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眠于故梦56上(ABO设定,北欧神话向,Mpreg)

来了。。。

这一章预警一下吧,雷神之死,王者陨落,泪点低的宝宝不要打我。这不是最终的结局,最后一章会扭转乾坤的!!!相信我!!!

而且结局真的HE,还不是双死那种,放心。

--------------------------------------------------------------

当Jormungandr费力地游回海中心的时候,Loki正负手站在亡灵之船Naglfar的甲板上,仿佛正站在那里等他似的。

紧随其后的,是由Surtur的火焰之师组成的舰队,他们乘着烈焰的波涛,浩浩汤汤,同这艘满载着霜巨人的大船一起向着金宫的方向驶去。

“你回来了,”Loki居高临下地看着Jormungandr,平静的面容下似乎正酝酿着一场风暴,看到Jormungandr变回人形顺着垂下的绳索吃力地爬上船的时候甚至没有搭一把手,“你放走了Vidar。”

他没有太多的意外,但并不表示他不会因此大发雷霆。

“是的,我还解开了他身上的诅咒。”Jormungandr回答得很轻松,他瘫倒在Loki的脚边沉重地喘气,脸色接近灰败,湛蓝的双眼中也布满了血丝。可在稍稍休息之后,Jormungandr还是坐起了身来,这死人指甲做成的大船让他感到恶心至极。

“你会死的。”Loki将他的情况看在眼里,冷冷地下了断语,可是背在身后的手却紧紧攥在一起,用力到指甲几乎陷入掌心。

他的小儿子,了不起的魔法师!他竟然将那两个魔法全部引渡到了自己身上!

“生亦何欢?死又何惧?父王,我为我所做的事情感到很快乐。”Jormungandr仰头冲Loki笑了起来,那纯真欢乐的笑颜竟一瞬间让Loki想起了这个孩子小时候的模样,那无忧无虑单纯快乐的童年。这个笑容如一发重型的炮弹直接击中了Loki的内心,让他的心为之震颤,击溃了所有充斥其间的情绪,再也难以强自平静。

多久没有看过Jormungandr这样的笑容了……是了,时隔千年。

“你……”

Loki垂下了眼帘,将那些翻涌的酸涩压抑在了眼底,可Jormungandr却还在笑,笑到让Loki陡然间出手拽住他的衣领将他压在船舷边缘。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Loki大力地推攮摇撼着他怒喝出声,明明是暴怒到近乎要置人于死地的语气,但幽绿的眸色间却满是绝望的悲伤,“你这样强行引渡魔法连我都救不了你!你会在法术的反噬中完全烂掉!”

“可我救赎了我自己。”

半个身子悬在船外,背脊一下下重重地撞在船舷上,Jormungandr感受得到他父亲的绝望和无助,在他的愤怒中,它们没有被掩饰得很好。

“那谁来救我……Fenris、Hel、现在是你……谁来救我?”

Loki的声音颤抖,他抓着Jormungandr质问,睁大的眼眶里泛起了水光。

Jormungandr为此而心碎,因为他在救赎自己的同时无法拯救他的父亲。甚至更恶毒一点,他的救赎正在凌迟和伤害他的父亲。

“父王,我曾经那么恨你,现在,我想和你和解了……我一直知道你和Thor叔叔的事,从小就知道。”

“……”

Loki愣住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Jormungandr,一些他总是想不明白的问题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里闪过,那统统都是关于他小儿子的剧变,从一个乖巧安静的孩子,一点点变得阴郁狠戾被仇恨卷席。

仿佛要更进一步地解答Loki的困惑,Jormungandr 深吸了一口气后复又缓缓地说道:“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在心里为母后鸣不平,为自己、为哥哥姐姐们感到悲伤和耻辱……父王,您应该告诉我们真相的,关于我们另一个父亲的事……哥哥到死都不知道他最敬爱的Thor叔叔原来就是他的亲生父亲。”

“我……”

Loki无法回答Jormungandr的责备,哪怕他并不是用责备他的语气在和他述说自己的烦恼困惑,但造成了这一切,他难辞其咎。

——他是罪魁祸首。

“您不要自责,爱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我爱过,我终于懂了。”Jormungandr将手覆上了Loki的手,他的手很冰凉,捂不热他父亲同样冰冷的手,但他想给他安慰,就像在他遥远遥远的记忆中,年轻的Loki曾捂过他的小手那样,“我回来就是想告诉您,我原谅您了,也请您能够原谅我。”

