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眠于故梦51上(ABO设定,北欧神话向,Mpreg)

Jormungandr最近过得很无聊。

没日没夜的劳动占去了Vidar所有的时间,也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别说像之前那样每天帮他搓皮了,就连和他说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这让Jormungandr非常不满,但看着常常吃着吃着东西就睡过去的Vidar,他似乎突然良心发现起来,他没有再给他找麻烦,每日待在自己的小水洼或窝在Vidar的怀中,温顺乖巧得可以。

Vidar最近也特别烦恼。

Loki的回归掀起了改造营里的一场血雨腥风,如果将之前Jormungandr的统治归为暴政的话,那和Loki的所作所为比起来就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个奸诈的邪妄之神精准地计算着他们身上的剩余价值,毫不留情地进行盘剥和压榨,使得每一个死去的奴隶都几乎耗尽了所能贡献的全部力量,而后,便像垃圾一样被付之一炬。

战争的阴霾完全催化了Loki性格中诸如毒蛇的那一面,失去的太多,以致在这末日即将来临之时,他所有的玩世不恭都被阴暗诡诈取代。他总能审时夺度做出最有利于形势的决策,不在乎其中会有多少流血和牺牲,他似乎摒弃了所有的弱点,无心亦无惧,除了在面对Thor的时候情绪会不受控制地波动。

几番交战下来,Loki承认了这一点,并不再以之为耻。英明的领袖永远需要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并正视它,直面它,或避开它。所以他总是回避着和Thor交手,哪怕他也不知道到底还能回避多久。

随着战争的深入,九界诸国力量的联合也日趋强大紧密,使得巨人一方在海上和华纳海姆战场的战事愈加吃紧,虽然北边的亚萨神族没有立即反扑,但他们先前在阿斯嘉德以南占领的优势却渐渐不复存在。为了不浪费有限的资源,那些挑选剩下的战俘和受伤生病的奴隶,统统都被视作没用的东西集中处决。

在这暗无天日充斥着绝望和死亡的日子里,Vidar感到唯有他的小蛇是他的安慰。

这通人性的小家伙在这一周以来似乎体谅了他的辛苦,变得格外温顺。每日乖乖地待在小水洼里,再不会在自己去接它的时候故意躲起来让自己费心寻找,也不会在自己将它揣在怀中的时候故意乱动害自己提心吊胆。只是每晚睡觉的时候依旧喜欢往自己衣服里钻,非得贴着自己的胸膛才肯乖乖入睡,一点也不体谅自己害怕压到它而将它搁在枕边的苦心。

与此同时,在华纳海姆的战俘中,Vidar意外地发现了一位旧相识——Hainer.

Hainer是在当初两大神族圣战和解时,被当做交换者派往华纳海姆的亚萨神祗。虽然他是一个Omega,却生得高大强壮英气逼人,一双矫健的长腿奔跑起来更是健步如飞难有对手。但是,相比他优秀的外貌和体能,Hainer的脑袋就显得有点愚钝了。憨直善良的他特别不善于说话,在人前总是显得窘迫而木讷,以至于那些聪明伶俐的神祗们都背地里嘲笑他是个弱智者。正因为如此,在被派往华纳海姆之时,Odin请了智者Mimir与他同行。老Mimir能言善辩,因为长年喝过智慧泉中的泉水,因而知识也极为广博,正好可以帮助Hainer回答各种问题。

Hainer和Mimir初到华纳海姆的时候,是非常受欢迎的。华纳神的领袖还让年轻俊美的Hainer当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首领。但是他们逐渐发现,在所有的场合,几乎都是Mimir这个老头在喋喋不休地说话,解答他们提出的各种疑问;而一旦Mimir不在,这个看上去英俊机智的亚萨神祗就几乎一无所知了,他总是愚钝又窘迫,哪怕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华纳诸神为此感到非常愤怒,认为受到了来自阿斯嘉德的欺骗,因为他们送去的人质是华纳神族中最出色的Njord、Frey和Freya,可换来的却是一个无用而啰嗦的老头及一个天生愚笨的大个子。于是,华纳诸神一怒之下砍下了Mimir的脑袋,派人送往阿斯嘉德,以示他们强烈的愤怒和不平。

