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眠于故梦52上(ABO设定,北欧神话向,Mpreg)

决战之日尚未到来,可新的异象却降临在了这个充满罪恶与恐怖的世界,令宇宙震荡,海枯地裂——生机式微的世界之树终于彻底枯死了。

一时间,死去的生灵多到无法计数,秃鹰在空中聚啸盘旋争食死尸,罪恶横流,鲜血染遍大地。无数罪人的灵魂争渡冥河,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

这个剧变令诸神陷入了迷惘,因为这株巨木的枝干构成了整个世界,它欣欣向荣的生长维持了九界的繁荣,而它的崩塌必定导致九界的毁灭。当初,正是由于毒龙尼德霍格咬断了世界之树的树根才导致诸神黄昏的降临,虽然Mimir预言了这场战争无可避免,众神也注定失败,新的世界将由幸存的神祗于旧世界灭亡的废墟之中重建,但他却没有预言到灭亡与重建的契机。

诸神曾以为这个契机会是世界之树的毁灭,但现在,朽木已枯,可在它的遗骸之上,这个支离破碎的旧世界依然幸存。

在这迷惘带来的恐慌中,诸神再次想到了求问Mimir,但这颗苍老腐朽的智者头颅已经随着复活他的众神之父的逝去而化归于尘土。在诸神束手无策的时候,Thor突然想到了或许还有一处神迹能够给予他们启示,那便是传说中的命运三女神。

命运三女神被统称为Norns,是时间巨人Norvi(诺尔维)的后代,分别是掌管过去的Urd(兀尔德);掌管现在的Verdandi(薇尔丹蒂);以及掌管未来的Skuld(诗蔻迪)。

相传,她们从宇宙伊始就守护在神圣的命运井Urdar brunnr之畔,负责用泉水灌溉世界之树的树根,维持巨木枝叶的茂盛,并织造命运之网,指定众生的运数。

Thor听过关于她们的传说,但却从未见过她们,不只是他,年轻一代的神祗都没有机会见过她们,她们退出众神的舞台已经太久太久了。Thor从那些幸存的老神祗口中询问到了前往命运井的方法,但他们几乎都规劝他没有前往的必要,因为神秘莫测且性情古怪的三女神根本就不会告诉他什么有用的东西。

但Thor还是去了,毕竟这是当下他能想到的唯一线索,不管会不会有结果都应该尽力一试。

为了表示尊敬和虔诚,Thor此行没有带随从,他只身穿越空间来到了命运井旁,在那儿,他见到了脸罩薄纱的命运三女神,但她们全然没有了传说中的威仪与光鲜,只是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

让Thor意外的是,他还在那儿遇见了Loki.

“Hello,brother~”Loki对于他的出现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意外,他冲他耸了耸肩狡黠地调笑道,“别表现得那么惊讶,妈妈的睡前故事又不是只讲给你一人听的。”

是了,他怎么能忘了从小到大他们听到的故事和传说都是相同的,机智如Loki,他能想到的,Loki同样也能想到,甚至先于他一步来到这里。

“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奥丁之子、劳菲之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对他们说道。

“原来你们真的是一老、一少、一神秘。”对于命运三女神,Loki没有Thor表现得那么尊重,他好奇地弯腰打量她们,得出这一结论。

传说中,三姐妹代表着时间的三态,长姐 Urd 是衰老,常常向后回顾,似乎念念不忘过去的事物;二姐Verdandi则正在盛年,活泼旺盛,目光直向前面;至于老三Skuld通常是神秘地地罩在面网之中,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她的脸面向和Urd相反,手里拿着一本书或一卷纸,但都是不展开的,那代表着未来不可知的神秘。

“Loki,不得无礼。”

Thor看到Loki越凑越近,赶忙拉住了他的胳膊,生怕他伸手去撩别人的面纱。他的弟弟自小就顽皮爱恶作剧,要是得罪了命运三女神那今天就算是白来了——Thor惯性地只是这样想到,却忘了距离Loki‘顽皮爱恶作剧’已经过去那么多那么多年了。

好在,命运三女神对于Loki的冒犯并没有放在眼里,她们无视了他,在那个苍老的声音说完之后,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便接着继续说道:“从前,每天都有神祇会来找我们三姐妹谈话,询问各种事情,寻求指点,甚至Odin自己也常到命运井边听取我们的忠告。”

