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梨_

锤基写手,更新通知Q群:688494525

【锤基】梓园惊变5(猩红山峰AU,ABO,生子,黑暗庄园风)

(5)

乡下的夜晚似乎比城市来得更早。

没有霓虹的叨扰,一切都随着夕阳的落下而归为沉寂,蛙鸣虫叫,夜幕星河,黑暗中古老而苍茫的远山轮廓,巍然的大宅在夜里亦如一尊岿然不动的卧兽,静静地吞噬着来去的时光,也吞没了淹没在光阴里的所有人的秘密。

Thor在回卧室的时候路过了Fenris的房间,已然是过了孩子们入睡的时间,但Fenris的房间里还亮着光,从门下的缝隙里透出蜡烛摇曳的昏黄。Thor从门前走过,下意识地驻足,那个房间他和Loki也曾经住过,在他的母亲去世以前。

老宅子里有许多的空房间,但小时候的Loki总不愿和他分开,以他的话说,那些大房间在夜里会变得异常空旷可怖,而他又总爱在黑暗里睁大眼睛。呵……他总是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也总是有那么多的歪理可讲,母亲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最后只能遂了他的愿,由着他将小床搬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其实自己挺开心的不是么?而且小Loki在睡不着的时候会一个人哼歌,那调子是自己童年时代最好的安眠曲,以至于在往后离家的很多年里还常常出现在自己梦中。

Thor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里面响起了Fenris清亮的童声。

“你怎么不进来?Thor舅舅,门没有锁。”

他问,非常笃定地邀请,这让Thor微有些讶然,但随后他便扭开门锁走了进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的?”Thor笑道。

房间已经重新装潢过了,只有一张金色立柱的小床,是新的,Fenris正躺在上面。

“我听到了脚步声,你的脚步声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沉,很好辨认。”

“那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重。”Thor逗了逗Fenris,走到他的小床前,“你该睡觉了,我的男孩。”

“我今天太兴奋了。”看到Thor走近,Fenris微笑着坐了起来。

“为了什么?”

“当然是因为终于回到了家,见到了Thrud、爸爸、妈妈,还见到了你。”他闪亮亮的眼睛里没有一点儿睡意,在说到Thor的时候复又泛起了他们初见时候的那种期盼,但是很快他便收敛了那种目光,“再说了,我喜欢躺着却不睡觉,我会思考许多事情。”

他像一个小大人那样抄起了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这是个坏习惯,”Thor走到床前不认同道,但语气里完全没有责备,“你还是个孩子,孩子不需要太多的胡思乱想。”

可Fenris却歪起了头反问道:“是吗?”

“是的,那你可以给我讲讲你不睡觉在想些什么吗?”

Thor在房间里走动,想要找到一点关于过去的遗迹,但是什么也没有,这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你在找什么吗?”

这个年幼的男孩竟然出奇地敏锐,他在Thor转悠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他,像一只小猫一样的狡黠。

“没有,好了男孩,你真的该睡觉了。”Thor放弃了探寻,他走回床边想要帮小Fenris盖好被子就离开,可就在这时,Fenris却突然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刚刚在想,我们虽然是亲人,但你为什么从没有回来看过我们。”

“这……”Thor一时有些语塞,对于男孩那像是诘问一般的话语。

“你不在乎我,或者Thrud,你虽然是我们的亲人,却并不在乎我们发生了什么。”

Thor深深地看向眼前的这个孩子,他依旧保持着天使般的微笑,但他说出口的话语却让人感到心痛,那里面承载了浓浓的超越他这个年龄的责备与悲伤。

“你怎么会这样想,不是的,我……”Thor一时忘了推敲Fenris这样责问他的不合理,他只是本能地想要否定,想要改变Fenris的想法让他不那么难过,“我只是太忙了,我没有……”

“没有时间浪费在我们身上,”在Thor吞吞吐吐找着原因的时候,Fenris接口补全了这句话,他不再对着Thor微笑,拉着被子乖巧地躺回了床上,“我理解,虽然有一点悲伤,我们是那么期盼着你回来。”

一行晶莹的泪滴划过他肉肉的小脸,Fenris别过脸去不再看Thor,他哭了,无声无息,安静又心碎。

“噢,宝贝……”Fenris的眼泪一下子让Thor慌了神,他用指腹揩去他的眼泪,轻轻扳过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但当对上Fenris朦胧纯真的泪眼时,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话来安慰他。