“我的任性和幼稚曾经深深地伤害了您很长很长的时间,原谅我吧……父亲,我曾经憎恶和抛弃的姓氏,求您再次赐予我拥有它的光荣。”

Loki深深地看着他,Jormungandr的面容在泪光中变得模糊。

曾经的Jormungandr怯懦、胆小、自卑、孤僻,完全承袭了Loki性格中暗的那部分,让他从他的身上,看到了那个他所不愿意见到的自己。

因为这同样的性格使然,同样的父子宿命,Jormungandr走上了他年轻时候在父与子这道关卡上选择的相同道路,也让他体会了一把Odin当初的心情。

Loki曾在Jormungandr的身上感受过Odin作为他父亲时两难抉择的艰难裁断,感受过被儿子误解与憎恨的无奈痛苦;此刻,同样也是在Jormungandr身上,他弥补了他的遗憾,带给了他救赎,降予了他父子和解这一莫大的幸运恩泽。

历经三代,因与果,爱与被爱,伤害与宽恕——

这父与子的轮回,在这一刻,终于圆满!

“我原谅你,JormungandrLokison.”

Loki郑重地说道。

Jormungandr哭了,可泪中却带着笑,那么的心满意足。他幸福又感激地朝着他追逐效仿了一生的父亲点头,而后趁其不备,蓦地推开了他父亲的手,借着那推力向后仰去。

他像挣脱了一切束缚的海燕般,朝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朝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像一心一意的飞翔般坠落。他的身体虽沉没在冰冷又漆黑的海水里,但心却已经飞渡大海到达了梦想中远方的大陆。

“——Jormungandr!”

Loki趴在船舷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但Jormungandr的身体坠入海中瞬间就被黑色的海水吞没,甚至连激起的水花也迅速被巨船扬起的波涛盖过。

他失去了他唯一仅剩的孩子,他的小儿子以如此凄美的方式同他诀别,在既定的死亡面前,如坠海之燕,用着飞翔的美丽姿态从容地投入死亡的怀抱。

Loki愣愣地看着被急速行驶的大船甩在身后的那处海面,被海风吹得麻木,与Jormungandr对话时不受控制的泪水却再也流不出来了。失去来得如此之快,仿佛被一柄锋利的利刃一剑封喉,快到在意识消散前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唯有空虚,在鲜血淋漓之前将整个世界变成来不及反应的苍白。

烈焰流星般的弹矢拖着长长的尾巴划破头顶漆黑的夜空,炮火的轰鸣如同送葬的礼炮般在四周的海面炸响,掀起滔天的巨浪冲向疾行中的船只。前方,海天一线的地方出现了乌压压的舰队,他们已经进入了阿斯嘉德占领的海域,浩瀚波涛中,了结宿怨的时刻终于到来。

“开炮——”

震天的呐喊声不分敌我,是炮火纷飞中唯一的奏鸣。嘶吼与抗争,生存与死亡,于巨浪间碾压过被击沉的同伴,在燃烧起来的海面上书写一曲最悲壮的华章。

Loki投入了战斗,他所在的船只如同先行军般破开对方的防御冲撞向对面的阵型。死人的指甲在巨大的撞击与炮火的撼动中土崩瓦解,但Loki的本意也并不是指望靠它战斗,在冲入敌营的瞬间,一声令下,满载的霜巨人如爆破中纷飞的弹片般迅捷地登上阿斯嘉德的船舰,挥动武器和甲板上的士兵展开殊死搏斗。

他们庞大的身躯令船只摇晃,手中的冰箭和释放的冰雪之力将敌人冻结,风头一时无两。Loki穿梭在人群中,用着权杖和短刃一路截杀,迅速夺取了制高点,他释放了心灵宝石的力量,妖异的幽蓝瞬间令被击中的人失去反抗的力量。

火焰巨人随后而至,他们用着比寒冰更强悍的烈火之力对敌军发起攻击,所到之处皆化为火焰的俘虏,燃烧,毁灭,让天空亦发出如血般暗红的光,把整个激战的海域染成一片深红。

而就在所谓正义的一方节节败退之际,远空之中突然传来翻滚的雷声,炸裂的巨大闪电将黑红可怖的天幕撕扯得四分五裂,耀眼的光芒竟一瞬间将永夜照亮!如同早已在这个世界中消失无踪的白昼!