最后说话的,是一个飘飘忽忽,很难以用具体的词语去形容的声音:“除了关于众神的命运,我们三姐妹们向来是有问必答的。奥丁之子,我们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这个疑问你的父亲也曾经问过。”

Loki拍开了Thor的手冲他挤了挤眼睛:“看吧,她们好好玩的,才不会生气。在你来之前,我都和她们说了好久的话了,可她们压根把我当空气,啧,原来是在等你呀。”

他甚至翻了个白眼,表达自己的不屑与不满。

“你少说两句,”Thor小声制止了Loki的长篇大论,转头对着三位女神恭敬地回答道:“是的,我想请三位女神赐予我解答。”

“还有我。”

Loki嬉笑着从Thor身后探出头来,又被他哥按了回去,对于命运三女神的无视他是很生气的,他越生气就越想给Thor捣乱。而且他并不认为这三个故弄玄虚的女人会真的给Thor解答。

——Odin都没能问出来的事情,就凭Thor?那样也太不给众神之父面子了。

三位女神果然保持了缄默,她们垂首坐在地上仿佛变成了雕塑。见她们显然回避了这个问题,Thor只好换了一个问题问道:“根据智者Mimir的预言,为何世界之树已经枯败诸神黄昏还未结束?”

 “既然你已知晓预言,诸神必将失败,那为何你们还要战斗,束手就擒不是正好顺应天命?”Urd反问道,苍老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似乎对诸神一直以来的浴血奋战不屑一顾。

这样的态度令Thor感到愤懑起来,他虽然有求于命运三女神,但不代表她们有资格否定诸神的抗争。为了这场战争,他无数昔日的伙伴、兄弟献祭了生命,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父亲。

Thor向来是个刚直的人,想到这些他便忍不住反驳道:“我们战斗,不是为了实现预言,而是为了改变预言。”

“愚蠢!预言从来就不能被更改,如果能被更改,那就不叫预言了。”

他的话一出口,便遭到了那个最为神秘的声音的呵斥。

果然就如传闻中所言,三姐妹中Urd及Verdandi性情温和,而Skuld,却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相传,她通常把快要完成的命运之网撕得粉碎,抛在空中随风飞散。

“你们战斗,不在乎成败,只是为了成为预言中最后活下来的神祗。”

“因为预言虽然告知了结局,却没有告诉你们在结局处谁会是幸存下来的那一个或那一群,代替旧的神成为新世界的创世之神。我们说的对吗?Odinson.”

Thor一时间语塞了,对于Urd和Verdandi所说的话他感到惊奇,这样的论调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Thor确实没有这样想过,战斗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本能,有侵略有邪恶就一定要进行抵御的正义。就他而言,其实就连智慧尊者那个所谓的预言都是不甚在意的,在毁灭之前尽可能地消灭敌人,在自己的死亡到来前结束敌人的性命,至于成为新世界的神祗?不,他没有想过那么远的事,他到现在为止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终结诸神黄昏。

“你不这样想,不代表别的神祗不这样想,不然,问问你身后的那位?”

年轻的Verdandi笑了,笑意莹然间,她第一次将脸转向了Loki。

果然,她们不是看不到听不到他,这三个怪女人只是单纯地无视他。Loki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但对于Verdandi的提问,他还是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答道:“也有我的份吗?我以为坏人没有资格参加你们正义之神的party~”

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我从不认为你是坏人,Loki,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顽皮。”

“你还认识小时候的我?”

“你认识小时候的他?”

Thor和Loki几乎是同时诧异地问道。

“当然,还有你,Thor,在你们还很小很小的时候。”

Verdandi话语间的笑意更浓了,她的话和她的态度一时间显得耐人寻味起来。

“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

Skuld不满地打断了她姐姐的话,仿佛嫌被他们叨扰了太久,这个脾气不太好的女神烦躁起来,她抓起身边早已残破的命运之网习惯性地在手中拉扯,用着极快的语速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抱怨:“我们从来都是以将来的罪恶警告神祇,吩咐诸神要把握现在,并毫不吝啬地告诉他们以过去的经验,但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世界之树枯萎了,它永远地死去了,诸神已经不值得再被启迪和信赖,噢,Odin也是个让人失望的家伙……”

“够了,Skuld.”