Odin在收到Mimir的脑袋之后,对华纳海姆的做法也无可奈何。或许是他本就存了欺诈之心,亦或许是确实不愿再挑起战火,在复活和保存了Mimir的脑袋之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Hainer作为第二批被改造的战俘暂时羁押在监狱里,Vidar在一次打扫牢房的时候认出了他,这个傻大个当时正在为战俘们争取更多的粮食和水与看守的巨人发生冲突。毫无意外地,他遭到了一顿暴打,Vidar在心里为他的有勇无谋而哀悼,同时对他也多了几分关注。通过几天的观察下来,Vidar发现华纳海姆的勇士们竟然还挺信服这位鲁莽的亚萨神祗。

却说Jormungandr那边,在Vidar无暇给予他更多关爱的时间里,这条半吊子的小蛇靠着每日坚持不懈地于水洼旁的石头上摩擦吻端,终于将上下颔角的皮都擦开了。

他灵巧地扭动身体,钻出那张老旧干硬的死皮,就着水光的倒影欣赏自己乌黑光亮的新身体。这一次变化为小蛇的蜕皮过程太过艰险,以至于Jormungandr在这一刻竟感觉到了一种破茧成蝶的新生,那是在他之前无数次的磨难中未曾体会过的奇妙。

力量又重新在他的体内充盈,这种感觉太久违了,但Jormungandr并没有第一时间变回人形,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最初的兴奋过后,他就盘起了身体,将自己蛰伏进了水洼畔的草丛中。

——这一天就快要结束了不是么,那个傻子……也该来接自己了。

往日里无时无刻都想着逃离的心情,竟然在离别真正到来的这一刻变得不再那么急迫。Jormungandr说不出为什么,只感觉如果Vidar待会儿来找不见他会非常难过……也许,他需要和他道个别?

这个想法辅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就立即激起了叠浪千层,吓得Jormungandr浑身新生的鳞片都不禁张了开来。

——他在想些什么?

道别?

和Vidar?!

Jormungandr感觉自己的脑袋应该是坏掉了,他似乎是幻化成一条笨蛇太久了些,以至于想法都变得奇怪起来了。他怎么能真的把Vidar当作他的饲主?或是……伙伴?那是他的敌人!是他将要在百般折磨报复之后杀掉的仇敌!

杀掉他,杀掉那个残忍地手刃了他哥哥的凶手,杀掉那个倔强倨傲不肯向自己低头的阿萨神衹,这是理所应当、无比快意的一件事;但杀掉那个有着温暖粗糙的大手和毛茸茸胸膛的傻子,杀掉那个在冰冷的黑暗里捂热了自己身体的怀抱……Jormungandr光是这样想想,就感到胸口憋闷难以呼吸。

这明明是同一件事,他们明明是同一个人!

Jormungandr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他越是想将他们等同起来,越是想让他们合二为一,但他潜意识里,就越是将他们分得更为清楚。到最后,Jormungandr感觉就连自己的脑海中都分裂出了两个声音,两个自我,一个叫嚣着杀戮,另一个……

“小黑!”在Jormungandr没来得及想清楚之前,一个惊喜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随着盖住身体的杂草被分开,他看到了Vidar那张笑意满满的脸,“顽皮,又躲起来,天哪……你现在可真漂亮!”

——漂亮是用来形容女人的,你这白痴。

看吧,他还会用同样温暖低沉的嗓音说着傻话,非常多非常多的傻话……但是,听得人心里也跟着暖洋洋的,不是么?