雷与电的轰鸣交响中,只见一点猩红如速星般砸向被巨人攻占的母舰,神锤Mjollnir在触地的瞬间以万钧的雷霆之力震散了如蚁般密集的冰火巨人,也震醒了被Loki控制和蛊惑的阿斯嘉德士兵。

——雷神Thor!

滋滋作响的电光环绕于他周身,充盈于他的身体,使他双目如炬,宛若天神降世。而在Thor的身后,闪电的余光炫耀之中,是手持闪光长矛驾驭着飞天骏马的女武神们,和驾驶着金色战车的英灵勇士。他们乘着雷与电,踏着霜与露,疾驰而至,是来自瓦尔哈拉圣殿最后的援军。

“杀——”

沸天的喊声之中,他们与恶魔和巨人混战在一起,英勇而无畏,壮丽而惨烈,喧嚣震撼寰宇。海面上浮满了众神和巨人的尸体,将方圆数百里的海域染成一片血海。

Vidar也在其间,已然恢复了所有力量的森林王者同他的兄长雷神Thor一齐并肩作战,所向披靡,惨死在他长剑之下的亡魂不计其数。Loki愤恨地看着那两道穿梭在万军之中的身影,在手持烈焰之剑的Surtur掩护下向着他们飞奔而去。

身后隐隐传来海浪涌动的巨响,如同地裂山崩,但Loki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眼前,权杖于他的手中散发出夺目的光辉,两个奥丁之子中,他必须控制住其中一个,不管是Thor或是Vidar。

“小心!”

就在Loki快靠近Thor准备催动宝石力量的瞬间,Thor却回身猛地向他吼道。他在急速向后撤去的同时掷出了Mjollnir,巨大的推力将Loki推向旁边的一艘战船,重重地撞在桅杆之上。

而他们方才所在的地方,已被海底冒出的巨物撞击得粉碎。

一条浑身布满毒斑的巨型海蟒出现在海面上,翻腾着沉重的蛇身,硕长的尾巴掀起的巨浪如同高山一般,瞬间吞没了临近的战船。

它无差别地攻击着周围的一切,昂起它巨大的蛇头,口中喷出的毒雾笼罩了天空,令所有吸食到它的生命瞬间死去。

“Jormungandr……”

Loki愣住了,与他同时愣住的还有Vidar。

这不可能……

Jormungandr明明已经……

但是,这确实又是他当初被Odin诅咒的模样,中庭巨蟒,那盘踞和囚禁在海底泥床下的噩梦。

在他们怔愣的瞬间,Thor已经驱使着Mjollnir将不断释放毒雾的巨蟒引得远离了战场。

“Jormungandr!醒醒!”

Thor挥舞着雷神之锤阻挡着巨蛇獠牙的袭击,不顾它不断放出的毒雾和毒液,奋勇地靠近它。

“快醒醒!Jormungandr!这不是原本的你!”

巨蛇的毒液喷洒在Thor的身上,浸透战甲带来腐蚀一般的疼痛。可Thor却依然大声地呼唤Jormungandr的名字,一遍又一遍,试图唤醒他的意识。他的攻击基本以防御为主,因为在他眼里那不是别人,更不是怪物——那是他的儿子!

因为他和Loki的罪孽,众神之父降下了这永罚的诅咒,无辜的孩子们成了其中的牺牲品……他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大儿子和女儿,面对唯一的小儿子,Thor说什么也无法痛下杀手。

“Jormungandr!我的孩子!不要再被诅咒所控制——”

大蛇庞大的身躯不断地翻滚,用它尖利的恶齿进行着攻击,同时,嘶吼着连续向Thor喷吐出毒液。

“Thor!杀了它!Jormungandr已经死了——”

“杀了它Thor!那不是Jormungandr!”

就在这时,Loki和Vidar的喊声几乎同时响起。

毫无犹豫的,Loki追至近前飞身一跃而起,他的权杖深深地插入了巨蟒的身体,趁它受伤翻滚之际将Thor拉离了毒雾的范围。

 “你听我说,Jormungandr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Loki拔出双刀射向蛇眼,同时对还处于茫然状况的Thor快速地说道,“这怪物会苏醒或许是因为永罚的诅咒,但我们的孩子……已经死了。”

Loki能确定Jormungandr的死亡。他的小儿子在坠海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他知道反噬的魔法会腐蚀他的身体和意识,让他美丽的躯壳变得腐朽不堪。