Urd阻止了Skuld越发离谱的责难,她再次看向Thor,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似的隔着面纱凝视了他片许,终于说道:“孩子,你的父亲在开战之前也曾来过这儿,我们没有给予他解答,但是我们让他进入了命运井。命运井能预知一切,包括诸神的命数,但是我不能保证你能在其中看到什么,现在,我也给你同样的机会,你愿意进入命运之井吗?”

“我愿……”

“Thor,”就在Thor没有犹豫地就要答应的时候,Verdandi却突然阻止了他,“我不认为那是一个好选择。”

“命运井里的一切难以预知,你甚至会看到自己的结局,或生,或死。窥见了命运的底牌,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将对此保持缄默,因为在所有的预象都达成之前如果你道出了命运的玄机,那不管你手握的是幸运或者厄运,统统都会和听你述说的那人的命牌对换。”


“但它或许能够告诉我解决现在这种局面的办法?”

“……是的。”

“那我愿意一试。”

Thor向前一步站到井边,他不在乎看到自己的结局,哪怕是死亡。如果一切皆有定数,这也不过就是提前知道了而已。

“Brother,你还真是不怕死。”

Loki冲着Thor的背影发出一声讥笑,但真的等到Thor走入了井中,消失在了那一片璀璨的光华里之后,他收敛了笑意和那些玩世不恭,态度诚恳地向着三女神中唯一理会他的Verdandi请求到让他自己也进去一次。Verdandi应允了他的请求,不顾Urd的质疑和Skuld的不满,对于这两个神兄弟,她有着令她的姐妹们不能理解的宠爱和宽容。

世间万物,盛久必衰,分久必合,旧的繁华落幕,新的荣耀降临,此消彼长,生生不息,这就是苍生百态的命运,既短暂又永恒,无可更改。

从命运井出来的时候,Thor和Loki的脸上都是一派平和,平和的表情看不出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究竟是幸运的生牌?还是厄运的死牌?但Thor猜想Loki的应该不会是个坏结果,因为他在发现自己看他的时候又露出了那种小胜利的得意笑容。

于是Thor也笑起来,仿佛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对一切也都有了底。

在Thor爽朗的笑容中,Loki挪揄道:“怎么样哥哥,拿到好牌面了这么高兴?要不我俩交个底?”

他猜想他哥哥的结果应该不坏。

“我可不能告诉你。”Thor严肃地说道,但他的表情很轻松,因为他知道他的弟弟也就是和他开个玩笑。

“奥丁之子,劳菲之子,”Urd的声音再次响起,苍老如宇宙的洪荒,“既然你们已经探访过了命运之井,那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我们最后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谢谢你们,命运的三女神。”

在Thor的感谢声中,原本坐在地上的女神们站起了身来,她们黑色的袍裾在命运之井散发的辉光中一点点变浅,一点点变得透明,她们就要消散了,或者说,去往命运的彼端。

“Thor,Loki.”

在流光飞散间,Verdandi用她那宛如少女的声音温柔地叫到他们的名字,她摘下了覆在脸上的黑色面纱,露出了那张如同被神祝福过的圣洁脸庞。

“是你……”

Thor认出了她,那个他曾经特意去寻找却没有了踪迹的美丽女神。他曾经迫切地想要见到她,问她为什么总对他们说同样的一句话。

“你是那时候的蔷薇花神。”

Loki显然也认出了这个女人——

那位总是出现在他们儿时喜欢玩耍的花海中穿着红色长裙的美丽女神。

她总是在Thor试图采摘蔷薇花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旁,笑盈盈地阻止道:我尊贵无比的王子,蔷薇花儿告诉我,她将会把您刺伤。

每每这时,自己都会问她,蔷薇花们还说了什么?

用着孩童时代纯真又好奇的声音。

美丽的女神总是带着神秘的微笑,每次都会给他们一个相同的答案,她说……

“‘如此一来你将永远想念我,而我也不用再忍受思念的痛苦’希望你们还没有忘记这句话,”Verdandi的身形已经淡到看不见了,她的声音也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我曾经想警告你们命运的陷阱与残忍,但我始终忍不下心,你们是那么美好的一对……就像那些我珍爱的花朵……”

轻飘飘的,是消散在风中的叹息。



-----------TBC-----------

嘤嘤嘤,又走主线锤基了,今天先来更一部分,原谅我卡肉了QAQ

你们想看吗?(废话)最近梓园连着撸了两场肉小宝需要鼓励QAQ~~~

评论(38)
热度(352)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