士们。”

“爸爸!”

Thrud闻声放下了她的小船站起身,跑过来扑到他的身上撒娇。奇怪的是,Jane在看到他的时候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躲避和害怕,但很快的,就被她掩饰过去了。

“Loki先生,你好。”

Jane的精神状况看起来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魂不守舍,不知道是不是最近Hela又给她下药了。

Loki抱起Thrud亲了亲,小姑娘便又开心地继续去玩她的小船了,看着她将注意力全部投向手中玩具的模样,Loki状若不经意地对身边的Jane问道:“最近睡的还是不太好吗?我看你的脸色很差。”

“啊、没有……好吧,有那么一点,我是说,最近还是老做恶梦。”对于他的关心,Jane显得很紧张,这让Loki的心里滋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但具体是什么,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之后,他又套了Jane不少话,大多是关于她最近的生活以及和Hela的相处。Jane回答得都很正常,但这种正常中却愈发透露出莫名的怪异来,就像……就像她是在捡着自己想听的回答问题一般。

看来,他需要问问他的宝贝之前Foster小姐都问了她些什么了……一番对话下来,Loki在心里有了打算。虽然他确实不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了Edith那件事之后。

“这座庄园待久了容易让人精神混乱,好在离实施计划的日子不远了,加把劲亲爱的,想想美国的生活,想想你即将拥有的所有梦寐以求的东西。”

Loki给予了Jane鼓励,同时也是一种催促,在催促的表象下让她对那场必将到来的私奔毫无怀疑且坚定不移地努力。

在等待正式签署文件的日子里,Loki翻出了自己之前从德国购买的照相机,开始带着孩子们在庄园里拍照。

他给两个孩子拍了许多照片,背景都是庄园里他们喜爱玩耍的地方,他想给他们留下些日后能够回味童年的东西,而他自己一张也没有拍,因为这些华丽的景致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

呵,说来讽刺,哪怕Loki自己也是在这儿度过了他的童年,但八岁之前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八岁之后,在这些华美厅堂里留下的都是些不好的回忆,反而是那些下人们混迹的场所,才有他开心的过往。其实开心与不开心也和所处的地点无关,成长的过程中,他的喜怒哀乐从来都只被一人牵动,而那个人……

“你偷拍我。”

按下快门的声音惊动了站在喷水池边的Thor。

夏日傍晚的天光还很明朗,天边金色的流云重重游走,绯红的晚霞就镀在它们之间的空隙中,晚归的白嘴鸦排成错落有致的阵型,飞向庭中古树在晚风中招摇的林梢。Thor就揣着手站在那个巨大的古典喷水池前,金发随意地在脑后绾成一个小揪,那是Loki最喜欢的发型之一。以前他常常这样帮Thor绑,他总是喜欢把他哥哥的头发弄成他所心悦的模样。

金色的天幕下,Thor的侧脸完美得如同神铸,余晖洒在上面,让他整个人都闪闪发光。四周的景致再加上他身后远处那座若隐若现的中世纪尖顶塔楼,Loki觉得如果给此刻的他们加上一个画框,那真是一副典型文艺复兴时期风格浓墨重彩惊艳绝伦的油画了。

Loki举起手中的相机定格了这一刻,虽然他不知道黑白的相片能不能将这一刻的美淋漓尽致地呈现,但他知道,这一幕将会永不褪色地存在在他的心中。

“对啊,你好看。”

这个时候,Loki是做好了与Thor的道别的。

道别从前,道别纠葛,道别他一生之中最难以忘怀的那些过往。他是准备好了的,作为对Thor的惩罚,带走那些财产,也带走孩子们,找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逍遥快活,让他再也找不到他们。

但世事总是这样无常,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再次彻底打破了Loki关于未来的设想,就像他曾和Thor热切地计划着未来的十八岁那年一样——不留余地地将他的计划全部粉碎。

当Loki在Thor房间的书桌上看到那份合约时,整个人如坠冰窟,八月末的炎热天气甚至也因此变得让人感觉寒冷起来。

那份合约,他亲手送去Fandral府邸的庄园转让定金合约,竟然落入了Thor手中。

Loki拿起它看了又看,确实就是那份合约,上面盖了家族契印,还有他和Hela的亲笔签名和私人印章。Loki抑制不住地浑身发抖,大脑里因为充斥了太多杂乱的思绪而一时间一片空白,就连Thor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都未曾察觉。