他从小就是一个极其漂亮且爱漂亮的孩子,就连死,也是那么美丽至极。

其中的一把利刃射中了大蛇的左眼,而Vidar就趁此机会从左面挥剑袭上了它的头颅。

这不是Jormungandr,他确定。

在这之前,当他手臂上的蛇纹消失的时候,真正的Jormungandr就已经死去了。

Vidar永远不会忘记它消失的那一刻在他心里牵扯出的疼痛,比它被烙印上去时的皮肉之痛深刻百万倍,直直痛进了他的灵魂深处。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Jormungandr的虚弱,Jormungandr的主动,还有他离开时候那种隐忍的不舍与眷恋……那是最后的告别。

“为什么……”Thor在打斗中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

他怎么能不痛呢?他终于连他们最后的孩子也失去了。

“这东西完全没有意识,它存在的本身就是杀戮,不杀掉它,毒雾会将一切都吞噬。”相比之下,Loki冷静得几乎麻木,他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又冷酷地发动着攻击,只在瞥向Thor的时候留给他一个轻描淡写的悲伤眼神。

“现在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你以为我不痛吗?Thor,我的痛苦远大于你……”

他说,难以言述的伤痛尽在其中,却也只是转瞬即逝,仿佛看透,仿佛尊重。

在这激烈又艰难的战斗中,庞大的巨蛇多处受伤,却仍然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屹立不倒,也令他们浑身是伤。

毒雾渐渐弥漫四周,侵蚀消耗着三人的神力,这本就是众神之父降下的恶咒,哪怕是神也无力抵挡。

最终,Thor用尽全身力气,对准巨蛇的头,把雷神之锤全力掷去。

刹时间,雷声轰隆,电光夺目,这是致命的一击!巨蛇昂起身体,向Thor喷出鲜血,摇摇晃晃发出震天的痛苦哀鸣,而后失去生机重新坠回深海。

与它一同坠入海中的,还有Thor,以及陪伴他征战一生的Mjollnir。

“Thor——”

那如彗锋坠地般堕海的红色身影刺眼得令Loki头晕目眩,在思维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经随之一头扎进了水中。漆黑的水下,Loki用着最快的速度游向那个不断下坠的身影,他抓住了他,抱着他奋力向上,怀中的身体沉重得几乎耗尽他所有的力气。

“Thor、Thor……”

浮出水面,Loki不断叫着Thor的名字拖着他游到岸边,他感到害怕,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种害怕的感觉了……永罚的时候没有,诸神黄昏的时候也没有,这种久违的感觉一时间让他觉得陌生而窒息。

Loki摇撼Thor,拼命拼命地摇他,Vidar站在不远处看到了,却没有上前。

——那是他无法插足的世界。

Thor的脸色已经证明了将会发生的事情,他快要死了,无力回天,而此刻他一定只想安静地和他所爱的人待在一起。

Vidar想到了Jormungandr,想到了他们最后相处的时刻,也是在这样晦暗又凄冷的海边。那时候,他是希望不被打扰的,也确实没有人打扰,命运给了他们最后的诀别恩惠。

而眼前的这两个人,他们有着比他和Jormungandr更深更难以言说的命运纠缠。

Vidar转身默默向着战场走去,他知道,那里才是他应该去往的地方。

“哥哥,你醒来啊!”Loki害怕极了,害怕到忘了哭泣。

他的眼睛是敏感的,容易被情绪刺激而流泪,但此刻,那些会刺激他的情绪仿佛都消失了,天地间,再无一物,除了怀中这具体温渐渐消失的身体。

在Loki死命的摇晃中,Thor慢慢转醒,这让Loki喜出望外。

“哥哥!”

Loki喊着Thor,那语气是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用过的了。在年少的时候,他总是那样叫他,满满的,都是炽热的爱意和欢喜。

被Loki紧紧地抱着,Thor恍然间觉得这似乎是年少的Loki,还是那个不懂得掩藏情绪,喜怒都表露无疑的少年。

那个少年会因为害怕而紧紧抱他,就像现在。

那个少年会因为喜悦而浑身颤抖,也像现在。

那个少年被他爱过,也被他伤害过,他推着他成为了如今的Loki,一路沧桑雨雪,裹负了寒冰,成熟而苦涩,不复从前。

Thor笑了,遗憾又难过,他在Loki的怀里轻声说道:“Loki……弟弟……我最亲爱的,哥哥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我在命运井中抽到的,其实,是一张死牌。”