虽然这不是他的孩子,但在这一刻,Thor却感觉到了他们之前存在着的一种微妙的维系,就像……就像骨肉血亲之间的感应。他实在说不出到底是因为这个孩子给人的感觉太过温柔,还是他有着让人变得温柔的魔力,总之,他的心因为他而变得柔和,柔和到泛起一种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疼痛。

那种疼痛早前曾泛滥在他的胸口,当他每一次想起Loki的时候。

“我有时间,Fenris,我现在回来了,来到了你的身边。如果有什么事你想告诉我,我是说任何事,我都愿意倾听,也愿意提供帮助,相信我。”

但Fenris却只是抿着嘴唇看他,似乎在考量他话里的真诚。一阵风猛地从打开的窗户外吹来,啪的一声合上了窗,也吹灭了床头摇曳的烛火。

“不用了,只是一阵风而已,我也应该睡觉了。晚安,Thor舅舅。”

黑暗中,传来Fenris平静的声音,阻止了Thor想要重新点亮蜡烛的举动,于是他尊重了小男孩的意愿,在和他道过晚安之后走了出去并轻轻地带上了门。

和Fenris的交谈令Thor沮丧,他也不知道这沮丧的源头是什么。

今夜似乎会有一场暴雨,远空里闷雷阵阵,雨前憋闷的空气使得Thor的心情愈发压抑。

Fenris只是他的外甥,在今天以前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哪怕就是在今天早上,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都还恶意地想着那是一个流淌着Hela和Loki的血的顽劣孩子。他不应该喜欢他的,哪怕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惹人疼爱的孩子,但是现在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表象下,在所有人都欲言又止的诡谲虚伪中,这种变化来得突兀又找不到根源,如同猛兽一般。

“Fenris对你说了什么吗?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Loki的声音打断了Thor乱糟糟的思考,循声望去,他看见他靠在自己房间的门边,似乎已经站在这儿有一会儿了。

走廊尽头的微光下,Loki显得有点苍白,夜里的风吹散了他半长的头发,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也不再像白天那么一丝不苟。

整个一天积压在Thor心头的疑问在这一瞬间忽然沸腾了起来,现下无人,他也不再想和Loki绕圈子,便开门见山地说道:“他没说什么,但我觉得,你需要对我说点什么。”

Loki一时间没有说话,闪电的光和黑夜的阴影交错在他五官深邃的脸上,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Thor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便径自打开门走了进去。

——他感到疲倦极了,不想再思考也不想再探究什么。Loki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像是时刻都想检阅他的智商一样总喜欢让他陷入猜测,但今天他累了,不想再配合他,反正到最后他总会忍不住自己说出谜底。

Thor太了解Loki了,有时候甚至比他的自我认知更深,哪怕他从不表现出来。

果然,Loki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也进了他的房间,并反手将门关上了。

随手摁亮了电灯,Thor疲惫地往床上一坐,有些烦躁地扯下领结扔到一旁:“有什么你就说吧,我今天很累了。”

Loki却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开口,他慢条斯理地走到床前,一双眼睛只是盯着Thor,站了好一会儿,待到Thor皱起了眉复又要催促的时候,他才抬手伸到自己的后颈处,撕下了他的信息素抑制贴。

一时间,随着流动在房间里的风,Thor闻到了一种久远记忆里深刻熟悉的香味,如同佛手柑的清甜中混合了柏木的苦涩,极其冲突,使它闻起来有一瞬间的辛辣,但两种味道的胶合却又意外的和谐,在那极短的一瞬之后便萌生出比原有的甜味更加甜蜜诱人的气息,就像入蛊的相思缠绵。那香味仿佛本身就是一种记忆的铭刻,让Thor恍惚,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从前,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褪色了的旧日时光忽然就在嗅觉的触动下变得异常鲜活而明亮。

“你什么意思?”

他忘记了他的烦躁,就那么呆呆地看着Loki。

“什么意思你不都闻到了吗。”

是的,他闻到了,闻得清清楚楚,Loki的信息素里混合着他的味道,那是他们标记结果。

“Fenris和Thrud是你的孩子,我没有和Hela结婚。”Loki重新贴上了抑制贴,他走到窗前,背对着Thor,说的平静又轻巧,“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但这平静的话音却像惊雷一样在Thor的脑子里炸响,似乎还嫌不够似的,Loki没有停止,他继续说着话,魔咒一般的低沉话音平稳地钻进Thor的耳中,让他无处遁逃,无法思考。

“你走了八年零十个月,孩子们在上个月刚满八岁。”

……

“如果你不信,可以带他们去验血。”

……

“我是在你走后的第三个月发现他们的存在的,然后我就一直写信告诉你关于孩子的事,但是那么多的信,你一封都没有回过。”

……

“你觉得我背叛了你是吗?”