Thor将手拍上了他的肩膀,吓得他一下子转过身来,在看到他手里捏着的合约书时,Thor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这个反应让Loki突然意识到,或许他是故意让他发现的也说不一定。

“你……你什么意思?”这个想法令Loki的胸中猛然窜起一阵怒火,愤怒的情绪盖过了他本因有的心虚,他抖动着手里的合约恼羞成怒地质问,几乎要将它拍到Thor脸上。

Thor瞟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那不屑的眼神仿佛在告诉Loki他就是故意让他看见的,他甚至连冷笑和得意的嘲弄都懒得发出,谈论起它来平常得就如同谈论明天的天气:“没什么意思,就想告诉你一声,你和Hela,你们已经出局了。”

出局?什么意思……Loki有些茫然了。与此同时,他的脑子飞速地转动起来,如果说Thor知道了他们背地里转卖庄园的事情,噢……那印章一定是他故意让他偷走的,甚至更坏地猜想,连Fandral都是他的同伙……但是,出局?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懂吗?遗嘱的内容,你们从一开始就推测错了。”似乎看出了他所有的疑问,Thor在收走他手里那份合约书的同时,就像特意为他解答困惑般耐心地说道,“你们以为父亲把所有遗产都留给了我对吗?呵……不,父亲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偏心,他在遗嘱里将庄园平等地分成了三份,我们每一个人都享有,但如果谁将其变卖,就会失去继承权。”

“是……是这样吗?”醍醐灌顶的一席话将Loki听得头脑发懵,他有些眩晕地向后靠在了桌子上,千算万算,他竟然连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

“对,这才是遗嘱真正的内容。”Thor打开柜子里那个反锁的抽屉将合约书扔进去,他甚至还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好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所以一切都是你布的局?让Heimdallr在外面东躲西藏故布疑阵?透露给我自己拥有绝对继承权的假消息逼我先下手卖掉庄园?啊哈!妙啊……你真的很厉害!哥哥。”

这样一解释,就什么都想得通了……若无其事归家的Thor、失落在外的男仆和遗嘱、状若无心的暗示、还有他那深情又正直的伪装……Loki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走入了猎网深处的猎物,还自以为是捕猎者,沾沾自喜地筹谋。但真正的猎人,他带着笑意一直身处局外,他是全场看得最清、算得最远的存在,冷眼旁观,或许还在心头嘲笑所有人的愚蠢!

“是的,这份遗嘱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困扰,让我不得不先让Heimdallr隐藏行踪,故布疑阵。Loki,我在回来那天就说了,我不缺钱,但奥丁森庄园的一切我一定会拿到手,那不是气话,我就是这样计划的。”

噢……这个人是他亲爱的哥哥!是他一直以来以为最善良又没有心机的老实人。

在自己算计他的时候,他是用怎样嘲弄的心态在冷冷观看自己的表演?并且用他精良的演技来配合自己拙劣的演出?

这太可怕了……这真的,太可怕了。

Loki狠狠盯着Thor,恨之入骨的眼神让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涌出了泪花。

“哈哈……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公布遗嘱好让我和Hela猝不及防地一败涂地?你现在和我摊牌是什么意思?提前炫耀吗?羞辱我吗?耀武扬威地耻笑我有多愚蠢?!”Loki怒极反笑,冲着Thor一通质问,他真是恨死Thor了,在他对他旧情复燃不打算杀他的如今,他竟然如此狼狈地惨败在他的手上。

“没想到啊Thor Odinson,还是你够狠,你又把我彻彻底底地利用了一次!哼……这次你打算怎么样?像上次那样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扔掉?怪我、怪我……同样的坑里摔两次!你们Odinson家的人果然都够心狠手辣!”

Loki越说越激动,联想到Thor曾经对他的抛弃,他甚至起了和他同归于尽的心思。

“够了!”连番的斥责引来了Thor忍无可忍的一声怒喝,他将手里的酒杯重重地掼在桌上,扯过Loki对他说道,“我现在为什么这样做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拍照留念是吧?最近和我疯狂做爱是吧?你这个小骗子是打算留够了念想就逃跑?Loki我们之间没完!在你主动接近我、勾引我之后,你休想一走了之!”