他难过了,不是因为他要死了,而是因为他要留下他孤身一人了。

“不……”Loki睁着一双惶恐的眼睛将Thor抱得更紧了些。

他让他靠在他的怀里,双手几乎是箍着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仿佛这样,怀里的人就不会离他而去。

Thor摇了摇头,努力抬起手碰了碰Loki的脖子。那是他安抚他的习惯动作,可如今,却也只够力气象征性地做做了。他在长时间的战斗中被毒液侵染,也吸入了太多的毒气,带着众神之父诅咒的毒液是最深沉的原罪,一旦沾染,无药可解,哪怕是神,也不能幸免。

“那日海边我放你离开,因为我在我命运的终端看到了你……就像现在这样,你抱着我,我躺在你怀里。你是应该活下去的存在,我为之欣喜,再多的不舍都统统藏进心里。”

是的,在命运井中,Thor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他在Loki的怀中死去。

能够死在挚爱之人的怀中,是命运的优待吗?Thor在这样讽刺地思索时又不禁为之庆幸,至少,Loki还是活着的。新世界的创世之神会在旧神祗中产生,他没有机会了,但他的弟弟或许还有机会。

“不,我不许你死!我……我好……”

——我好害怕。

Loki的心被满满的恐惧占满,在Thor死去的时刻。

现下,他的心中什么感觉也没有,悲伤、哀恸、痛苦都来不及。

直白的,只有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他们的命运从生命最初就交缠在一起,历经数千年,风风雨雨,都一直或近或远地牵绊着。可现在,生命中的另一半突然轰塌,Loki觉得自己似乎也要死了,跟着他死去,或者说,他正在死去!

死亡到底可不可怕?Loki不是没有亲历过生死边缘的时刻,他害怕,但仅仅只是害怕死亡这种结局。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没有濒死的时刻,害怕往后漫漫长路无以为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Loki想过自己会死,却从未想过Thor会死。

哪怕他曾经非常多次想致他于死地,但在内心深处,他的潜意识里,却存在着一个‘Thor才不会死’的想法。

这个想法存在得没有缘由,莫名其妙,仿佛就像是一种荒唐的信念,没有凭依,却根深蒂固,坚定不移。但此刻Loki明白了,这个想法是有缘由的,源自于他的希冀。

——他希望Thor活着。

就像Thor希望他活着一样。

从来都未曾改变。

“原谅我吧Loki,只能陪你到这儿了……我一直都不想知道你的命牌,但我希望那是张生牌,”Thor躺在Loki怀中,吃力地笑着,嘴角溢出的血已经变得乌黑,“如果你是新世界的神衹,希望你善待那个世界,善待你自己……如果不是,你……你要记住,你是阿斯加德最后的王者。”

Thor断断续续的笑声隐含着无奈与苍凉,他爱了他一辈子,想要一辈子为他遮风挡雨,最终,却还是抛给了他如此沉重的一个负担。

是负担,却不是难题。

不管是创世之神,还是末世之王,他知道他聪明的弟弟不会为此困扰,二者任选其一,他都会明智地肩负起属于他的重任。

“我在来这儿的时候,就已经安顿好了阿斯嘉德的人民……王者的责任和担当,你一直都很清楚,甚至比我更清楚……哥哥相信,你会成为真正的王者……最、最后一代……荣耀的……阿斯加德之王……”

Thor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连同他的气息,蛇毒渗透全身的速度是那样的迅速,快到来不及与最爱的人告别。

这位曾经带给神域无数胜利和荣誉的第一勇士在他挚爱之人的怀中气绝。

阿斯嘉德之光——

就此,陨落!

“说什么傻话呢?Thor……”

寂静的海岸边响起Loki轻轻的呢喃,平静轻柔,如同某个日光倾城的温暖午后,一觉醒来,枕畔情人的软语。

Loki抱着Thor平静地枯坐在海边,他一滴眼泪也没有掉,眼眶干涸得如同枯井。

“命运……‘如此一来你将永远想念我,而我也不用再忍受思念的痛苦’……原来,是这个意思吗?命运还是偏袒了你,哈哈……”

他发出嘲讽的轻笑,心里却一点波澜也没有,连方才刻骨的恐惧也已消散了。

世间一切的纷扰,似乎都在这一刻默然安息。

Loki感觉有点像在做梦,在这种空荡荡的感觉里,他想起了一些很久远很久远的事,久到所有的悲伤和痛苦都还没来得及到来的某个夏夜,当他们还是很小很小的孩子的时候。

他和Thor并肩坐在花园的秋千架上,遥看天际星河流波。

——弟弟,今天我听说原来神祗也会死,死后就化作天上的星星了。

——为什么要死?我一点也不想变成星星。

晚上睡觉的时候,越想越怕的他躲在被窝里捂着脸哭了起来,被睡在旁边的Thor发现了。

——弟弟你怎么哭了?