Jormungandr隐约感觉自己完了,虽然那时候的他还不确定这个‘完了’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一天的晚上Vidar一直都表现得比往日兴奋。

虽然在气氛压抑的牢笼里他的举动还是如往常一般小心克制,但Jormungandr就是知道,知道他很开心,为着自己……不,是为着他的宠物小蛇重获新生。

他在无人的角落里悄悄把它拿出来,捧在手里反复观摩,海洋一般的蔚蓝眼睛里满是亮晶晶的神采。其实Vidar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充满了粗犷而野性的健美,就像……好吧,介于都是Odin之子,他们确实有那么一半的血缘关系,Jormungandr撇嘴想到。虽然Vidar较之Thor要长得普通一点,没有那般迫人的天神之姿,但就是好看,从眉眼到嘴唇,都好看。

“等我逃出了这里,就将你放归森林。”

在Jormungandr于脑海中描摹着Vidar的时候,Vidar抚摸着他的蛇身说起了些漫无边际的话。

——你逃不掉的,还想把我扔到荒山野岭?良心大大的坏。

Jormungandr感到不满,为了表达这种不满,他威吓一般地朝Vidar吐起了信子。

“哈哈,还不愿意了?想让我一直带着你?”

Vidar笑了起来,也不怕被咬地用食指去逗弄小黑蛇的蛇信。Jormungandr张嘴衔住了他的手指,却是真的没有咬下去。

——谁想跟着你了……又笨又倒霉的家伙。

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话,Jormungandr一个扑腾跃下了Vidar的手,操纵着蛇身在地上爬行了一段距离。

“小黑,你要离开我了吗?”

他停了下来,扭转蛇头去看他,男人的身影在探照灯的来回照射下时隐时现,他垂着眼帘,让他哪怕瞪圆了眼睛看不清那双眼中的神色,一切都既近又远,虚浮如一个幻梦。Jormungandr静默了,短暂的停顿后,他爬回了Vidar的面前,顺着他垂下的手掌重新爬回了他的身上,默默吐着信子钻进了他的衣服里。

他想休息了,不想再思考,睡觉的时间到了,不是么……

他将自己紧贴着Vidar的胸膛,近乎贪婪地汲取其间的热量,逐渐沉入梦中。这份温柔的呵护就像一汪暖暖的,不断升温的泉水,在他不知不觉间,早已沸腾,而沸腾的水将沉溺在其中的他一点点煮熟,也是在这不知不觉间。

以至于惊觉到该抽身离开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但Jormungandr最终还是离开了,在起床的号角吹响之前。

Vidar还未醒来,繁重的劳役使得这个大个子只要一倒下就能睡得雷打不动。Jormungandr将头从他的领口中探出来,这个累极了的家伙还微微张嘴打着鼾。

傻瓜。

Jormungandr爬到Vidar的脸跟前,盘踞着身体俯视他,安静又细致地观摩他在睡梦中放松的眉头,他睫毛颤动的双眼,他老好人一般的鼻子,还有那开阖着的饱满嘴唇。看着看着,他垂下了蛇头,吻端轻轻蹭上了那嘴唇,只是很短的一瞬,如蜻蜓点水般轻快无痕,而后,一阵幽蓝的光线闪过,面目如画的Jormungandr长官已经站在了那张逼仄的小床前。

夜色静谧无声,Jormungandr在床前站了很久,一直低头看着床上熟睡的人。黑暗将他高挑颀长的身影湮没,让他如同那些蛰伏在黑暗中的影子里的一个,直到外面的走廊上隐约传来了响动声,他才收回目光准备离开。

在走之前,Jormungandr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他将手伸进了Vidar的口袋里,把被他折叠着放在里面的东西拿走了。

那是被Vidar从水里捡起来细心收着的,他的蛇蜕。



----------------------TBC---------------------


啦啦啦,来更新啦!

本来昨天要更的,结果家里停电了QAQ

然后就是给大家汇报一下本子进度,已经找好代理预约好画师太太了,预计在一月初就能开链接哦!这段时间我也在疯狂赶稿,毕竟除了正文,还要在本子里为大家奉上肉肉的亦或是奇妙的番外们,哈哈

网路的更新是每周五,进入倒数了,虽然最后会HE,这个尽管放心,但之后的剧情希望大家坐稳咯~~~

评论(41)
热度(239)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