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13(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这一章算是个过渡吧,满满引出Thor的计划了,是的,这文里的锤半黑,在被套路的同时也有着自己的计谋和目的。

-------------------------------------------------------

(13)

“Foster小姐,您小时候也住这样的大房子吗?”

“不,亲爱的,我们的房子很小,非常、非常小。”

“小得没有秘密吗?”

“是的,就算有,也保存不了多久。秘密需要私人空间,而我们的小房子提供不了。”

“我们的房子足够大,难怪有那么多的秘密。噢,我讨厌那些秘密!”

 

Fenris说过,他讨厌秘密,Jane觉得自己也是一样。

这座庄园里充满了秘密,虽然Jane还不知道那具体是些什么,但她感觉得到。它们就像潜伏在暗夜之中的一重重影子,窥视着,冷笑着,等待着一个时机从浓黑的阴暗里涌出,扑灭目之所及的光,吞噬人心,将一切带入未知而诡谲的境地。

这些天,她那粗心的未婚夫似乎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开始关心起她的身体状况来。Thor之前不是这样的,他总是充满了热忱,对身边的人都持有一份善意的关心,对于她更是体贴入微。他是一个极好的绅士,一个极好的伴侣,这让Jane在开始接近和欺骗这位好先生的时候便充满了负罪感。她被他深深地吸引,但她克制住了自己,没有真正地爱上他。

Jane为此感到庆幸,因为她无法想象如果她爱上了Thor,那当一切最后曝露在青天白日之下时会是一场怎样的灾难。

“你今天不忙吗?”

在Thor说到今日可以好好陪陪她时,Jane搅拌着一杯咖啡问道。

他已经很久没有陪她了,自从回到这座庄园。想到这里,Jane不禁又感觉有些不适起来。她当然不是因为Thor的冷落而心生埋怨感到不适,对于Thor,对于这段关系,她在心里有着很明确的定位和划分。她用它们时刻提醒着自己别弥足深陷,毕竟她的未婚夫是一个那么有魅力容易让人着迷的人。Jane不适的原因在于Thor的变化,这座庄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气场,它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每一个进入它的人,连Thor也不例外。

他来到这里之后就变得日益沉默了,每天都往外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总是显得心事重重。Jane偷偷地观察过,其实庄园里需要他插手或者说会让他插手的事务少到几乎没有,那对姐弟时时提防着他,任何有关生意上的事都是Loki Odinson在处理。Jane甚至怀疑,到最后,Thor可能根本拿不到一毛钱,如果他手里没有点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东西的话。

“不忙啊,从美国回来这儿我都快闲出毛病了。”Thor笑道,似乎为了证明他很闲,他还伸了个懒腰,那模样有点像一头有着金色鬃毛的大狮子。

因而,Jane看着他有些好笑地说道:“但我感觉你很忙,这些天都看不到你人影。”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遗产的事情。我托朋友联络了律师咨询,想尽早公布了父亲的遗嘱,处理完这些事情回美国去。”Thor说着将Jane手中的咖啡杯拿走,拉起了窝在沙发里的她,“来吧,别老喝这种不利于睡眠的东西,你该出去走走了亲爱的。”

遗产?遗嘱?

Jane立马提取到了Thor话中的关键字,这让懒散的她一下子警醒起来。但表面上,她还是装作不情愿地被Thor拖了手走出门去。

“你父亲还留下了遗嘱?”

漫步在花园间的林荫小道上,Jane状若不经意地问道。监视Thor,向Loki汇报他的动向和情报,也是交易的一部分。

“那当然,你知道的,我们家这种状况,没有遗嘱的话会很难办。”Thor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毕竟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没必要对他的未婚妻虚与委蛇,“你喜欢这儿吗?以后它就是我们的了,父亲把一切都留给了我。这是一份秘密的遗嘱,等我的蠢姐姐和傻弟弟知道的时候,他们会发现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到。”

说到这儿,Thor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似乎还有些得意,看得Jane很想告诉他其实他才是又蠢又傻的那一个。

“我可不喜欢这儿,又大又阴森,我还是喜欢我们在美国的那栋小洋楼。”但是Jane当然没有那样做。她冲Thor摇了摇头,天真地抱怨,仿佛对他口中的巨额遗产和偌大庄园并不感兴趣。是的,Thor不就是喜欢她这一点吗?简单而淳朴,没有那些混迹在名利场中的女人身上的势利和物欲,能真诚而直白地让他感觉到她并不是因为钱才选择和他在一起。

可是Jane的心中却因为Thor的话激起了千层浪花——

如果说Thor完全占有财产,如果一开始Hela和Loki就不享有继承权,那么她的交易到最后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Loki先生又知道吗?

他知道自己的阴谋其实是在做无用功吗?