他的声音一直很平静,直到最后的这声质问才稍稍有了声调的起伏。他一直只留一个背影予Thor,使得Thor无从知晓他此刻的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眼睛里又有着怎样的神色。

“为什么……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Thor痛苦地捂住了头,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这个——这个想法从他所有杂乱无章嘈囔纷繁的思绪中脱颖而出,并且他这样问出了口。

他因为这个措不及防的事实打乱了全部的计划。

这不是他的计划……他的计划里,他的未来里,没有Loki!

Loki已经是他的过去,早在八年前他就下定了决心,他斩断了和他的所有纠葛所有联系,因为他不能原谅Loki,在他知道了那件事以后……

但是现在,他发现他们断开的联系又重新纠缠在了一起,或者说,是从来就未曾断过,在这些牵绊纠葛下他们甚至还有了两个孩子!

——命运以一种极端残忍又极端戏谑的方式让他所有的努力都重新回到了原点。

“为什么——”一直平静的Loki猛地转过身来,如同被这荒谬的疑问所冒犯,他控诉一般地冲Thor吼道,“我等了你快九年,你现在问我为什么?!”

他的神情很激动,胸口剧烈地起伏,狠狠盯着Thor的眼神可以称得上凶恶,带着浓烈的警告意味,仿佛要是Thor再说出什么类似的荒唐的话,他就会直接冲上去揍他一顿、甚至捅他一刀似的。

Thor不再说话,他用一种沉痛的目光注视着Loki,窗外愈加紧密的电闪雷鸣将Loki的身影映衬出一种飘摇欲坠的错觉,让他觉得,那几乎就是自己因着矛盾而摇摆不停的内心的物化。

他还能再相信他的话?还敢再相信他吗?从八岁到十八岁,他可以怀揣着一个那么大的秘密像没事人一样地过十年,甚至到今天也依旧还在骗着他!

一想到这个,Thor就感到出奇地愤怒。

这愤怒来得迅猛而汹涌,而当他发现这愤怒一旦被重新激发,就依旧灼热澎湃烙人心脾一如当年,他便了然了这八年多的压抑,这八年多的刻意遗忘,都只是徒劳。

这些年来,他以为自己看淡了,以为自己放下了,以为那颗被最深的爱和最烈的恨狠狠碾压过的心早已死亡,但其实他只是自欺欺人地做了一座休眠的火山而已。一旦这火山苏醒爆发,喷涌而出的炽热熔岩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哀鸿遍野,轻易的就摧毁了他一直以来的忍耐、克制和淡然。

他从来就没有做到对Loki爱恨两清!恩怨相抵!

他恨他!

这八年多以来一直恨他,不能原谅他。

因为如果他不这样,他就会发疯地想他,无可自拔地继续爱他。

这太可怕了……那现在呢?他的平静,他的愤怒,他的受伤里,又有多少谎言的成分?

——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天生的骗子。

“对不起Loki,我当时在军队里犯了点事,以至于……没能收到那些信。”

——那么,我给你机会,请继续你的表演。

“什么事?”

“我杀了人。”

虽然打定了主意想看看Loki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Thor这倒是没有骗他,他确实杀了一个人,一个该死的人。

Loki皱起了眉头,表情古怪,仿佛陷入了一段极其不好的回忆,他深深地凝望着Thor,窗外,惊雷炸响,这初夏的暴雨终于落下。



----------------------TBC---------------------


终于坦白了!这章写得好压抑啊……

虽然谜题依旧很多,但至少loki向哥哥言明了孩子们的身世也算是一个进步吧,孩子的事他一开始就没打算骗他哥的。但是别掉以轻心哦,他的目的可不简单。。。

最后,对于同时在追《眠于故梦》的小伙伴,我声明一下,因为那边剩下的章节已经进入倒数,为了让本子尽快和大家见面,近期都在准备出本事宜,所以更新的话变为每周五更新哦!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59)
热度(706)
©龍梨_ | Powered by LOFTER