——我不要变成天上的星星……

——什么?

——我不要变成星星!我要永远和哥哥还有父王母后在一起!呜……

——啊哈?你怎么还在想这个……好好好,我们都不变成星星,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骗子。”

涨潮了,冰冷的海水漫上海岸,漫过他们的腿,打湿他们的衣角,但Loki没有挪动,就那么坐在水中,和他满脑子的回忆相比,这都是些无所谓的事情。

他也想起了有一年,从他们母亲的水晶宫回他寝宫的路上,道旁长长的蒿草随着轻微的夜风搖摆成一片青色的海洋,萤火虫飞舞,将其点缀得如同一条星河。

在那样的盛景里,Thor牵了他的手,挑衅似地举到他的面前,年轻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他带着他故意走了一条会绕路的小道,而他默契地没有拆穿。

那一刻似乎接近永恒,心中流淌着陌生的悸动情愫,回首看着星河流淌,逐渐弥漫了整条小径,汇聚成一片璀璨的光海。

“哥哥,你才是个骗子。但是我原谅你,其实我纵容你比你纵容我更多。”

他还想起了好多好多,甚至于,是一些他当时不曾用心记住的事情。

在铁森林边缘温暖的篝火旁,Thor用着溢满了喜悦和温柔的低沉声线对着昏昏欲睡的他说话。

——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有一座我们的小房子,两层楼的,当然,还要有一个花园,可以给孩子们立一个秋千架。

——春天的时候带他们去郊游,夏天的时候去捉鱼游泳,秋天到了可以去登山远足,到了冬天……嗯,冬天哪里也不去,呆在家里的壁炉边是最幸福的。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等到他们都长大了,不愿再和我们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两个人,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再后来……等到我们都老得走不动了,就……呵,你看,我都想到那么远以后的事了。

——既然都想到那么远了,就再想远一点吧……我们得让孩子们在我们死后,将我们葬在一起。

——那样下辈子,我们就还能在第一时间遇到……呵呵……你说好不好?

“好。如果真有新的世界,九界之大,你一定要早点找到我,不要让我等你太久。”

Loki抱着Thor的尸体泡在冰冷的海水里,当黑云低沉的天空最终降下白雪的时候,他将他沉进了这片海域。


------------------TBC-------------------

我之前说过,给小蛇安排感情线是为了Loki。

爱过知情重,这样一来他才能理解和尊重他的父辈,也才能解开父子间的心结。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份成长和领悟太过沉痛。

关于父与子,也是我特别特别想圆满的一条线。

从odin到Loki,从Loki到J,Loki经历了从子到父的过程。在这条线上,他体会了odin的心情,也留下了遗憾,但在J身上,这份遗憾得以弥补,也是历经三代的一个完整轮回。

然后Thor之死,这个剧情是我两年前就想好的大纲里的,但是那时候对于Thor之死的台词还设计得比较言情,Loki的反应也是各种哭,哈哈。。不过经过两年的沉淀,以及看了雷三之后的感想,我改了这部分的情节。

他们的故事发展到这里,其实该放开的误会和心结都差不多了,感情也绝对跳出了简单的儿女私情,更多的,是为王的使命和颠覆命运的勇敢。所以那些言情的告别台词我一句都没用,真正的双王,最深沉的命运纠葛,不需要那些煽情幼稚的东西。

然后就是loki的反应,这两年来我理解了真正的痛苦突然降临时是哭不出来的,不仅哭不出来,而且什么花样的情绪都不会有,就是大脑当机,然后恐惧。悲伤什么的都不会在那一瞬间出现,那是之后才有的情绪了。

而且文到这里,立马就哭唧唧也不适合王者loki了,他会哭,是另一种更冲击人心的情绪表达。下一章见。

PS:我看到大家都很喜欢JV(VJ)这对啊!

让我考虑起要不要给他们一个HE的番外来了QAQ

评论(86)
热度(476)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