Jane觉得这是个相当重要的情报,她需要尽快告知Loki,也再一次地觉察到,其实那个家伙还狡诈地隐瞒了她许多事情。

“哈哈,好,等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们就回去。”

Thor牵着Jane在庄园里没有目的地散步,一路上,他给她讲了不少自己童年的趣事。他们走过的每一处几乎都有着他的回忆,在那些故事里,有他和他的弟弟各种调皮捣蛋的经历,也有他温柔美丽的母亲对他们的疼爱和教导,但都是一些还在他很小时候发生的事。Jane其实更想知道一些Thor长大之后的故事,比如,他和他的弟弟到底是怎么产生了矛盾?又最终结下了怎样的仇怨?导致Loki先生要用那个恶毒的计策来报复羞辱他。

“能不去那边吗?我不想过去。”快要走到湖边的时候,Jane突然停了下来,她有些胆怯地看向不远处那片绿盈盈的湖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Thor看到她明显抵触的模样,好奇地问道。

“Thrud说,那里面死过人。”

小女孩一脸认真为她讲述这件事的模样又浮现在了Jane的脑海里,都是因为她那个该死的故事,在之后的某一天,她甚至在湖中心看到了她所描述的那个喜欢穿白裙子的淹死的女人!

虽然只是很短的一瞬那个白糊糊的影子就消失了,Jane知道自己最近因为睡眠不足有点儿精神恍惚,但从此她便也不再敢靠近这片水域了。

“什么时候的事?”Thor却对此很感兴趣。也难怪,这毕竟是他的家。

于是Jane向他讲述了自己所知道的:“小Thrud没说,她只说那是位曾经在庄园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小姐,喜欢穿白色的裙子,还喜欢带着她和Fenris玩耍。结果有一天,她就淹死在这个湖里了。噢……我们能别在这个地方谈论这个话题吗?她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当我们还在湖中划着小船的时候,她突然说起的这个。”

Jane忍不住抱怨道。其实她挺喜欢她的那两个小学生的,他们聪明又好学,乖巧又有礼,只要他们不突然吓她一跳的话,那简直就是两个天使了!

在Jane说话的时候,Thor将疑惑的目光深深地投向那片湖水,他皱起眉,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峻。看了好一会儿,在Jane拉了拉他的手催促着离开的时候,他突然问道:“他们还给你说了什么?”

“啊?”

“我说,孩子们还告诉了你些什么关于这座庄园的事情。”

在往回走的时候,Thor于言谈间显然不如之前那般有兴致了。他表现得若有所思,神情也略显得有些肃穆。破碎的阳光从上方林叶间落下来,斑斑点点,风吹过高高的树梢哗哗作响,惊起了不远处树林中的一群白嘴鸟,它们的叫声竟无端端地令Jane的心里生出一种肃杀之感。

“他们也没说什么……”Jane下意识地不想在此情此境下回想那些孩子们说过的诡话,“Fenris和Thrud都是很乖的孩子,除了淘气起来的时候喜欢吓唬人。他们……特别是Thrud,十分热衷于恶作剧。”

“这点像Loki,他小时候简直是恶作剧之神。”说到Loki,Thor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很淡的笑意,可能他自己并未察觉到,但Jane看到了。

“你和Loki先生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出于好奇,Jane忍不住问道。

“很多事吧……”Thor显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他复又变得沉默而深沉。牵着Jane走了很长一段路,在快回到主楼的时候,他才轻声叹道,“有他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

——好吧,看来这原因也是属于这座庄园秘密的一部分。

Thor确实是一个说话算话的男人。

他说要陪Jane一天,结果就真的陪了她一整天,以至于等到他回房间了,Jane才抽出身来去找Loki。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thou art---”

问了仆人说Loki先生在Fenris小少爷的房间,Jane走到那房间门前,还未敲门,属于Loki那低沉华丽的英腔便随着暖黄的灯光从里面流泻出来。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night,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灿烂的星》,济慈最后的十四行诗。Jane从门缝中望过去,Loki正背对着门坐在Fenris的床边为他读着,小男孩躺在床上,一脸恬静地望着自己的父亲。这幅画面太过于宁谧安详,以至于Jane收回了手,不忍打扰。

灿烂的星,我祈求像你那样坚定——

但我不愿意高悬夜空

独自辉映

并且永恒地睁着眼睛

Jane也读过这首伟大又悲情的诗歌,那是重病中的济慈写给爱人芳妮最终的爱情祈求,它被写在一本莎士比亚诗集的空白页上,正对着《情人的怨诉》(A Lover’s Complaint)。

但Jane自认为她读不出Loki的这种深情。他的声调婉转却含蓄,但你能从那平缓的吟诵中参见被不眠的隐士耐心注视的滚滚海涛,它们日夜翻涌,洁白的浪滔冲洗着人所卜居的孤高岸沿;你亦能看见如幕的白雪飘飞在目之所及处,覆盖了洼地和高山,视野中一片灿烂与轻盈。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unchangeable,