Thor也有些激动了,他低沉的吼声如同一只困兽,让Loki觉得他在说到自己准备离开的计划时仿佛像受到了多大伤害似的。

——你个骗子,演得真好!

Loki现在满脑子都是对Thor恶意的设想,使得他根本无法冷静地思考,说出口的话也越发难听,他是铁了心的要激怒他,刺伤他:“对啊!我就是这样打算的,携款潜逃、我还要带走孩子们,哈!你这么着急是害怕我带走你的孩子吗?滚回你的美国去吧!我不会让你再见到他们,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做他们的父亲。”

“你有资格?看看你将孩子们都教成了什么样,那么小的孩子装神弄鬼、谎话连篇、还间歇性情绪失控?”不说关于孩子们的话题还好,这一激之下Thor也口不择言起来,“是你教Fenris杀掉他的鸽子的?就像你小时候杀掉那条蛇一样。你和Hela谋财害命的时候,也是教唆他们帮你吓那些女人的?”

“你调查我?!”

——噢,这真是天大的侮辱和诬蔑!

Loki一瞬间觉得自己快要气得站立不稳了。

他并不意外他心机深沉的哥哥会查到他这些年来所做的勾当,毕竟他都骗得自己完全钻进了他的圈套。但——他怎么敢?!在对于孩子的问题上,他怎么能用这么邪恶的心思去猜想他、诋毁他!让孩子们目睹惨剧的发生,让他们在自己外出寻找他的时候被Hela当宠物一样地对待,他以为都是他愿意的吗?

Loki气得发了狂,抓起桌上的裁信刀就朝Thor捅了过去。

“你以为这是我愿意的吗?你知道他们、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吗?如果不是你当初一走了之抛弃我们的话,孩子们怎么会经历那么不幸的童年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在那把刀刺入Thor腹间的时候,Loki哭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委屈,他从来没有对谁说过,他无处可说,也无人可说,因为他唯一在乎和深爱的人离开了他。

“呃……”裁信刀并不锋利,但在Loki愤怒的一捅之下,刀尖还是刺进去了一截。Thor发出一声痛吟将它拔出,血顿时涌了出来,但他没有生气,仿佛连之前激烈的情绪也褪去了般,“对不起Loki,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我心里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只是太生气了。”

他反而向他道歉了,垂着头,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从Thor腰腹间流出的红色也令Loki噤了声,他们这场激烈的争吵在这一刻演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而后,Thor捂着伤口走回柜前,再次打开了那个上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硬壳笔记本抛到Loki面前的书桌上:“你自己看吧,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怎么跑到我房间来的,但保存这东西的人是不会让你的计划顺利完成的。”

Loki觉得那个本子有些眼熟,将信将疑地打开,里面夹着的东西和本子上书写的内容顿时让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这是玛格丽特的日记和当初她们财产往来的依据!

“这……这、这不可能……”

Loki感到难以置信,这些证物早应该已经被销毁了,他看着Hela将它们点着的。

“这本日记和这些文件要是公诸于世,你会被当做诈骗杀人犯送上绞刑架,哪怕你夺得了财产远走高飞,你也依旧会是通缉犯。”

——是Hela!

Loki恍然大悟,这女人竟然将这些会致他于死地的证物全都保留了下来!难怪她会乐于与他合作,接受计划成功后平分遗产的条件。如果这东西没有被Thor发现,那到时候她将它们送到警局,自己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女人,一开始就和自己一样,是打着独占遗产的算盘。

“是Hela藏起来的。哈哈哈……我们果然都想搞死对方,独占遗产。”合上本子,Loki嘲讽地笑了起来。

从这一点上看,他们Odinson三姐弟还真是目标一致。

“不,我从来都不想你死,不然今天我就不会让你看见这份合约了。”Thor找了块毛巾捂住自己的伤口,他看向Loki,眼中是Loki不懂的痛苦和决意。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Thor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就像我当年没有回来一样,我怕我控制不住会杀了你……Loki,在我知道你害死了母亲还隐瞒了我十年的时候,我是真的想杀了你。”

这句话,一瞬间令Loki定格当场,再也说不出话来。

-------------------TBC------------------------

评论(48)
热度(575)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