Pillowe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

——我只愿坚定不移地,

以头枕在爱人酥软的胸脯上

永远感到它舒缓地降落、升起

而醒来,心里充满甜蜜的激荡

Loki的声音像潮汐,隽永又温柔地冲刷着海滩上金色的细碎流沙。他安静又深情地吟咏,月升日落,无尽的光阴仿佛就在那潮起潮落间悄然流逝。也是如他的嗓音般沉静,安详,哄睡了时光。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不断,不断听着她细腻的呼吸

就这样活着

——或昏迷地死去

Jane渐渐沉醉在Loki的诗歌里,哪怕那并不是为她所诵读。她不禁开始揣测起属于Loki的故事来,因为一个没有真正爱过的人不会有这样的深情和感触,而一个只感受过爱之美却没有体会过爱之殇的人,也不会有这种苍茫和绝望的宿命感。

他也曾爱过他的妻子吗?

又为何最终与她陌路成仇?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秘密,就连天真无邪的孩子,也拥有着自己的秘密。它们被困顿在这个华丽却阴郁的囚笼中,最终生长成绝艳又剧毒的花朵。

“‘我散步时沉思着两件最珍贵的东西:你的可爱和我死亡的时刻。哦,要是我能在同一瞬间拥有它们该多好’,爸爸,如果永恒的挚爱需要用死亡去成全,那芳妮是愿意要这份爱隽永无暇?还是济慈活着?”Fenris为他父亲的朗诵轻轻地鼓掌,但随后他却问了Loki这样一个在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几乎不会思考到的问题。

这个孩子过分的早熟,这一点Jane早就知道了。他的脑子里总是充满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这让他说出来的话有时候像包裹在重重的疑团里。 

“我怎么知道芳妮在想什么,亲爱的,我说了,你应该少看点这些,多学学你的妹妹读点儿童文学。”

Loki揉了揉Fenris的头发站起身来,他没有放下手中的书籍,看样子,他准备带走它。

“但我想芳妮不会因为济慈的离开而怨恨他。”可Fenris却非常肯定地说道。

“对啊,因为济慈死在了异乡。”

“不是!是因为爱。”Fenris抗议起来,似乎他的父亲破灭了他心目中的童话。

“好了宝贝,你该睡觉了,如果你还希望我以后为你读诗的话。”Loki好笑地堵死了Fenris想要和他探讨的话题,他关上了床头的那盏灯,令房间顿时陷入了黑暗。Jane赶紧躲到门后以避免阻挡了走廊里的光,让房间里的人发现她在偷听,她蹑手蹑脚地向楼梯的方向走了几步,在Loki出门的时候假装和他偶遇的样子。

他们都没有说话,Jane指了指Thor的那扇房门,示意Loki自己有些关于那个房间里的人的事情需要和他说说。Loki会意地点点头,而后,两人便一前一后地下了楼,趁着四下无人,进了Loki的房间。

这个房子里充满了秘密,它们彼此缄默,默契地不需要言语。

因为害怕惊扰到其他的秘密。

 

------------TBC-------------

在前面的留言里看到好多宝宝都在埋怨大锤渣

我想解释一下下QAQ:

首先我也承认这文在设定给Loki分离八年间的经历非常虐,非常让人心疼他,Thor不问缘由地就抛下了他让他独自面对那些,是造成loki可怜的主因。

但是,大家请站在Thor的角度想一想啊……他爱了loki十年,掏心掏肺地爱,但是loki这十年都不对他讲关于妈妈的事,让他怎么想?他确实是怕失去他,但是也确实骗了他。Thor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受到的打击有多大?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你特别特别相信和爱一个人,但是有天你突然发现他骗了你一件很可怕的事,而且骗了很久,那一瞬间,你真的是连过问的心情都不会有的。就是感觉: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什么好问的?天翻地覆间是对这个人全盘的否定,因为你爱他,爱有多深,伤害就有多大。

再者,Thor杀光了那些害了他妈妈的人,包括那个淹死鬼死前给他报的那些名字,他后面都陆续找到他们报了仇。他那个时候是掐死loki的心都有了,那是他亲妈啊,哪怕我们上帝视角知道是个误会,知道loki的无心,但是他那时候不知道。一根筋拧住解不开的情况下,他就觉得是loki害了他们妈妈。

他害怕自己回去看到他会忍不住伤害他啊……爱是肯定爱不下去了的,但是还是舍不得伤害他,他只能离开。把Loki全然剔除出他的世界——

他想过和他爱恨两清,我在前面交代了的QAQ

所以大家在心疼loki的同时也可怜可怜大锤吧,他真的也很伤了。


评论(46)
热度(546)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